木然:赵本山错在哪?

Share on Google+

11月11日(二)

赵本山演的小品肯定是低俗的,普通人愿意看,只要没违背道德与法律,低俗也就有低俗的自由。与此相对,高雅也有高雅的自由。无论低俗与高雅,只要没有强制就好。不能强迫低俗的人必须高雅,也不能强制高雅的人必须低俗。

赵本山错不在于低俗,错在与权力的依附关系上。

他在接受记者的采访直言不讳地说:艺术家应该首先要懂政治。不靠近政治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艺术家跟每个政治家都是艺友和政友。其实他这句话就充满着政治风险。政治家有在台上的,有在台下的,有清正廉明的,也有腐败的,如果他与台下的腐败的政治家成为艺友和政友,那结局就悲惨了。

赵本山强调艺术家与政治家的关系,自然有他自己的小算盘,有着他本人的天生小精明,有着艺人的狡黠。他一方面是为了自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说是自保,因为他与王立军等人有着密切的关系,王立军的倒台,对他来说无疑有唇亡齿寒之感。一棵大树倒了,他得寻找新的大树,新的靠山。中央的文艺座谈会没有了赵本山,辽宁的文艺座谈会也没有了赵本山,对于政治嗅觉敏感的又长期受官场浸染的他来说,肯定会感受到某种危险的临近。说是利益,因为他的小品,都是在权力庇护下发展起来的,都是受益于权力。没有权力,也就没有赵本山,也就没有赵本山的巨大的经济利益。离开了权力,赵本山也就是个赵本山。

被权力捧起来的赵本山,如果离开了权力,赵本山也就成了一个断线的风筝,不知沦落为何处。

人们对赵本山的关注,并没有因赵本山的两次文艺座谈会的被冷落而止步。热心的人们还挖出了过去的四件事,第一件事是赵本山的封建式招弟子的方式是否正当;第二件事是赵本山在为辽宁蚁力神作广告的行为是否正当;第三件事是当选了一段时间的全国人大代表是否正当;第四件事是进军了他根本不懂的足球领域是否正当。

一个人有了霉远,过去的事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最后一张骨牌必须倒下。

现在招弟子,弟子拜师都是自愿的事,本身无可非议。可赵本山招弟子却采取了封建下跪的具有黑社会特点的方式招弟子,自然不符合现代文明规范。人们完全据此进行合理性推论,今天当了师傅,要弟子给师傅下跪,明天当了教主,就会让臣民给主子下跪。这种推论式的联想,着实让争取自由人的人很不舒服。

蚁力神产品与赵本山为其做的广告有着密切的联系。赵本山的广告把蚁力神推向了神坛。最为吊诡的是,在蚁力神欺诈消费者被曝光之后,在蚁力神神话破灭之后,在蚁力神严重地侵犯了消费者利益之后,赵本山竟然能毫发未伤地抽身而退,这不能不让所有人匪夷所思,惊诧莫名。

在赵本山当全国人大代表期间,他并没有什么作为。当时官媒记者采访赵本山时,他说他最了解农民,这个最了解农民的人,在回答官媒记者提问时却对农民问题回答得文不对题,前言不搭后语,对农民的权益问题也没有提出任何切实可行的有益有效的措施。给人的感觉是,他最了解的农民是心里有残缺的农民,这些农民不幸地成为他的小品、影视剧挖苦和讽刺的对象。

在赵本山抓足球的时间里,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建树,人们在电视中看到,他对足球运动员的鼓励在物质上无非就是送钱,在精神上无非就是说了句像个爷们样地踢球的话。赵本山给足球留下的只有笑话。以为只要有钱就能搞足球,以为看懂足球就能指导足球,就能管理足球,很显然是自不量力。

赵本山的所作所为,只有在小品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无论成功与否,他都能通过钱来积累人脉,通过关系积累人气。他的豪华的生活,他身边影星的云集,他与成龙的哥们义气关系,都证明了这一点。

赵本山戏内与戏外的表演,都会让人们明显感受到,有一种无形的权力大手在保护着赵本山。成龙与赵本山的关系,也在印证赵本山在权力那里获得的巨大能量。成龙在关键时刻,都在为权力鼓与呼,成龙的一句“中国人是要管的”,无形中为权力补充了春药,让权力提升了快感。

权力既然把赵本山抬上了艺术的顶峰,权力也会把赵本山打下艺术的低谷。赵本山主动成为权力的奴隶,那就得随时接受被权力抛弃的命运。在权力不需要的时候,无论如何对权力表忠心,都挽救不了他被抛弃、被遗弃的命运。被权力抛弃,不需要千百条理由,只需要一条理由就足够,低俗!

赵本山的艺术,成也权力,败也权力。

无论什么样的文艺,如果不独立,如果不自由,如果时刻准备为权力献身,都会有赵本山同样的命运。只是,总有些人不吸取教训,颇有些一个赵本山倒下去,千万个赵本山站起来的味道,然后再有千万个赵本山继续倒下去。

文章来源:东网

阅读次数:2,2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