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案今年5月被秘审 已逾8个月不宣判 妻子许艳赴徐州、南京为夫维权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2月24日星期二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2月24日,本网获悉:余文生案今年5月被秘密审讯,已逾半年不宣判。妻子许艳赴徐州、南京为夫余文生维权。

被关押接近2年的人权律师余文生,在今年5月秘密审讯后一直没有宣判,他的妻子许艳向徐州市司法当局要求公开信息。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案件从检察院起诉到法院,一般在2个半月内宣判,否则属于逾期羁押。

据许艳通报说:“2019年12月23日,许艳、王宇律师、蔺其磊律师、王玉芹,在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余文生律师案努力。维权过程中,王宇手机被摔了一下,许艳被推了一下。

12月23日,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要求,要求立即依法给余文生律师身体健康情况体验报告。因为余文生律师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我也见不到他;申请信息公开余文生身体健康情况,一直没有告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健康情况非常让人担心。12月24日,我将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与久拖不判问题进行控告,要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监督纠正此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许艳还对外通报说:“秘密开庭已经8个月了,到了法院已经11到12个月了,属于严重超期羁押。按照法律规定,它(当局)也应该告知案子的情况,一般法院电脑就能查到,可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脑里,一直没有余文生案的立案信息。我们与辩护律师一直想联系办案法官,却一直找不着。” “现在已属于严重超期羁押了。没有判决的话应该把他释放。可是他现在处于什么情况,当局一直没有交待。公检法违反法律规定,不去遵守法律,也有律师担心现在是不是已经被秘密判决了。”

余文生是否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仍然是一个谜。许艳到看守所查询,发现早前为
余文生存入看守所的钱分文未动。

对余文生律师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余文生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余文生(CPPC编号:00220):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前北京市隆聚律师事务所主任、前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委员会委员,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知名维权律师,中国在押政治犯。

2008年,曾因为中国奥运的知识产权事宜付出了巨大努力,而荣获北京市律师协会颁发的“律师行业奥运工作突出贡献奖”;2014年,曾被评为北京市石景山律协律师代表;近年来,曾因高度关注弱势群体,为多起维权案件当事人作过代理律师(如基督徒徐彩虹、何斌案、王春艳姊妹敲诈政府案,浙江维权代表朱瑛娣案,李英之案,拆迁上访者赵勇案,著名律师王成诉律协和法制日报案等),而受到业界及维权群体的普遍好评和欢迎。

2014年9月17日,因前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即被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而被警方非法抓进看守所;同年9月30日,因前往监狱迎接因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而获刑的维权公民袁冬出狱,而遭到当局的再次不满;同年10月8日,因前往预约会见因声援香港占中事件被羁押于北京市丰台看守所的维权公民张宗钢,遭到拒绝后将实情发到网上,遂于又一次遭到当局的强烈不满和恶意打击,10月13日即被北京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抓捕、刑事拘留;2014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其妻曾先后委托八位律师近二十次要求会见于文生,均被当局以“需要向市局汇报、案件涉及国家秘密”等为由拒绝,2015年1月20日,最终被取保候审释放;据悉,获释后迄今因当局的刻意骚扰和暗示,令其一直不能正常找到工作;因此前其在看守所期间患上小肠疝气,同时又受到狱警酷刑虐待和饥饿折磨,2018年1月11日其正式向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提出要求国家赔偿申请,孰料1月15日却等来一份来自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其律师资格证的决定书;2018年1月20日,被北京市石景山警方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再次刑拘,羁押于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2018年1月27日,又更换罪名,被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为秘密羁押);2018年4月19日,被徐州市警方转正式逮捕;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庭审,但久拖至今秘不宣判。

目前被羁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

阅读次数:3,3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