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案,第六份维权清单

Share on Google+

许艳(余文生律师妻子):余文生律师案,第六份维权清单。请问中国司法,到底想裸奔多久?请求领导出来管管,维护国家公信力、法治、公平与正义

2019年7月30日,上午9点前和9点后,许艳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余文生案办案法官刘民伟的办公室打电话,想查询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后的案件情况?刘民伟法官依旧不接电话。

8月8日,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国保,提到国庆,提到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见了一面,这个国保说到,余文生律师一直被单独关押。之后,我要求有关部门立即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立即纠正这一违法与不人道的行为。

8月12日,许艳、贾刚、吕动力、周梅等,在徐州市,查询余 文生律师案,已经被秘密开庭后超过3个月,现在是被秘密判决了?什么结果?还是继续延期了?有没有延期手续?感谢有记者去。

官派律师赵强明确回答:余文生在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开庭后已经进行了2次延期。我问他要延期通知书?赵强律师说,也没有给他延期通知书,只是法院口头说的。

8月13日上午,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余额显示还是之前存的总数。

去找看守所里的驻所检察室检察人员,申请去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门卫不给打电话联系、不让进大门。

去徐州市检察院,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再次进行控告。申请检察院去徐州市看守所监督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现在身体与健康情况怎么样?有没有遭到酷刑?至今,检察院没有回复。

13号下午,每周二下午,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刘明伟法官,对外接待日。我们这次特意在刘明伟法官对外接待日,赶来查询案件情况?案件程序什么情况?为什么违法秘密开庭?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刘明伟法官不在、张庭长在开会为由,没有见到。最后许艳登记了表格,法院说汇报后答复问题,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8月19日,许艳、王宇律师,很荣幸见到荷兰、欧盟、德国、法国、瑞典、加拿大人权官员,介绍余文生律师案情况。请求帮助。

8月23日,许艳依法向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提出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
1、余文生在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羁押期间,距离此次信息公开申请日期最近一次的体检表信息。
2、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余文生所在“监室人数”“监室面积”信息。
至今没有查出结果。

8月30日,国际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许艳给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写公开信,介绍余文生律师被强迫失踪情况。请求事项:
1、针对余文生律师和自己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要求中国政府赔偿。
2、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纠正余文生律师案强迫失踪问题,并确保知道事件的真相、调查的过程和结果,以及失踪人员的命运的权利。并将犯有强迫失踪罪的人绳之以法。
3、请求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独立专家组成的国际委员会,监督中国针对余文生律师案的执行情况。谢谢。

9月3日,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余文生案的声明:
呼吁如下:
一、公民批评建议的宪法权利应当得到保障,任何人都不应该因行使宪法权利而遭到刑事迫害。
二、请社会各界人士,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命运给予高度关注,强烈谴责与制止对余文生律师的迫害。
三、立即判决余文生律师无罪释放。

9月16日,许艳给刘明伟法官打电话,依旧不接电话,查不到案件情况。

9月16日,许艳给徐州市看守所的余文生律师,用邮局方式,邮寄了1000元钱。

9月16日,许艳家楼下,有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吕警察、警车、居委会主任等人在值班。

9月20日,许艳很荣幸能参加捷克日庆祝活动。感谢尊敬的捷克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的帮助。

9月20日,许艳很荣幸能参加德国统一日庆祝活动,并与尊敬的德国驻华大使馆的大使先生见面。许艳请求德国大使先生,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给予帮助。

9月16日至约10月16日,许艳家楼下,每天都有多人在值班,分别是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吕警察、八角居委会主任、不认识的年轻陌生人。

10月30日、31日,许艳、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马卫律师,在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徐州市检察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后,是什么情况?感谢记者在采访。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仍然不告诉任何情况,找不到刘明伟法官,见不到院长。

向徐州市检察院进行控告,至今没有答复。

10月31日,马卫律师回天津后,被天津的司法局施压,要求解除了2个有关余文生律师案的行政案件的代理。

11月4日,许艳和律师很荣幸见到了欧盟、德国、英国、加拿大、荷兰、瑞士人权官员。许艳介绍了10月31日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辩护律师和我查询案件的情况。请求各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明确提出:要求徐州市中院立即告诉我余文生律师案现在情况。如果没有判决,立即依法作出判决。

11月6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法国外交部长、法国大使、法国人权官员及尊敬的法国官员。
许艳首先感谢法国把【2018法德人权法治奖】授予余文生律师。
许艳请求法国政府明确要求中国政府要尊重国际普世价值,立即作出判决,释放余文生律师。

11月7日,胡佳先生、许志永博士、王宇律师、王江松教授、蔺其磊律师、唐吉田律师、刘四新博士、童朝平律师、许艳等十几人,为余文生律师过生日,并给刘明伟法官邮寄祝余文生律师生日快乐的明信片。

11月21日,许艳、王宇律师、陈岳秀、李美青、樊丽丽、贾刚,到最高人民法院控告。感谢记者去采访。
许艳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履行监督职责,立即纠正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违法行为,让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立即作出判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被最高人民法院的法警、保安等人拦在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大门外。大门都进不了。

11月22日,许艳、胡佳,很高兴见到美国人权官员。
许艳介绍了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案件和在最高人民法院控告超期羁押的情况。
许艳请求美国政府帮助,明确向中国政府提出,余文生律师案已经严重超期羁押,要求中国立即依法作出判决,释放余文生律师。

11月25日,许艳用EMS,给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7位副院长、党委书记、纪检组长, 邮寄了控告信。
控告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刘明伟法官,要求停止违法超期羁押,立即作出判决,无罪释放余律师。并控告追究违法秘密开庭责任人责任。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许艳(余文生律师妻子)
2020.1.31

阅读次数:5,0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