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1月27日-2020年2月2日)

Share on Google+

编者:武汉肺炎肆虐,各种社会矛盾及制度弊端暴露无疑,为了强化专制统治,中共当局以“稳定压倒一切”来应对民间不满,继续沿袭欺瞒民众、钳制新闻与言论自由等方式,剥夺公民的基本人权。

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相继有郭泉、胡佳、隋牧青、王藏、谭作人、樊钧益、陈思明、方斌、许万平、高飞等各地公民因网络言论被拘留、传唤、禁声。在1月30日陕西卫视的新闻播报中,因“传播谣言或发表不当言论”被拘留者4人,训诫者30人。据一份民间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仅在1月21日至1月30日期间,各地因武汉肺炎言论受到拘留或处罚的公民达325人。在所有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信息都须由官方统一发布之下,公民的实地记录、批评、监督等任何言论都被中共认定为“谣言”。

中共在1月26日内部通报中,禁止医务人员通过面谈、电话、简讯、微信、微博、邮件等方式,在家庭聚会或公众场所,向亲朋好友谈论关于疫情的进展、救治过程与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则追究法律责任,最高判处3-7年的有期徒刑。

是什么样的执政理念让中共置全人类的健康和生命于不顾欺瞒公众、隐瞒疫情?武汉警方1月1日处罚了“8名造谣者”,直到1月28日外界才知道原来8名所谓的“传谣者”都是疫情一线的医生,但中共当局仍在对发布和记录疫情的公民实施威胁和抓捕。民间认为“那8个人是及时地说出真相,是英雄,中共打击暴露真相的人。这是一场人为的大灾难,史无前例。” 公众号及微博中有关“为8名造谣者正名”的很多相关文章都“因为内容违规而无法查看”。

在封城、封路、封门封户、强制隔离等一刀切的政令之下,湖北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17岁的大脑麻痹少年鄢成,由于家人全被强制隔离无人照顾,6天后因缺乏照顾导致死亡。而这样的悲剧在武汉并非个案,网上频传求救信息。在疫区武汉,一家7口公开网上发帖求助,称住院治疗无门,求助无门。

大量的感染者病床难求,各界捐助的物资不能及时送到最需要的一线,被强制隔离者的人道关怀缺失,由此暴露出中共医疗体系的弊端及由官方掌控的慈善机构红十字会的丑闻,令中共陷入新一轮的执政危机。

即使过一段时间武汉肺炎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社会表面上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但由此产生的后遗症会不断地显现,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经济进一步下行,普通民众的生活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届时,民众的不满会导致中共的强力镇压。

公民社会是由一个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公民组合而成的。在一个民主国家,成熟的公民社会及新闻自由往往成为化解社会危机的关键,而中共为了一党之私,恰恰仇视公民社会和媒体监督。为了中国早日融入主流文明,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享有一份做人的尊严,虽然一批批民主志士被关进监狱,然而他们的信念和精神唤起了更多的人。基本人权不是某个人或某个团体口头保障就有的,而是靠每一个人持续不断地去抗争得来的。让我们一起努力:为着每一个人在面临灾难时不再陷入绝境,为着这个国家可以公正地对待每一位公民,为着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社会!

一、隐瞒真相 管控舆论:各地至少有325人因疫情言论遭警方处罚

尤其是受警方处罚的武汉8名“造谣者”竟然是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医生的事实暴光后,对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出离愤怒”者众。然而,中共仍未停止对言论自由的管控,各地公民因武汉肺炎的相关言论受到处罚者可考者达数百人,其中由公益人士统计的一份名单(2020年1月21日-1月30日)就有325人,当然这肯定不是完整的名单。

1月30日被湖北省蕲春县警方行政拘留的公民高飞,自12月疫情发生后,一直关注、了解疫情情况并四处筹募防疫医用物资。在被拘留前他留下一段视频,表示:如果我失联的话,请你们继续关注黄冈蕲春,我们确实是已经十万火急,已经到了绝地了。

隐瞒真相 管控舆论:各地至少有325人因疫情言论遭警方处罚

二、曾被判十年重刑的郭泉因“武汉肺炎”言论被抓捕

前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曾因撰写《民主先声》及其政治主张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年重刑的郭泉,1月31日因武汉肺炎的相关言论被南京警方拘留,关押于南京市第二看守所。郭泉此次被拘留,疑因近期在微信群及朋友圈就武汉肺炎发表的一些言论有关。其中“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等“郭泉为您普法”的系列言论有关,文中不乏对中共欺瞒民众、隐瞒疫情的批评及讽刺。

由于中共隐瞒真相导致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封城引发的恐慌、红十字会募集的物资分配、感染者的无助、物价飞涨、对疫情发布的信息产生质疑、公民私下传递感染者信息,等等有关武汉肺炎的相关话题,都成为中共的禁忌,被当局诬为“谣言”。

曾被判十年重刑的郭泉因“武汉肺炎”言论被抓捕

三、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因答应接受外媒采访被传唤数小时

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因答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欲就武汉肺炎的疫情表达自己的一些看法,1月31日晚23点国保警察第二次上门强制将胡佳带走。胡佳被扣押在警务站长达7小时,警察带着口罩和胡佳不断激烈地争吵,国保警察说过去十天里胡佳发表了大量破坏抗疫期间社会稳定的反体制言论,并转发谣言,已超过当局容忍限度。

在武汉肺炎肆虐之时,中共一方面继续隐瞒疫情,一方面加强舆论管控,任何有关疫情的评论、传播都被中共当局称之为“谣言”。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党文化下,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及言论自由权利被剥夺。

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因答应接受外媒采访被传唤数小时

四、真相被掩盖 数十位各地公民因“武汉肺炎谣言”被拘留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发生数十天来,中共当局不是急时告知国人真相,动员一切力量预防疫情蔓延,而是掩盖真相,将发布有关疫情信息的公民抓捕,以至延误了最佳的防控时机。即使在武汉封城、多地中断省际客运的情况下,中共当局仍在抓捕发布疫情的公民。仅从官方公开的信息中,就有来自四川、浙江、河北、河南、甘肃、重庆、天津、广西、江西、黑龙江、海南、江苏、山东等地50余名公民因谈论、发布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信息受到行政处罚。

从武汉8人被处罚到长沙周某被认定为“造谣”,以及被官方宣称的因“谣言及不当言论”受到处罚的大多数公民,其实是在向公众传播真相。

真相被掩盖 数十位各地公民因“武汉肺炎谣言”被拘留

五、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野渡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禁止出境

1月30日下午,居住在广州的独立作家、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野渡准备前往香港时,被福田海关告知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野渡被带到一间1.5平米的小黑屋搜身,在扣押在小黑屋限制近一个小时后,福田海关向野渡宣布: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而禁止出境。

中国公民因批评政府、因参与公民维权、因捍卫正义而被禁止出境的个案屡见不鲜。2019年1月曾写下数本八九民运史的政治学者陈小雅准备出境旅游时被限制出境,其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曾在709大抓捕中被关押的谢燕益律师的3个未成年的子女办理护照时,被告知根据“出入境管理法”中“法律、行政法规定规定不准出境的其他情形”而拒发护照;陕西维权人士吕动力就当局拒绝发入护照提起行政诉讼,据千叶县公安局在答辩中声称,吕动力系法定不批准出境通报备案数据库人员,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利益,此数据库由公安部建立;目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任意羁押的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曾就涉“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被禁止出境一案向公安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限制他出境的理由和法律依据,得到的答复是:丁家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属于“国家秘密”,不予公开。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野渡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禁止出境

六、长沙公益程渊等人被羁押逾190天 律师致函要求会见

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安全局抓捕的长沙富能公益机构负责人程渊和刘永泽、吴葛剑雄,被关押逾190天,至今仍未获律师会见,不久前程渊的律师张磊向湖南省长沙市安全局致函,要求安排律师会见程渊。由于当局一直拒绝律师会见,目前为止抓捕三人的具体事由未知。

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剑雄服务于长沙富能民间NGO机构,主要从事反歧视、残障和计划生育等公益工作,曾成功推动反就业歧视、残障人士生活、就业、计划生育、社会扶养等项目。中共将公益机构定性为“危害国家安全”,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任意羁押三人,是对仅存的公民社会的进一步打压。

长沙公益程渊等人被羁押逾190天 律师致函要求会见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20年2月3日

阅读次数:5,3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