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专门撰文谈了谈一七七六年发布的美国“独立宣言”,对于两百三十多年前的这篇美国“独立宣言”,一直以来我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少年时代曾被这篇划时代的雄文深深打动,但并未能深谙个中要义,及至后来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算是真正读懂并理解了它。上周文章脱稿后,我又觉得意犹未尽,在独立日假期(独立日加上双休日)刚刚过去的日子里,且让我随意谈谈关于“独立宣言”的其他一些事情,我自己信手书之,读者诸君姑且随意读之,倘能从中获得一点趣味或是启发,则是我甚感快慰的事了。

在国际法意义上的“独立宣言”,是地球上一个地区以文告的形式宣告,从此脱离其他国家的部分或全部领土;还有一种情况,是从一个更大的国家中分离出来。也就是说,不管哪种情况,这一地区从此走向独立,成为一个主权国家了。

看到“独立宣言”这几个字,我想很多人头脑中的第一反应,会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发布的那份一七七六年“独立宣言”。其实,人类社会迄今已发布的独立宣言文告,远远不止美国一个,据学者统计,截至二00九年,世界上总共已有七十个国家或地区发布过独立宣言——占了联合国近二百个成员国的逾三分之一。这七十个大大小小的国家或地区,遍佈除南极洲以外的世界六大洲,比如欧洲的比利时独立宣言(一八三0年,脱离荷兰)、芬兰独立宣言(一九一七年,脱离俄罗斯帝国);比如亚洲的韩国独立宣言(一九一九年,脱离日本)、印尼独立宣言(一九四五年,脱离荷兰);比如南美洲的阿根廷独立宣言(一八一六年,脱离西班牙)、巴西独立宣言(一八二二年,脱离葡萄牙);比如北美洲的墨西哥独立宣言庄严法案(一八一三年,脱离西班牙)、中美洲独立宣言(一八二一年,脱离西班牙);比如非洲的索马里兰独立宣言(一九九一年,脱离索马里);比如大洋洲的新西兰独立宣言(一八三五年,脱离英国);等等。

在这些发布过独立宣言的国家当中,从时间上来看,最多的发生在二十世纪,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二;其次是十九世纪,占了四分之一;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则先后有五个地区发布过独立宣言。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国家是在近两个世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发布的独立宣言。

原因乃是,人类历史的航程驶入近代、尤其是启蒙时代以来,传统权威的影响力日渐式微,相反,人民主权的思潮开始擡头,由此启发了北美和欧洲的多国独立革命;到了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更是发展成一种全新的民族自决理念,导致一波波的民族自决运动以沛然叠起之势席卷全球。

人类史上的第一份独立宣言,诞生于苏格兰王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独立战争”接近尾声之际.具体的时间,是一三二0年四月。当时苏格兰各地的领袖会聚阿布罗斯修道院,共同签署并发布了使苏格兰从英格兰王国独立的“阿布罗斯宣言”。自此,传说中已事实上存在了五个世纪的苏格兰王国,正式成为独立国家。

最近的一次、且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独立宣言,则发布于二00六年六月。这是由黑山共和国议会通过并宣佈,从塞黑联邦独立出来的“黑山独立宣言”。此举标志着黑山共和国正式成为一个新的主权国家,三个星期后,黑山成为联合国第一百九十三个会员国。

纵观这些国家或地区的独立宣言,有成功的,有失败的,也有不无争议、法律地位不明的,以至于要由联合国出面派遣临时当局加以管治。其中成功的例子占大多数,比如一七七六年的美国独立宣言;又比如一九四八年五月的“以色列独立宣言”,它结束了英国对以色列长达三十年的託管状态、和犹太民族几千年的流浪散居状态.自此,这个流离失所了几千年且长期遭受迫害压制、族群遍佈全球的游牧民族,终于有了一个“有法律保障的家园”。

失败的例子呢,比如一九七五年十一月的“东帝汶独立宣言”,宣佈从葡萄牙独立而成立东帝汶民主共和国,不料仅仅才过了九天,东帝汶即被印尼入侵并占领,翌年成为印尼的一个省,东帝汶人民长期憧憬的独立梦被断送;又比如一九九一年五月的“索马利兰独立宣言”,宣佈脱离索马里联邦共和国而独立为“索马利兰共和国”,但该国至今未获国际社会认可,没有一个国家或国际组织予以承认,索马利兰由此成了“非洲之角的孤儿”。

一篇篇独立宣言,一场场满盈梦想;一片片地区领土,一声声执着吁求;一个个民族种族,一串串动人故事。在历史的洪流中回眸凝思,这里有对自由民主的殷殷追求,有对暴政殖民的不屈抗争,有波澜壮阔的奋力抵抗,有催人泪下的历尽磨难,但同时,也有政治强人的挟势弄权,有欺世盗名的讹言惑众。独立宣言的故事,关乎人类思想观念的进化,关乎民族情感精魂的认同,关乎全球民主浪潮的脉动,关乎社会政治文明的进程。关于独立宣言的故事,真可谓浩繁的人类历史长卷中一个说不尽的话题,一曲唱不完的长歌。

写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