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多年前,当一群来自英格兰的清教徒,包括工匠、渔民、贫苦农民和契约奴等,乘坐“五月花”号帆船横渡大西洋,来到了彼岸的北美大陆,寻找一块能够免遭宗教迫害的容身之处和希望之地时,一种全新的理想观念——“美国梦”——开始悄然萌芽,生根,直至后来在全美家喻户晓。它意味着,新大陆提供给每一个人平等的权利和均等的机会,人们只要通过自己的工作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就可以获致更好的生活或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无需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家世和背景。

一个世纪之后,在独立战争和制宪立国的历史进程中,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土地上涌现出一批开国元勋,或者说,“建国之父”群体.在他们当中最能诠释“美国梦”的,应是那位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是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之一,《联邦党人文集》的主要作者,联邦党的创建者和领袖,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

美国的开国元勋大多有着良好的家世,要么出身名门望族,要么出身富足兴旺之家,比如华盛顿、傑斐逊、约翰·亚当斯出身于大农场主家庭,比如塞缪尔·亚当斯、约翰·汉考克出身于富商家庭,又比如詹姆斯·麦迪逊出身于大种植园主家庭、理查·亨利·李出身于贵族家庭,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与他们不同的是,同样跻身开国元勋之列的汉密尔顿却出身寒微,他来自社会的最底层,身世颇为淒凉。

汉密尔顿出生在位于南北美洲之间的英属西印度群岛的尼维斯岛,这个加勒比海中的小岛,是西印度群岛数千个岛屿中的一个,也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岛.他的父亲是个底层小贩,没有一技之长,只得终日为糊口奔波于大大小小的各个岛屿之间,落得个家里一贫如洗,后来父亲又欠下一笔巨债,全家人的生活更加贫苦了。十岁时,破了产的父亲抛弃他们母子三人(汉密尔顿还有一个胞兄)离家出走,十三岁那年,母亲又不幸病故,小汉密尔顿立时沦为可怜无靠的孤儿。

就在十岁那年,汉密尔顿就开始在母亲开的一间小杂货店里帮忙,做些接待顾客、计算简单账目之类的杂事;十三岁时,失去双亲的他,到一个纽约商人的店铺里当夥计,开始经手账目和商业通信方面的业务,数年间,他在克鲁哲的商店、货栈和存账室里,学到了一个商人的经商技巧和冒险精神;十六岁时,因店主患病暂别小岛,回到纽约家中养病四个多月,他就每日独立经营、管理店里繁忙的各项业务。可以说,还在少年时代,汉密尔顿就在圣克鲁斯岛的奴隶社区过着独立谋生、孤苦伶仃的生活。

不但如此,他还是一个没有合法出身的私生子——在十八世纪,不合法的出身可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情,一个易于受到社会歧视的身份“污点”。他的母亲因不堪忍受前夫的毒打和污辱,在没有正式离婚的情况下逃离家庭,在另一个岛上遇到了汉密尔顿的生父,两人随后长期同居,期间生下两个儿子。因为没有合法的出身,在母亲死后,身为孤儿的汉密尔顿就连继承母亲那一点微薄遗产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在社会上更是长年累月地遭受着冷眼与歧视。

与此同时,他还是“国父群”当中唯一的一名移民——包括华盛顿在内的其他开国元勋全都出生在英属北美十三州殖民地,可谓土生土长的北美人。而汉密尔顿则是出生在与北美大陆隔海相望的西印度群岛,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加勒比海地带的尼维斯岛、圣克鲁斯岛等几个小岛上度过的。直到十七岁那年,也即独立战争爆发的前三年,他才登上一艘名为“雷电号”的帆船,离开他无比熟悉的西印度小岛,前往他从小就憧憬和向往的北美大陆。

这个出身底层的孩子,饱受歧视的私生子,无家可归的孤儿,身无分文孤身闯荡北美的外来移民,来到北美不久后即投身到如火如荼的革命浪潮之中,才志颖露,建功立业,直至跻身同时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进而在北美的独立和新国家的建设过程中深深地刻下了他的印记。无疑,在英傑荟萃的美国开国元勋当中,没有哪一个人的经历比他更富有传奇色彩,也更能昭显“美国梦”的内涵了,正如美国当代历史学者、传记作家罗恩·切尔诺夫在其着作《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中所下的结论:“纵观美国的历史,汉密尔顿的成就没有哪位移民能望其项背。汉密尔顿从一名移民成长到建国之父的奋斗经历比傑斐逊们更能体现出美国精神。”

汉密尔顿在时代舞台上的崭露头角,始于他的军旅生涯。来到北美后,他先后就读于新泽西州伊丽莎白镇的预备学校、国王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前身);之后他投笔从戎,参加爱国义勇军组织,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撰写文章宣传反英斗争;在独立战争中,他先后担任炮兵连上尉指挥官、大陆军总司令参谋部的上校副官、大陆军对英谈判代表、与法军会谈翻译、轻步兵营指挥官等军职;他参与或指挥了长岛战役、特伦顿战役、普林斯顿战役、约克镇围城战役等。这位年轻的军官,在战争中出谋献策,运筹帷幄,在战场上奋勇当先,屡建奇功,多年的军旅生涯,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军成员,走进了北美大陆军的领导核心层,成为华盛顿倍加倚重的首席幕僚,独立战争期间军功赫赫的战争英雄。然而,更让他大放光彩乃至青史垂名的,是独立战争结束后的从政生涯,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更加广阔的舞台.战争结束后,他先后担任邦联岁入收税员、邦联国会议员(纽约州)、纽约市开业律师、纽约银行董事、纽约州议会议员、费城制宪会议的纽约州代表、联邦政府首任财政部长、少将陆军监察长、《联邦党人文集》主要执笔人;他先后发起和创办了纽约银行、创建合众国第一银行、创建“纽约促进解放奴隶协会”、创立联邦党并成为该党领袖。这段足足有二十年的政治生涯,是他一生最具光芒和风采的时期,厕身国家权力之颠的他,年富力强而又有职有权,有意愿也有能力将新国家的各项制度建设整治一番,从而将他那不世的行政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力挽狂澜,革故鼎新,振发兴举,奠定未来。

一八零四年七月十二日,汉密尔顿在一场决斗中身中数弹,不幸辞世,享年四十九岁,数天后,被安葬在纽约特里尼蒂教堂的墓地里.这位底层出身的美利坚开国元勋,就这样长眠在了北美大陆的大地上,永远地融入了这片他年少时心驰神往的土地。这个从西印度群岛辗转来到新大陆的出身底层的孩子,以他的才智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早期建国历史,美国历史也铭记了他的名字。

写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