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miao:我们为什么要纪念李文亮?

Share on Google+

春苗实验室 2020-02-10

这两天我们都在纪念李文亮医生,民间在纪念,官方在纪念,武汉在纪念,WHO也在纪念。

全民悲痛,群情汹涌,以至于中央都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进行全面调查。

为什么他值得我们如此纪念,如此哀痛?

坦白讲,除了他牺牲在抗疫第一线,更因为他是这次疫情最早的警示人之一,却被当作造谣者进行训诫,至死也没有得到道歉。

没有哪一年的春节如此这般,全国停摆,全民封禁。我们的情绪积聚在此,我们的哀伤和不满有了一个出口:如果李文亮等八人的预警在当时不是被训诫,而是引起医疗界和社会的讨论,会不会疫情就能得到有效控制,会不会这个85后的年轻医生就能提前得到有效救治?

虽然历史不能改写,但是我们依然要反思。

(一)

2019年12月30日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有血有肉,如你如我。翻开他的微博,你知道,他热爱美食,热爱电子产品,热爱参与抽奖,有点逗逼,有点乐观。

2019年12月30日下午,他在微信同学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华南市场确诊了7例SARS,之后他补充说道,“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1日,他被武汉警方通报传唤,成为被全国媒体通报的8名造谣者之一。

1月3日,他被警方训诫,并签下了一份训诫书,里面写到,“承认自己造谣违法,能终止自己的违法行为,明白继续造谣将受到更严厉的法律制裁。“

1月7日,他也参与到收治肺炎病人的工作中。他工作的武汉中心医院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近,也是最早收治肺炎病人的几所医院之一。

1月10日,他开始咳嗽发烧,14日被转往呼吸科隔离病房。

1月28日,最高院为武汉8名“造谣者”平反,李文亮接受采访时表示“真相比平反更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2月1日,他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2月7日,他因肺炎去世。

他用生命证明了,他没有造谣。

(二)

和坚持向医院上报病情的张继先医生不同,李文亮只是在同学群里警示,并强调不要外传。

他本意并不是想当英雄,他只是出于一个医生的专业和敏锐,出于善意,告诉身边人,要小心病毒。

他只是说了真话,就成了英雄。

你看,在这个社会成为英雄的标准是多么荒谬。

除了李文亮医生,在其他7个“造谣者里”,还有刘文医生、谢琳卡医生,他们都是专业的医务工作者。而这8名“造谣者”分属三个医学交流群,群名分别是: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

这些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把消息传递了出来,率先在专业人员的范围内拉响警报。

来自专业人士的意见,却被认定是“谣言”,而他们被称作是“8位市民“。接着他们被各路媒体围剿,社会好不容易生起的一点警惕之心,就这样熄灭了。

我们不禁生出这样的疑问,是谁有能力断定疫情真伪,是谁有权力为“谣言”定性“?

公开疫情信息当然要遵守一定的程序,但是是否就要掐断民间的讨论?

刘文医生说:“如果我们不说实话,还有谁会说实话“。

一群原本普通的人,变成了吹哨者。

一件原本普通的事情,变得惊天动地。

加缪在《鼠疫》中说到:“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的问题,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三)

一方面普通人没有发布疫情的权利,另一方面官方却迟迟不公开消息,强调新型肺炎“可控可防可治“、“人传人风险低”。

直到84岁的钟南山院士出山,才能宣布这个简单的事实:新型肺炎“可以人传人”。

而此时,已经浪费了三周时间,这期间,武汉新冠肺炎病人激增,有500万人离开武汉,让全国都进入一级响应。

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防护墙去哪里了?

据生物检测公司的研究人员说,12月26日就已经在样本里检测出了一种未知的冠状病毒,怀疑有强烈的传染力和致病性,中午前已经跟医生沟通了,将患者进行了隔离。因为事关重大,同时分享数据给中国医学科院病原所一块分析。

他质疑道:“为什么我们两天就已经分析出了这个未知的病毒是一个跟SARS很像的冠状病毒,并且上报了所有分析结果,官方要到1月7号才发布消息明确肺炎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

12月27日,张继先医生向医院汇报了4例异常肺炎患者后,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1月1日,国家卫健委派出的第一批专家组成员李兴旺、曹彬在金银潭医院现场考察,据照片显示,专家组成员按“空气传播隔离措施”进行防范。

1月底,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柳叶刀》登载了多篇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病学研究论文,论文提到的 “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显示包括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内的论文作者至少在1月初已经掌握了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

由此瞬间引发舆论讨论,“专家为了发论文却不公布疫情”。

我们在质疑:

为什么我们有担当说实话的一线医生、优秀的生物信息检测公司、具有出色能力的研究机构、富有经验的公共卫生专家,却不能传递出病毒会“人传人”的消息?

为什么在疫情急速扩散的一月份,当地政府和卫健系统官员无视事实,一直在强调“可防可控“,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保护市民?

为什么要国家派出“高级别”专家组,请出年过八旬的敢说实话的钟南山院士,才可以对外公布疫情实况?

(四)

追问为的是寻求真相,反思为的是弥补漏洞。

全国14亿人口在用生命和健康为这场疫情买单,所以我们希望知道更多真相,希望能改进预警系统和防护系统,为下一次疫情做好准备。

2015年埃博拉瘟疫爆发后,比尔·盖茨在TED做了一次演讲,《下次的疫情爆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他认为,

“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几十年里可以杀掉上千万人,那更可能是个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所以有很多事都还没来得及做。而这的确是全球性的失败。”

“但事实上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反应系统。我们可以利用所有发展至今的技术和科学……所以我们是有工具的,但这些工具必须统合在一个全球健康系统下,此外我们必须处在准备好的状态。”

什么是准备好的状态,不止是科学、技术、疫苗、医生,更是信息的汇合、公开,政府的反应速度与措施……

过去二十年,我们已经经历了SARS和新冠病毒的两次大进攻,希望在下一次病毒来袭之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阅读次数:3,6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