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掌握在中国手中

Share on Google+

一、什么是大国重器?

2013年中央电视台上播放刘宝恒等导演的纪录片《大国重器》,影片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设备制造业所取得的成绩。大国重器并没有上升到政治高度。

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小鹏的陪同下视察了三峡大坝工程。习近平对工程技术人员发表即席讲话,没有看着稿子念。习近平说:“今天到三峡大坝来看一看,感到很高兴、很激动。国家取得这么伟大的成绩,这也是你们作出的贡献。国家要强大、民族要复兴,必须靠我们自己砥砺奋进、不懈奋斗。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会是欢欢喜喜、热热闹闹、敲锣打鼓那么轻而易举就实现的。我们要靠自己的努力,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要通过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试想当年建设三峡工程,如果都是靠引进,靠别人给予,我们哪会有今天的引领能力呢。我们自己迎难克坚,不仅取得了三峡工程这样的成就,而且培养出一批人才,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为我们国家有这样的能力感到自豪。希望我们共同努力,上下同心,13亿多中国人齐心合力共圆中国梦。”

习近平把三峡大坝工程视为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后来经过新华社的润笔,习近平的话就变为:4月24日,习近平在湖北考察时说,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他强调:“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

习近平强调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

这个认识适用于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每一个国家。

二、复兴大坝工程是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

埃塞俄比亚位于东非,与吉布提、索马里、肯尼亚、苏丹、南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为邻。吉布提港口在中国建立世界命运共同体中有最为重要的战略地位,是目前中国在海外的第一个军事基地,是桥头堡。埃塞俄比亚面积110万平方公路,高原占三分之二,平均海拔近3000米。人口1.05亿,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国。

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工程位于青尼罗河的本尚古勒—古马兹州,邻近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边境。复兴大坝工程是非洲发电装机最大的水电站,被称为非洲的三峡大坝。

图1: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模型
图片来源:[email protecte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与知乎@孙绿

世界著名的阿斯旺大坝也位于尼罗河上,它位于复兴大坝的下游,位于埃及,位于埃及邻近苏丹边境的地区。阿斯旺大坝工程是苏联帮助埃及建造的。阿斯旺大坝工程的投产庆祝大会,要比三峡大坝的截流庆祝大会隆重许多,亲临庆祝大会的不但有埃及总统纳赛尔,还有苏联总理赫鲁晓夫、阿尔及利亚总统贝拉和伊拉克总统阿里夫。纳赛尔总统在庆祝大会说,阿斯旺大坝工程将把埃及带入天堂。阿斯旺大坝后的水库也以纳赛尔的名字命名,叫纳赛尔水库。阿斯旺大坝工程建成之后,埃及并没有步入天堂,而是带来许多社会、生态环境问题。埃及的穆巴拉克总统呼吁世界上的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来帮助埃及来解决这些问题。阿斯旺大坝工程带来的生态环境、经济与社会问题,引起世人对超大型水库大坝的反思,也是西方工业化国家放弃超大型水库大坝工程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模式的开端。中国的一些学者认为,西方的学者对阿斯旺大坝工程的批评,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嫉妒,因为阿斯旺大坝是苏联,而不是美国帮助埃及建造的。

2011年3月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宣布要修建复兴大坝工程,得到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工程于2014年正式开工,之前许多前期工程已经完成。意大利萨利尼公司承担土建承包商。位于湖北宜昌的中国葛洲坝集团承担大坝枢纽工程建设和公路建设,哈尔滨电机集团提供水轮发电机,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承担电网建设,福伊特水电(上海)公司也参与了复兴大坝工程的建设。建造复兴大坝工程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中国。

关于复兴大坝的资料比较少,因为埃塞俄比亚没有发表过任何工程的可行性报告或者工程的生态环境评估报告。

复兴大坝与三峡大坝的坝型一样,是混凝土重力坝,不同的是复兴大坝使用碾压混泥土技术不是浇铸混泥土技术。复兴大坝高度170米(三峡大坝180米),长度1800米(三峡大坝2335米),大坝体积1000万立方米。水库总库容为630亿立方米(另一说670亿立方米,三峡水库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水库面积1800平方公里(三峡水库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复兴大坝的发电装机能力为600万千瓦(三峡工程2250万千瓦),为非洲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预计复兴大坝的发电量是埃塞俄比亚目前发电量的五倍。包括输电网工程在内的复兴大坝工程造价为48亿美元(一说45亿美元,一说47亿美元.三峡工程约300亿美元,而且还不包括输电网工程)。
对比两个工程,三峡大坝工程的每千瓦发电装机的投资额为1333美元,而复兴大坝工程的每千瓦发电装机的投资额为716美元,三峡大坝工程的单位造价是复兴大坝工程的1.86倍。为什么中国在海外帮助别国建设的水坝工程的单位造价,都要比在国内建设的要低许多?

既然三峡工程是中国的国之重器,一定要掌握在中国的手中。同理,复兴大坝工程是埃塞尔比亚的国之重器,一定要掌握在埃塞尔比亚的手中。可惜,复兴大坝工程这个国之重器掌握在中国的手中。

三、埃塞尔比亚在一带一路中占有重要地位

复兴大坝的建设,与中国在埃塞尔比亚的另一个基建项目紧密相连,这就是连接埃塞尔比亚首都亚贝巴到吉布提港口的电气化铁路工程(简称亚吉铁路),电气化铁路提供所需要的电力将由复兴大坝的水电站提供。
亚吉铁路是东非的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全长约760公里,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利用中国物资,由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建造,总投资40亿美元。也是依靠中国的援助和贷款。根据目前的货运量和旅客人数来分析,要让亚吉铁路盈利是不可能的事情。
亚吉铁路也是埃塞尔比亚的国之重器,也掌握在中国的手中。
亚吉铁路的重要性在于铁路的另一终点吉布提。吉布提是东非的一个小国也是穷国,但是吉布提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吉布提位于亚丁湾西案,与阿拉伯半岛隔海相望,是印度洋通往地中海的必经之路,是连接非、欧、亚三洲的节点。在中国一带一路工程中占有重要战略地位。
中国已经吉布提建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桥头堡。
这个桥头堡可以通过亚吉铁路向非洲腹地发展。所以吉布提、亚吉铁路和复兴大坝是互相联系、密不可分的。
除了亚吉铁路、复兴大坝外,中国还援助埃塞尔比亚建设许多其他基建项目和工业园区。根据不完全的统计,仅仅在埃塞俄比亚的水库大坝工程还有:
——埃塞俄比亚的泰克泽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纳莱- 达瓦河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FAN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梅莱斯水库大坝工程中的变电站项目。

在经济发展上,埃塞俄比亚是照搬中国模式,用大量的基本建设投资来拉动GDP的高速发展。埃塞俄比亚是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最近十几年以来,埃塞俄比亚是非洲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其中2004年到2015年的十五年中GDP平均每年的发展速度超过两位数,创造了非洲经济发展的奇迹,埃塞俄比亚也因此被称为“非洲的小中国”。

但是埃塞俄比亚的GDP高速发展,并没有给这个国家带来社会的稳定。贫富两极分化,加剧了社会矛盾。大量利用外国贷款,特别是来自中国的贷款,埃塞俄比亚债台高筑。根据《埃塞俄比亚新商业》杂志2019年7月1日报道,埃塞俄比亚的内外债分别累计达253亿美元和270亿美元,共计523亿美元,占GDP的比例超过60%。外债中的一半多来自中国,大约为150亿美元。中国是埃塞俄比亚的最大债权国。而埃塞俄比亚的外汇和黄金储备总共只有30亿美元,就是全部用来归还中国的债务也远远不够。

2018年6月埃塞俄比亚发生未遂的军事政变,有高级政府官员和部队高官被打死。2013年曾在北京大学留学、能说流利汉语的穆拉图·特肖梅出任埃塞俄比亚的总统,但是未能完成六年任期,而提前一年于2018年被迫辞职。虽然军事政变没有成功,但是给埃塞俄比亚提供一个很好的借口。在军事政变平息后不久,埃塞俄比亚总理就匆匆赶往中国,商讨减免债务和继续寻求投资的事宜。

2018年9月3日上午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仪式欢迎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

半年之后,2019年4月24日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再次来到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当日,习近平、李克强分别会见阿比总理。

会见中,习近平宣布免除埃塞俄比亚2018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但未公布具体数额,并表示将为亚的斯亚贝巴河岸改造项目提供援助。

李克强表示,中国将继续支持埃塞俄比亚改善民生、发展经济。双方签署了五项合作文件,包括亚的斯亚贝巴广场和12公里河道改造项目、双边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紧急粮食援助协定、两国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规划和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八大行动”经贸举措谅解备忘录。

2019年10月底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派那位在北大留学的前总统穆拉图作为其特使再次访问中国。穆拉图与王毅举行会谈。王毅强调,中埃双方应加强政治互信,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支持。中方将进一步鼓励更多中资企业投资埃塞俄比亚,促进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交流合作。王毅表示,中方将加强与埃方在区域协调和全球治理方面的沟通协作,共同捍卫发展中国家利益。

国内一些人老是抱怨给非洲的600亿美元援助太多,但是回头一想,仅仅埃塞俄比亚一国就歉中国150亿美元(不知道减免多少),600亿美元这个数目真的不算多。还有一些人抱怨一些大学给外国留学生找陪读的女生,很可能某个外国留学生将来就是某国的总统或者部长。要站在精英的政治高度去评价这些行为。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是埃塞俄比亚人也不是埃塞俄比亚人。谭德塞1965年生于厄立特里亚阿斯马拉市。那时厄立特里亚为埃塞俄比亚的一个省。1993年厄立特里亚通过公民投票脱离埃塞俄比亚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谭德塞并没有随着厄立特里亚的独立而脱离埃塞俄比亚,不知道他这么做是爱国行为还是卖国行为?谭德塞曾英国留学,获得伦敦大学传染病免疫学硕士学位与诺丁汉大学社区卫生哲学博士学位。2005年至2012年谭德塞博士担任埃塞俄比亚国家卫生部长,在非洲这个最贫穷的国家实行了全民健康覆盖,比中国的医保系统更加先进更加合理。2012年至2016年谭德塞担任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外交部长。2017年5月谭德塞博士战胜了前法国卫生部长菲利普.杜斯特—布拉齐等5位候选人成为来自非洲的第一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任期五年。

中国是埃塞俄比亚的最大债权国,埃塞俄比亚的国之重器如复兴大坝、亚吉铁路都掌握在中国的手中。所以,谭德塞博士领导的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抗击武汉肺炎疫病过程中的态度和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四、结束语

复兴大坝工程的建设,导致了尼罗河上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三国水资源争夺战争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埃及认为,2011年初长期执政的穆巴拉克总统倒台,埃及进入政治不安定的阶段。埃塞俄比亚正是利用了埃及政治上的动荡,计划和开始建造复兴大坝工程,想造成既成事实,拦截部分属于埃及的水资源。2013年当时埃及的总统穆尔西甚至对埃塞俄比亚发出战争威胁,要炸毁复兴大坝。再往前追溯,1978年埃塞俄比亚计划在塔纳湖修建水坝,埃及总统萨达特就发出战争威胁说:“只有水能够让埃及进入战争”。可惜的是,埃塞俄比亚象中国那样,并没有敢声称,复兴大坝与三峡大坝一样不怕炸,没有原子弹是炸不掉的,就是炸了也不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从2015年起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一直在进行部长级别的谈判。目前看来,部长级别的谈判没有任何结果,继而可能将进行国家首都级别的谈判。

2018年7月26日复兴大坝工程的项目经理贝克莱的尸体在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贝巴被发现,贝克莱死于枪杀。但是这并不影响复兴大坝工程这个国之重器掌握在中国的手中。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5/2020

阅读次数:5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