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天安门,看不见毛爷爷

雾霾对北京的困扰,由来已久。早在一九九九年,北京市政府就曾夸下海口:用十年时间拿下雾霾,给首都人民一片蓝天。然而,十年时间早已过去了,可是这昏暗的雾霾天,不仅没被拿下,反而愈来愈嚣张,其嚣张程度,正如网络段子所言,“站在天安门,看不见毛爷爷”。

当年,被江泽民亲手从潘多拉盒子里放出来的雾霾“妖魔”,不仅老江自己拿它无可奈何,就是后来的胡、温,也只有望“雾”兴歎的份儿。十多年时间积累下来的重重雾霾,滚雪球似的滚到习近平头顶上了;于是,今年三月,新一届政府的首辅李克强站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再次发佈了“向雾霾宣战”的宣言书。李克强称,“雾霾是个民生问题”。

然而,雾霾仅仅只是PM2.5问题与民生问题吗?环顾全球,还有哪个国家的首善之区在一年中绝大多数时间里终日被雾霾笼罩的?

雾霾以北京为中心,一路蔓延到天津与河北,甚至已经抵达到了世界屋脊脚下的拉萨与西宁。所以说,在许多时政评论人士的笔下,雾霾,甚至是个可以把中共政权的执政合法性完全葬送的政治问题.

秋天,正是雾霾精气神十足的季节,刚落下昏暗帷幕的北京国际马拉松,让来自世界各国的运动健将们好生领教了雾霾的凶狠;紧接着,阔别中国十三年的“爱派克”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APEC)就在雾霾的心脏──北京开幕了。

抓人、上岗与“被旅游”

为了向全世界展示中南海新主人习近平的壮志与雄姿,更为了走出香港“占中运动”之后日趋严峻的内外困境,习近平毫不犹豫地照搬了当年慈禧太后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一老招数。于是,从十月初起,中共就开始绞尽脑汁、卯足全力打造起了种种软硬祥和气氛。

我们先看看中共是如何打造祥和的“爱派克”软环境工程吧。

京东通州的宋庄,聚集了当局感到最闹心的一大批极不安分守纪的体制外自由艺术家,每有风吹草动,那里的艺术家们就会窜出来折腾一番,于是,宋庄就成为了北京当局为“爱派克”制造软环境的重点下手地区.从十月初起到目前为止,已先后有十多名艺术家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抓捕。这些艺术家被抓捕的最直接原因,应是他们通过推特或微博、微信等互联网社交平台公佈了他们支持香港“雨伞运动”立场的照片。这些人中,有诗人王藏、藏人艺术家邝老五、行为艺术家追魂等;而他们的被捕,仅是这一轮清理不和谐“杂音”行动中的一小部分,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一百多有名有姓的人士遭到当局逮捕。

“爱派克”的会场,设在距北京市中心五十公里的雁栖湖,尽管地处偏远,但当局却丝毫不敢懈怠,因此,在风声鹤唳的节骨眼上,不仅那些被捕的艺术家与公民绝对无望获释,就是他们的家人中也有人被房东扫地出门.

对于那些上了年岁的敏感人士,当局则採取了调派警察“上岗”,并明确警告不准出门;或强行带至外地“旅游”这两种紧急措施。家住宋庄的着名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先生,这段时间正在生病,十一月二日,一群警察上门来通告已过花甲之年的他必须离京,并且不准他把官方的蛮横要求告知其律师,几经讨价还价,最终则以由警察昼夜监视居住的“待遇”达成妥协.再如年近七旬的祭园守陵人朱毅先生,则不由分说地被带到远郊的十三陵监视看管。

而更多的异见人士,则分别接到了警察上门的警告:“从十月二十七开始到十一月十五日止,不得在网上发微博或微信”,这之前发在微博或微信上的相关内容,也必须删除。此外,也不得接受外媒採访.

不惜牺牲民生换蓝天

除了以强硬的手段镇压或警告异见人士之外,当局还开展了一次规模空前的整治硬环境行动。

于是,北京周边六百公里内几十个城市划为防霾区,长安街沿线五十一个报刊亭被拆掉;全市婚姻登记处暂停服务;八宝山火葬场禁止焚烧花圈与逝者衣物;部分高校暂停社团活动并停课;全市所有施工单位一律停工;六环内禁止货车通行;在京中直机关及市直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爱派克”期间市民放假六天;早点摊禁止出街;多个地铁站下班高峰关门限流;进出京快件延时,发往北京的航空件将被随机开箱检查;“爱派克”会场附近数百家临街店铺被关;天津延期供暖并禁放烟花爆竹与露天烧烤;河北、山西数千家企业停产或限产等等。

鉴于中共当局如此古怪离奇的行为,机智的网民们近来纷纷在互联网上编写出了许多令人捧腹大笑的讽刺段子,例如,“请病危的同志们配合一下,等开完‘爱派克’再死,党员同志要以身作则!”

尽管北京城中军警密佈,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然而,再密的网也总有缝隙。就在这鸡犬不宁的氛围中,北京公民葛志慧等三位残障人士去到中纪委门前,她们在凛冽的寒风中,向北京的天空,高高举起了“要人权!”、“要吃饭!”、“不要APEC!”的标语牌。

因当局使用了严重影响民众生活与收入的一系列非常手段后,终于使得北京城有了几天时间的蓝天。然而,中共使出浑身解数,专为这次国际峰会打造的“APEC蓝”,却成为了北京市民的新俚语,并特指那虽美好但却终会一瞬即逝的东西。

综上所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多事之秋,一个APEC,既让习近平的维稳手段刷新了周永康曾创下的维稳记录,也让北京及周边省市感受到了中共建政以来最严峻的高压缺氧氛围。尽管如此,大陆人民的反抗意志,却依然像石头缝里的野花一样旺盛地生长着。这种针锋相对的景象,正如从毛时代走出来的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一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文章来源:《动向》2014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