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东:苦难没有价值,反省才有(影评)

Share on Google+


故事的结尾也是故事的开端,人类工业文明的作品之一推土机推倒了一棵树,惊起了一群蝙蝠,其中一只蝙蝠衔着一块香蕉落在了养猪场,香蕉掉落,被一只猪吃掉。这只猪被送进了厨房,正在清理猪的中餐馆的掌勺厨师没洗手就与一名食客握手、合影,最后病毒被这名食客带给了全世界。

病毒通过飞沫,门把手、文件、信用卡、电梯按钮等传染源迅速的传播到香港、伦敦、东京……人们对这种新型的超级病毒一无所知,只知道它是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症状是发烧、出汗、头晕、昏厥、痉挛、死亡。传播速度RO初期专家预测是2,意味着从2变成4、16、256、6556……在传播开始的时候,疑似病例47人,死亡8人,官员重点关心的问题是保守秘密不能在公众知情,不能引起恐慌,不能关闭学校,因为家长都在上班没人照看,而且马上就是全年最大的购物节了。

疫情发展的非常迅速,RO值从2提高到了4,疫情第12天全球800万人感染,死亡人数过多导致装尸袋不足。网络上谣言四起,一个独立的撰稿人、知名博主称连翘可以治愈病毒,导致连翘价值千金药店脱销,没买到的人一怒之下砸掉了药店,更令人遗憾的是,有人因为排队等待买连翘而被感染。这名博主因此赚了几百万美金,而之后的事实证明连翘根本就没有作用。同时,阴谋论流行,生化武器、美国秘密研究出来的,并且是和世界卫生组织勾结。

第26天,美国各大城市宣布封城并且宵禁,官员因为提前知道了消息通知家人在封城前逃离。城市迅速的萧条并且暴动频发,大街上堆满了垃圾,食品不足而实行配给,911因为拨打人数过多一直占线。

第29天,疫苗终于研制出来了,但是还需要临床试验等,离正式生产还需要3个月的时间,此时全球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260万人。

第133天,终于生产出了第一批疫苗,但是还需要花费一年的时间制造和分发,才能起到抑制病毒的作用。于是谁先来接种疫苗成为了最大的问题,最后的解决方案是进行摇号,每次以出生日期为基准进行疫苗的发放和接种。当然,在此之前官员以及他们的家人已经在第一批优先进行了疫苗的接种。

在这场波及全球面临生死的浩劫中,人性的丑陋和不堪一览无遗,而因此人性之美也绽放了夺目的光芒。首先分离出毒株的萨斯曼医生,放弃了巨额金钱诱惑,无偿的贡献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P4实验室研制出疫苗的艾丽医生为了减少临床试验的时间,选择了用自己来做试验;防疫中心的米尔丝医生始终奋战在疫情中心,自己感染病毒死在了躺满患者的体育馆。

彼时我们敬畏自然,电闪雷鸣是神灵的怒火,雨滴是悲悯的眼泪,我们如婴儿般睁大了双眼好奇的打量着这世界,耐心谨慎的探索,感激于有限的赐予。

此时知识和科技的武装我们变得强大,古老的尊崇和见解都被扫除。神灵被杀死的同时,也失去了对未知的敬畏,于是消费主义和虚无主义两尊现代的偶像驾着傲慢和偏见的两驾马车降临。人们开始从商品中认识自己,除了能够满足欲望之外别无他求。

人与自然的关系从共生转变为征服,从交流转变为无度的索取,发展斩断了我们与自然的联系。浮士德式的好大喜功,却没有足够的科学技术能力,缺乏组织才能和对人民真实原望与需要的政治敏感。灾难性的发展政策,夸大性的目标和粗制滥造的本质以及不顾他人感受的执行力,造成了千百万人的受害,结果除了统治者自己获得了财富和权力之外并没有取得真正的发展,表面上的欣欣向荣无法弥补真正的灾难,公平被摆在脚下,被车轮碾压,包括生与死。

苦难不会带来振兴,苦难只会带来分离、痛苦和死亡。对苦难的反省,真正的汲取教训,推进政治和体制方面的改革,防止发生类似的错误,这样苦难才有了价值。如果总是重蹈覆辙,苦难只是“白白得了”

只是因为一只倒霉的猪碰到了一只带病毒的蝙蝠,死的是人类。

来源:优乐电影网

阅读次数:4,0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