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们参与了反法西斯战争,可他们和法西斯又有什么区别?无产阶级革命就是流氓对文明的猥亵。

一边玩《一战风云》游戏一边看完了一部德国电影——《柏林的女人》。心情沉重,无法入睡。

令人震惊,在德国战败前的最后两个月,苏联红军在德国柏林虐待强奸了近十万德国妇女。

这是一部根据事件亲历者日记改编的电影。这本日记五十年代在欧美出版,曾经在英美文艺界反响强烈。但也许是民族自尊和伤痛记忆的原因在德国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直到几年前重新出版才又引起了德国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思考。

有一个叫Anonyma的年轻德国女人,在柏林的一个街区沦陷时,和一群柏林女人在地下室躲避炮弹。野兽一样凶残的苏联红军官兵对在柏林遇到的几乎所有女人都实施了强奸和虐待,有的还被枪杀。

Anonyma因为学过俄语,她救了一个被一个红军士兵正要拖走施暴的女人,却被那个被救的女人锁在门外出卖给了禽兽。Anonyma机智地逃了出来,在满大街放荡的苏联军人中寻找他们的指挥员寻求帮助。

起初他找到了一个穿黄呢军服的上校对他说:我们需要您的帮助,您的士兵正在强奸妇女。不料那个军官竟然淫荡的大声说:这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士兵都很干净。然后在周围军人们起哄的淫笑声中扬长而去……于是她在回到几乎已是废墟的大楼过道里时第一次遭遇了强奸……接下来和所有的柏林妇女一样,那些粗鄙的俄罗斯农夫们不断强奸她、虐待她……她再次向一位正在主持军事会议的少校军官投诉,少校是一个情感复杂的人,面对她的求助,他木然地看着她说:别害怕,就几分钟的事……

Anonyma明白了,这是一支禽兽不如的畜牲部队,她暗暗提醒自己“我们的国家完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从那以后,她主动勾搭红军军官以免再遭那些粗鄙士兵们的蹂躏并从他们那里获得食物。

Anonyma同时和一个叫安德烈的少校与一个叫拉啊托尔的红军上尉保持性关系,与众不同的是安德烈是一个对战争内心很纠结的苏联军人,她因为和他的相处和交流,内心里把他当成了情人而非嫖客,而安德烈也爱上了他。

可是,在战争结束时,安德烈因为公然袒护她对一个躲藏在她楼上德军士兵的包庇罪,而遭到流放西伯利亚的惩罚。

Anonyma在被无数次强奸中爱上了这个起初只贪恋她美色的俄罗斯男人,而这个叫安德烈的俄罗斯男人也忘记了杀妻之仇(他的妻子被德军吊死了)疯狂爱上了这个短短两个月就已经被苏联红军变成国际大妓院的柏林城里的德国美女。

他们彻夜长谈,互相了解。Anonyma说苏军不是人,是禽兽。安德烈在狂欢的舞会上推开窗户让Anonyma看满街奸淫掳掠的苏联士兵,对她说:对,你说得对,俄罗斯人不是人,是畜牲……

有一次安德烈问Anonyma“你是法西斯主义者吗”,Anonyma慢慢把头扭开没有回答。

但作为观众的我这时放下游戏鼠标,双手撑在膝盖上看着电视屏幕一时百感交集。

和这些禽兽不如的苏联红军比起来法西斯会更坏吗?

就像在另一个场合当被问到什么是法西斯的问题时Anonyma回答的那样,法西斯是一束棍棒中间插着一把斧头的形象,是象征联盟和独裁的。在古罗马只有在国家对外实施军事行动时才为了提高效率而任命军事独裁官,而一旦危机解除,独裁官即被收回权力。

也就是说在民主共和制度下,暂时的独裁是为了保卫罗马公民长久的公民权力。

可见正宗的“法西斯”其实是文明范畴的产物,再看十万柏林女人们的悲惨遭遇,共产主义运动其实要比“法西斯”野蛮一万倍。

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一个曾经被希特勒标榜为世界上最优秀民族的民族就在苏联红军的兽行面前开始堕落下去。

他们明哲保身,出卖朋友;他们趋炎附势,忘恩负义……当那些曾经在被追逐强奸时惊慌失措、羞愧难当的女人们再次坐到一起喝酒、吃蛋糕戏谑的互问被强奸了多少次,开俄国人性无能的荤玩笑时,日耳曼民族的高傲品德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最后,战争结束了,安德烈被调走(实际上是被押解回国),而在前线杳无音讯很久的Anonyma所深爱的未婚夫却突然阴森森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把她写的日记给他看了,大约是希望得到他的理解。但他却不能原谅她的“不要脸”。

也许这也正是战后德国没有人愿意提起这个历史事件而Anonyma在出版自己的日记时还要因为安全考虑特别要求匿名的原因,这是一个曾经自大的民族被深深伤害了的自尊心啊。

看电影《柏林的女人》,夜不成眠_图1-8他对她说了很多阴损刻薄的话,推翻砸烂了那张在他看来——实际上也的确是——睡过无数俄国男人的铁床。甚至为了扯平对Anonyma在心灵上不平的怨愤,他竟萎缩地打着手势对Anonyma说“乌克兰女人的**是这样的……”以示德国人进军俄罗斯时他也没少玩苏联女人。

两天后他走了,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Anonyma却突然觉得她好像一点也不悲伤。

这就是一个“柏林女人”的故事,看后我关掉了游戏,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对中国人来讲,这无疑是一个被隐藏了七十多年之久的有关柏林女人的悲惨故事,可更令人震惊和愤怒的是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结束,当苏联红军挥师东向如红色祸水一样倾泻到远东时,同样的悲剧也就降临在了中国东北女人的身上。

悲哀的是,这段屈辱的民族历史至今都还没有任何中国亲历者愿意和敢于披露出真相。从这鲜明的区别中我倒又看到了日耳曼民族残存但的确值得尊敬的不屈的民族精神,德国的再次崛起是必然的。

而中国却只能在压迫和苦难中不断轮回直到他的人民不再懦弱愚昧。

江南樵夫的个人空间
2016/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