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落硅谷 2020-02-29

常常看到国内的朋友和政府有关部门在骂美国政府,而美国人却没什么激烈反应。一般普通百姓在遥远的地方骂美国政府,考虑到反正美国政府也听不见,所以怎么骂都无所谓。但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代表国家常常毫无顾忌地骂美国政府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因为很少看到政府有关部门大张旗鼓地、如此这般地骂别的国家如俄罗斯等国政府。

追根溯源,中国上下爱骂美国政府,大体上是从新中国建立后1956年,因为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对美国国家和美国政府充分了解后开始的。

从历史来看,中国共产党和美国政府在意识形态上虽然有隔阂,但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外交采取了高度的实用主义态度。从1941年周恩来最早提出美军代表团派驻延安的构想,到1944年双方讨论在山东沿海协同对日作战的条件,中国共产党积极寻求从美国军方获取武器装备。但随着美国对日本战略的改变,和开始倾向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最终没能获得美军直接的武器援助,于是从1945年初转向反美。但对外反美形式上比较婉转,在美国政府支持国民党的白皮书出来后,1949年8月14日毛泽东选择了中美两边都不落好的司徒雷登下手,以新华社评论员的名义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的文章。1950年10月到1953年7月27日中国逼迫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有着对社会主义阵营的斗争的阅历,和历次路线斗争的经历,以为美国等西方国家会像社会主义国家一样以牙还牙。加之1945年美国有对日本投了2颗原子弹的历史,中国共产党担心美国和西方国家会对中国发达的沿海予以攻击或摧毁。可以说在那个阶段,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国家和美国政府不是非常了解,在策略上有所顾忌。

1955年中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根据当时的政治环境(担心西方国家和美国的报复)和结合当时的发展需要,提出“在沿海城市中,今后一般地不应该再新建和大规模扩建高等学校”。就这样1955年国务院决定将交通大学由上海迁至西安,1956年开始迁校。但迁校工作实施后,由于逐步对西方尤其是对美国国家、人民和政府的了解:山姆大叔是普通人,不是什么高贵者,为人淳朴、憨厚,不计前嫌,基督教为背景的美国人民一般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美国政府就是一个纸老虎,学校西迁中途停止下来,最后形成了上海交大和西安交大。

参看《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289-292页),1956年7月14日毛泽东同两位拉丁美洲人士谈话的一部分:“现在美帝国主义很强,不是真的强。它政治上很弱,因为它脱离广大人民,大家都不喜欢它,美国人民也不喜欢它。外表很强,实际上不可怕,纸老虎。外表是个老虎,但是,是纸的,经不起风吹雨打。我看美国就是个纸老虎”。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政府上层领导知道:可以毫无顾忌地骂美国政府,因为连美国人民都可以骂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也不喜欢它。在其后的多次教育运动中,反美、骂美就成了敢于斗争的、凝聚全国人民一致对外的工具。同时因为找到一个更大的主要矛盾,原来的主要矛盾就会变成次要矛盾,原来的次要矛盾就会变成没有矛盾。美国政府就成了廉价的“活斗争靶子”,“美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就家喻户晓了。

可以说建国后,直到1956年之后,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才集体地对美国政府有了充分了解,终于明白美国政府连同它的权力其实是一个关在“笼子里的纸老虎”。全世界人们包括美国人们都可以随便骂它。

那么美国政府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政府呢?

美国政府其实是有(1)联邦政府、(2)州政府,(3)地方县、市政府,之分,依据三权分立与联邦制两大政治思想而制定,将立法、司法、行政三种权力分别独立,互相制衡,以避免政府滥权。宪法起草人根据“政府必须接近百姓才不致剥夺人民自由”的原则,将有关各州自治权保留给州政府,各州政府本身拥有立法、司法、行政等三权权限,联邦政府的权力是以一州政府无法单独行使者为限,如联邦税、财政、国防、外交、货币银行、出入境管理、对外贸易、国民福利、邮政,以及科学艺术的发展等。联邦政府主要包括国会(参、众两院)、联邦法院、总统三大机构(立法、司法、行政)。

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是小政府,具体特点如下:

(一)美国政府做事不多

政府必须根据宪政原则:“个人,可以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禁止。政府,不能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许可”。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做事不多,联邦政府不能印钱,很多权力和有利益公平的机构都下放到地方和民间机构或非盈利机构,让政府成为真正的清水衙门。所以美国有很多民间机构和许多非盈利机构(教会、校友会等都属于非盈利机构),可以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禁止。很多事情都是这些民间组织进行的,例如这次对武汉灾情的捐赠就是美国民间组织进行的。

美国的民间机构多如牛毛,几乎所有富有的人,如巴菲特,比尔盖兹,扎克伯格等留有差不多的养家糊口的钱后,把所有的财富都放到私人基金机构或慈善机构,对各种感兴趣的领域投资,如比尔盖兹的基金会对病毒和人类疾病研究领域的投资,扎克伯格的基金会的目标是 “发展人类潜力,促进健康教育,科学研究和能源领域的平等”。很多大学研究所可以向他们申请研究经费。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也是民间组织,政府根本一点也不过问,所有经费全部来自民间和商界的捐赠。

有句俗语:“中国人是救火英雄,美国人是防火英雄”。美国人做不到像调动中国人民解放军那样高效地抗洪救灾,就只能防患于未然。每个公司或政府办公区域都有ERT(Emergency Response Team),相当于国内的技术安全员,只是ERT训练更广泛、更规范、更专业,并和消防系统以及警察系统都有紧密的联系和顺畅的沟通管道。有些社区也有CERT(Community Emergency Response Team),维护社区安全。许多非盈利机构承担着各种防护工作,这些机构或部门平时训练有素,大多有信仰,热情大度,干练自信,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由于政府充分下放权力,只做好公共事务和应急危机管理等基本职责,其他都是市场行为或依靠民间组织,所以机构精简、不需要常常架床叠屋。

(二)美国政府权力不大

美国的宪法首先把政府官员想象成恶人,然后再用法律限制他们。根据这样的原则来设计对应的制度,让政府官员不太容易作恶。比如把有可能造成不公平的或会有贿赂的权力下放到民间组织或非营利性机构,或者市场行为,更有利于民众监督。

举一个权力下放到非营利性机构的例子:中小企业的发展对美国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美国政府成立SBA504企业“孵化器” (美国中小企业局,SBA,The U.S.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声誉很好。微软、苹果、联邦快递等等世界知名企业都曾在创业初期借助SBA504低息贷款才得以顺利发展壮大。全美约有2300万家中小企业,它们的年销售总额占全美销售额的54%,为美国社会创造了超过55%的就业机会,在新增就业机会中,由中小企业所创造的高达66%。而这个SBA504贷款的认证发展公司–CDC(Certified Development Company),是一类由SBA颁发执照的非营利性机构。在SBA504低息贷款操作上,CDC代表美国政府为企业提供上限为总批准预算额度40%的第二贷款,并负责对申请贷款的企业进行严格的信贷审核,评估企业的信用,有效判断企业的还贷能力,非常专业,看不到政府权力的影子。可能有人会觉得CDC认证发展公司是“阴雨天把你的伞收回,大晴天借伞给你”,但这种非常专业的经验,把企业迟付和止付贷款的风险减少到最低,保证SBA504低息贷款能良性循环,可持续孵化出更多的中小企业。我们公司也是通过SBA504低息贷款得以发展的,很多想在美国创业的人可以利用这个低息贷款,每个人(小企业主)有300万美元的SBA504最高贷款额度。

权力不大,那么责任也就不大了。例如2002年的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并没有发现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武器或生化武器,是销毁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战后美国并没有追究小布什的责任,还有些国人说美国随便作假弄一个理由不行么?因为对伊拉克开战是国会讨论通过的,所以总统的责任就不大了,但如果作假、栽赃,被揭露出来,就会因为诚信问题下台,成为一辈子的污点。

(三)藏富于民

这个“富” 也即“财富”,包含生命、财产和自由。美国宪法本着“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侵犯个人的生命、财产和自由。

(1)财产容易理解为财富的一部分。贫穷生奸计,富裕长良心,保持一个庞大的相对富裕的中产阶层可以保证社会的安定和稳定。

(2)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侵犯个人的生命,这样造成美国人崇尚个人英雄,没有为国家做螺丝钉为荣的概念。有些人的生命可以激发出各种爱好、拼搏,很多东西不是为了报效祖国,而是对生命更高境界的追求。例如美国的奥运会运动员平时都是个人爱好、自己掏钱和自己训练或请私人教练或参加某个体育俱乐部训练,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美国奥运代表队的选拔。美国奥运代表队的选手绝大部分是赛前临时组成的,奥运比赛完后就解散,到需要时再组建。联邦政府对美国奥运代表队的组成,没有一分钱的经费资助。

每一个生命都有可能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有些成功人士,看重的不是挣钱,也不是个人事业,而是文化的发展,世界的改变。

(3)自由也是财富,自由可以产生创造力。因为自由可以不限于崇拜一种思想、一种偶像或者一种人,保持了自我意识的独立性、完整性和逻辑性。一些科技狂人就是他们对事业的爱好和兴趣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如比尔盖兹,乔布斯,马斯克等。

藏富于民是政府对国家最好的投资,正是因为藏富于民,一旦危急的事情发生,民众的力量就会很大,不需要动用举国之力。如果把政府比作人的大脑的“意识”,民众比作人的身体的“潜意识”,藏富于民就是培育和训练身体的潜意识,减轻大脑“意识”的负担,这样潜意识就会形成身体微观快速反应的“条件反射”。就像打乒乓球一样,如果只依靠大脑意识的反应是打不好快球的,一定要靠身体平时训练的条件反射的潜意识能力,或者叫“肌肉记忆能力(muscel memory)”。

也正是因为藏富于民,美国政府自身没有什么财富。

(四)美国政府都比较穷,真正的清水衙门

(1)美国的很多地方政府和美国联邦政府一样,各种花费都是有议会预先通过的预算,都是透明的方案,没有预算就不能有预算外的花费。像我所居住的“洒脱哥” 市(City of Saratoga),因为城市较小,我们的市长和议员都不从市政府拿工资的,因为建立城市一开始就没有这个预算。他们大多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市长和议员只是业余时间的工作,通常是晚饭后,在市议会中心开会处理各种民事,过程公开,居民随便参加。虽然不拿工资,但干不好一样被骂。就这还有很多人拼命去竞选,程序和激烈程度和联邦政府的竞选总统和国会议员一样热火朝天。民众对地方领导也不待见,很多地方政府办公条件较差,市政大楼周末还得对市民开放,尤其是厕所需要对居民开放。

地方政府的各种市镇建设的预算也要议会提前讨论通过的,像我所居住的“洒脱哥” 市,有接近1/3的经费用于消防和警力等安全,给学校的经费也是固定的,学校很多计划外的资金,都是靠家长或其他机构捐款,地方政府给学校的拨款也有规定,公款只能是与所有学生有关的,不能用于学校游泳队的队服等少部分学生的花费。像这种校队服装,一般让家长根据自己的力量捐款,集中捐多少钱就集中买什么水平的衣服,大家的队服必须都一样,且不让有钱的家长买更好的衣服。如果师资力量有限,就让家长做义工,如果想多复印一些学习资料,因为学校没有预算,还得有些家长捐献复印义务(包括复印纸和花时间去帮忙复印)。

美国之所以出现很多私立大学,是因为政府在大学教育和科研的经费有限,私立大学基本上是靠校友捐款和昂贵的学费。

(2)联邦政府也不富裕,美国联邦政府甚至有时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预算而关闭政府,我第一次到美国签证时,就遇到美国联邦政府发不出工资关门1周而推迟签证。联邦政府本身没有钱,常常发行美国国债。有权利印制美元的机构,是美联储(美国的联储相当于美国的央行)。美国的联储是一个独立机构,并不是联邦政府的下属机构。在法律上,美国联邦政府无法命令联储印制美元。这个美联储设计是为了避免政府通过滥发钞票来掠夺民众,从而引发通货膨胀。也就是说,如果政府需要借钱,就必须到公开的债务市场,通过发行债券向民间借债。买债券的一方,包括联储,即成为联邦政府的债权人。这样的美联储的设计,也很大程度地增强了债权人,包括中国,对美国政府债务的信心,因为美国政府不能随意借债,不能随意滥发货币来逃避债务。这也是为什么美元的霸主地位很难撼动,很多国家想弃用或绕开美元都无法成功,因为没有其他大国能做到像美元这样有信誉,不会随便印钱。对美联储感兴趣可以参考下图。

所以当明白美国政府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就会明白美国政府不可能轻易给什么团体或国家捐钱,如果国会没有这个预算,政府捐钱是不可能的。美国政府藏富于民,预算外的捐钱一定都是民间组织的事。

(五)美国政府和普通民众一样要遵守法律

美国政府的运作其实很像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采用一种透明和系统的方式进行管理。针对所有相关方的要求、法律、制度,实施并保持持续改进的管理体系。这个管理体系的核心是民众投票选举表决。一旦表决通过,即使存在很大问题,政府也只能照此执行。例如加州的大麻选举投票通过了,小偷偷900美元以下的行窃被抓,可以立即释放而不进监狱,这些看起来不合理的法律,政府不能因为效果不好,就立刻废除。只有等到一年后,再大众投票看是否要立法废除。

由于制度和政策的连续性,通常不需要架床叠屋。但在紧急情况下,如发现问题,也会立即纠正和改进,例如911后成立的国土安全局。

另外在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下,有重要的一点是任何人对质量改进都有发言权,不能因为他自身没有做好或做到位,就没有资格说别人没有做好或做到位。我们公司在建立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的初期,也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指出某人没有按着程序使得做事不到位时,她会说:“你还说我呢,你做的比我好不了多少,有些还不如我呢,对我怎么用不同的标准”。其实这不是用不同的标准,而是每个人有错就改错,知错改错,互相指正。美国政府的运作很像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这也常常被国人误解成美国对中国和自身用两个标准,以为美国自己没有做好却无所谓,对别人没有做好就唧唧歪歪。

例如美国这次B型流感,1900万感染,1万人死亡,没有人怪美国政府,因为这不是美国政府的责任。政府部门、CDC和民间组织已经方法透明,按法、按步骤、按条例做到位了,所以就没有责任,除非没有按法、按步骤、按条例做到位,那就得追究具体政府官员的个人责任了。如果法律、步骤或条例有缺陷,就提出改进方案,通过了就立法。不能因为政府对新生事物的认知和能力的限制,按现有流程不能及时解决新生事物的问题,就责备政府。当然了,由于美国是小政府,而中国是大政府,政府部门几乎包办一切,如果没有按步骤、按条例做到位,方法不透明,政府或相关部门就有这个责任。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是2套不同的体系,本身就是2套不同的标准,大政府就应该是肩负大的责任。

(六)为什么美国人对骂美国政府没什么激烈反应?

(1)首先美国人会觉得政府官员干好了是应该的,干不好是不应该的。既然有人骂,一定是有原因的,至少让人不高兴了,所以,被骂一下也是应该的。如果骂对了,还会给与鼓励和帮腔。

(2)在美国有很多人骂川普,并没有遭到逮捕。如果骂的不对,只要不是针对事实,没有个人诽谤,法律并不对个人和政府评价言论定罪。比如说骂川普总统贪污却无法举证,这是诽谤,诽谤罪是针对事实,川普如果没有贪污、并且愿意去告他诽谤罪(没人告,也构不成诽谤罪),才有可能判诽谤罪。骂“川普是笨蛋,是一个不称职的总统,很多人恨他”,这些是一种感觉,这不需要举证,并不构成诽谤罪。

1999年7月10日,20世纪最后一届FIFA女足世界杯,最后的决赛是中国队和美国队,在加州帕沙迪那的玫瑰碗体育场举行,有90185名热情球迷汇集在那里,当时有性丑闻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前往观看,有观众就举着牌子,大意是:“请总统不要骚扰我们踢足球的女孩子”。克林顿看在眼里,对于这个不违法的举动,总统也无法制止。

(3)美国人分的很清楚,美国这个国家和美国政府是不同的概念,美国宪法规定允许民众拥有枪支的目的是为了反抗违法乱纪的政府。他们不认同伟大领袖和任何伟大正确的党派,所以可以随便骂总统和“共和党”或“民主党”、政府工作人员。即使是误解骂错了,政府工作人员包括总统只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能为难普通民众,因为民众随时可以监督政府,难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但是要是有人侮辱国旗,会有爱国人士出来制止。即便如此,美国人大多没有以美国伟大而自豪或为荣,不是因为美国没有几千年的光辉灿烂的历史,而是因为美国人通常以自己取得的成就而自豪或为荣,不会因为身处某个伟大或光荣的团体或国家而自豪或为荣,当然也就不会为美国政府而自豪或为荣了,所以美国人看上去没有那么爱国。

(4)政府自己各个部门还互相骂。三权鼎立的总统和国会的众议院就经常开骂。在美国政府部门工作,被骂是司空见惯,家常便饭。不被骂,就不正常,就可能有问题,就会有人开始调查。政府知道他们的工作不能让所以人都满意,耳朵应该都有老茧了,只有“状告”政府,才会引起反应和注意。这也是为什么连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也毫无忌讳地骂美国政府,即使狗血淋头,美国人也不在乎,简直连隔靴挠痒都算不上,骂美国政府其实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就如同对着石头狮子在骂一样。

(5)大多美国政府工作人员或政客的涵养还是较高的,相对于被民众扔鸡蛋或鞋子,被骂几句,算是轻松多了。所以常常骂不还口,即使骂错了或被误解了,难以解释清楚,也只好抱着“夏虫不可语冰”的心态,笑对民众。要想骂急美国政客,还是不太容易的,即使是鲁迅再世,也会被气死,因为他骂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就只能是他自己的一种感觉,在美国很少有政客会往心里去。

为什么国人喜欢骂美国政府?

前面我们对美国政府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有了一定的了解,它的一个特点是可以随便骂。民众对政府官员的态度:“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但美国民众也并没有常常骂美国政府,不是他们不敢骂,而是觉得骂没有用。

有人说中国人爱骂是因为中国的阶级斗争的仇恨教育造成的,但同样教育下也有很多不喜欢骂人的。

也有人说,中国人的人生价值没有投向外在的自然界,不在于对自然界的冥思,不是找寻内心深处的自己,同国外基督教“罪”文化不同(人生来有原罪,很容易犯错,有错说声抱歉),中国人的“耻”文化是:每个人不能有错,有错是可耻的,因而有错也说不得。中国人是在别人的评价里找到自我的,很少关注自己的内心客观需求,这就会表现过分的要面子和虚荣,物质或表面的攀比和追逐。所以被别人骂那是一件丢人的事,因而也觉得骂某人是对某人最重的惩罚,骂美国政府是对美国政府最大的羞辱。

但我觉得在信息爆炸的年代,应该通过有效的信息来辨别事物,掌握事物的客观需求,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么喜欢骂美国可能是因为过度的勤奋。我们通常自豪地说我们是勤劳和勇敢的民族,西方人和美国人看起来不那么勤奋。适度的勤劳是为了得到必要的物质条件和万物一起快乐地享受生活,并能有精力适当提高文化修养和精神生活,感悟人生。但过度的勤奋,无非是想获得不该属于自己或没有必要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可能得不偿失或事与愿违。长期的过度勤劳,精神疲惫和空虚,戾气太重,总想找一个能骂和该骂的对象,美国政府刚好是一个最佳选择。

但当对美国政府有了清晰地了解之后,很多国人可能态度会改变一些,因为对着石头骂是激不起任何波澜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