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认为,习近平不愿放弃创造新意识形态丶将中国打造成世界霸主的尝试。(资料照,AP)

毛泽东所说的「天下大乱,天下大治」,天下只是指他统治的中国。而习近平的天下,早已溢出中国的范畴,俨然要席卷世界。

习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说:「一百七十多个国家领导人和四十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以电话丶信函丶声明等方式对我国表示慰问和支持。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努力防止疫情在世界蔓延,不仅是在对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是在为世界公共卫生事业作贡献。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采取的坚决有力的防控措施,展现的出色的领导能力丶应对能力丶组织动员能力丶贯彻执行能力,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为世界防疫树立了典范。」习近平不以武汉肺炎为耻丶反以武汉肺炎为荣,仿佛中国不是祸害世界的根源,而是拯救世界的先锋;仿佛自己不是玩火自焚的暴君,而是力挽狂澜的超级英雄「中国队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医院为医护人员加油。(资料照,美联社)

与邓丶江丶胡等前任相比,习近平不愿放弃创造新意识形态丶将中国打造成世界霸主的尝试。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代表极左派的江青等「四人帮」被清洗丶文革惨澹收场之後,具有强烈宗教性的毛主义暂时偃旗息鼓。邓小平丶江泽民和胡锦涛放弃征服人心和输出革命之企图,也放弃重塑官方意识形态的雄心壮志。邓小平的「猫论」和「摸论」,是其实用主义的体现,可安慰文革後残破的人心,却不足以征服和撩拨人心;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企图解决马列原教旨主义与中国现状之间明明可见的矛盾,却自相矛盾,在民间沦为笑柄;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符合技术官僚按部就班的个性,更显枯燥乏味。相比之下,习近平的「梦论」跟毛泽东「超英赶美」丶「中国是世界革命的中心」的豪言壮语丶开天辟地的想像有更多相似之处。

习近平号称要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也就是说,中国模式是唯一的康庄大道,唯一的「王道」。「全球命运共同体」的实现遥遥无期,「武汉肺炎共同体」却率先实现了:在中国之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依次排名为:韩国丶意大利丶日本丶新加坡,还有泰国丶柬埔寨等惟中国马首是瞻丶纵容中国警察入境绑架流亡人士的中国的东南亚「准殖民地」。这些国家受武汉肺炎之害最烈,不是没有原因的,它们要麽是精神和文化上「脱华」不足,要麽是贪恋中国游客的消费和中国政府的投资,要麽是「一带一路」的积极参与者,它们都被中国这个无边无际的黑洞吸入其中,成为「武汉肺炎共同体」之一部分,真是贪心不足,自取灭亡。

不仅国家如此,国际组织更是纷纷呈现「中国化」之趋势。《新美国》杂志发文披露,中共将其长臂伸到联合国各机构及其它国际组织内,并要求所有在国际组织任职的中共官员绝对服从党的命令,这与国际组织的「超越国家利益的职务要求」相冲突。中共更已将其代理人安插在整个联合国和「全球治理」机构中,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丶世界银行等原来西方独大的机构亦逐渐沦陷。

APEC经济领袖会议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IMF总干事拉加德并肩。(资料照,AP)

二〇一七年七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於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後,获得了主管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DESA)的权力。《外交政策》报导,刘振民领导的DESA,正在帮助中共向发展中国家兜售「一带一路」。该机构在刘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一块「准中国(中共)领地」,支持北京在全球发展领导地位的主张。

习近平痴迷於「全球治理」,北京外国语大学遂奉旨设立「全球治理学院」,培训大批中共代理人,渗入所谓的「新世界秩序」机构。

此次武汉肺炎疫情失控,习近平政权首当其冲要承担第一责任,与习近平政权沆瀣一气的世界卫生组织则要承担第二责任。世卫组织俨然是中国共产党的海外分部,世卫组织秘书长谭德赛俨然是习近平如臂使指的党棍。有中国网友哀叹说,中国人从五四时代开始追求德先生和赛先生,求之不得,结果来了(谭)德赛先生这个祸害。

习近平担任盟主的「武汉肺炎共同体」堪称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国际机构,还有哪些国家和国际组织愿意加入其中丶与之同享荣华富贵呢?(相关报导:新新闻》习近平为什麽赌上疫情蔓延拚经济︱更多文章)

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