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辩网 2020-03-06

摘要:
反对比反对的内容还要重要。反对根底上是一种不服从。
要警惕种族歧视的表达,它不会让我们的反对更有力量。
我们反对,就要通过游说,通过抗议,通过法律行动,去影响政策的制定,或者改变政策,以一种有格调的方式,达成我们的目的。唯有这样,我们的反对才是坚实的,可以持续的,也是与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念一致的,不至于愚蠢的处于道德洼地上,进而被民粹化的看待,也不至于引起种族仇恨。
根据主权在民的原则,显然是否允许移民,允许什么样的人移民,国民不仅有话语权,而且应当由国民基于民主原则说了算。
从我个人价值观来说,我希望我们的移民政策,应当提高移民⻔槛,我们吸引移民不是搞慈善,吸引的人应该是我们国家真正缺乏的,特别是高精尖的技术人才,当然财富移民也可以,进来之后也不能享受超国民待遇。同时我们应当堵塞漏洞,在就业等环节对非法移民进行严格限制,不能允许他们和国民争夺工作岗位,对于超过签证期限非法居留者,应当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最好将其驱逐出境,哪怕给他们少量经济补助,或者依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这也是主流国家普遍的做法。

尤陆沉/撰文

谈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声明,我反对这个垃圾条例,坚决反对。它有太多的bug,只要瞅上一眼,那种符合某主意初级阶段的粗糙、颟顸混合着对民意的不屑就扑面而来。
但在这里,裤衩我先给它留着。
我今天谈论的是我们反对的格调。这种垃圾条例,它被贴出来然后被清一色反对刷屏,甚至掀起网络狂飙,
很正常。如果我们感到了痛,却连反对都不敢说,却连反对都不会说,届时我们这个族群的标签将不再仅仅是怯懦,而是愚蠢又怯懦。当然,愚蠢常常是因为怯懦引致的,这是题外话。

一定意义上,反对比反对的内容还要重要。反对根底上是一种不服从。
我赞赏这种反对,因为这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客观上也是在为一个族群争族格,当然你也可以说民族都是虚化的,也是落后的意识,族格更不存在。这个不必争论,它是一种个体的感情,无法证伪。即便美帝这样的熔炉,也有人说形成了美利坚民族(nation),但也有很多人厌憎这个称呼。
我只是想特别提醒大家,要警惕种族歧视的表达,它不会让我们的反对更有力量。
我刚才说过,反对比反对的内容重要,这里我再加上一句,反对的格调又比反对重要。
我之所以提醒要警惕种族歧视的表达,不只是狡黠的在策略性的看待这个问题,而是它确实也是一种现代社会的基本的道德伦理。如果突破它,没有谁是真正受益的。
但所有种族和民族都平等,是否意味着国民不可以反对移民?是否意味着在反对移民时对特定种族不可以区别对待?
这两个问题,基于不同的价值预设,恐怕争议会很大。

这里我将从两个角度来谈谈这俩问题,一个基于价值视角,一个是基于权利视角。价值有很多,比如平等、公正、效率、利益等等,每个人看重的都不一样,但权利不是,权利是确定的,无论你喜欢与否行使与否,它都是你的权利,任何人在权利范围内行使权利无需承担责任,权利是与实在法联系在一起的。正因为权利才是合法行为的最大公约数,所以这篇文章主要还是从权利角度来谈论这个问题。
从权利视角,这里我先给出确定的答案,我认为国民有权利反对移民,也有权利对特定种族区别对待—-尽管它可能不符合平等的价值。
先来说一下为什么国民有权利反对移民?
大家都承认国家是一个有主权的政治实体,它有权力允许或者拒绝别人进来,这是主权最基本的衍生权力,如果抽去这一权力,国家就没有了边界,国家也就不存在了。这个应该好理解。那么根据主权在民的原则,显然是否允许移民,允许什么样的人移民,国民不仅有话语权,而且应当由国民基于民主原则说了算。
为什么在移民问题上,应当适用民主原则而不是强调共和或者宪政精神呢?因为一般来说,它并不涉及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问题。现在世界上总共有200多个国家,除极少数无国籍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国。不存在一个国家不允许移民,就等同于剥夺少数移民者的球籍问题,不存在剥夺移民者的基本人权问题,自由迁徙权是国家这一政治实体内的权利。
说起来每个国家就像一个微信群,是封闭性的,进入都是有条件的。不符合条件就不允许你进来,没什么道理可讲。要是一个屌丝说马云马化腾他们的群,不允许他进去是歧视他,是侵犯了他的权利,是不是很可笑呢?
所以,国民有权利反对移民,甚至根本无需正当理由。他可以害怕别人抢了不多的就业机会,也可以担心狼多肉少更难找媳妇,或者他就厌恶他的祖国成为一个人种混杂的彩虹国家。理由有很多,有的不足为外人道,重要的是他有权利反对。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一旦国家允许移民,也设置了相应的⻔槛,那么政策能否对特定种族加以区别对待?
关于这个问题呢,我想先谈点自己的看法,也就是符合我的价值观的看法,但我必须声明,价值观只是我个人的,它不是一种强行性的法律规范。我认为最好怎么做应当怎么做,不代表它必须这么做。

从我个人价值观来说,我希望我们的移民政策,应当提高移民⻔槛,我们吸引移民不是搞慈善,吸引的人应该是我们国家真正缺乏的,特别是高精尖的技术人才,当然财富移民也可以,进来之后也不能享受超国民待遇。同时我们应当堵塞漏洞,在就业等环节对非法移民进行严格限制,不能允许他们和国民争夺工作岗位,对于超过签证期限非法居留者,应当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最好将其驱逐出境,哪怕给他们少量经济补助,或者依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这也是主流国家普遍的做法。
在此基础上,我们的移民政策完全不必考虑族裔背景,一视同仁。这种非歧视性原则是符合联合国宪章宗旨的。也是与我个人价值观一致的应然的移民政策。
但是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国民无权要求政策的制定对特定种族区别对待。相反他们有权利这样做,政治上虽然有点不正确,但更合乎现实,而且也是多数国家所践行的。
就不说美国原来的排华法案了,也不谈过去的白澳政策了。就说现在,特朗普对所谓“粪坑”国家移民的厌憎,很难说没有种族主义的情绪在,一个欧洲白人移民美国肯定要比其他人种的人更容易,澳洲也是一样。政策貌似是一视同仁了,但实操上区别仍然是明显的。
另外对民族国家来说,对自己的后裔,允许其回流父母之邦,对他们设置较低的⻔槛,也是通行做法,就像以色列和波兰所做的。
这种做法,你可以说它不够平等,但合乎人性。和平时期,吸引移民本质上出于利益考量,如果把人吸引进来,成天鸡⻜狗跳龃龉不断,那就南辕北辙了。而能否和睦共处,族裔背景又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了,因为族裔背景相同往往意味着文化背景相同,文化背景相同,冲突就会少很多。

而且国家是一个建构的政治实体,他不是天然就存在的,它往往经历了漫⻓的建构过程,这期间有过战争、灾难、屈辱、辉煌,而这些都凝结成了历史。历史就是一个族群内所有人共享的记忆。相同族裔背景的人,其祖辈参与过这个国家的构建,或许有过牺牲和奉献,筚路蓝缕走到现在。这些东⻄集合在一起,会形成一种有点排他性的情感。国家就像一个人和的公司,它不是简单个体与个体的累积,而是一群有共同记忆的人构建的,有基本的人身信赖才可以维系。
这种感情再正常不过,我也不认为这种感情仅仅用狭隘就可以评价的。
所以叨叨了这么多,我无非就是想表达两个观点,一是国民有权利反对移民,也有权利对特定族裔的人区别对待,这种区别对待既是主权在民原则所决定的,也是现实中多数国家所实行的——尽管它政治上不够正确。二是应该反对种族歧视,不要使用侮辱性称谓,它除了宣泄无力感的情绪,对阻止政策出台并无裨益。
事实上,无论哪个族裔的人,都希望过更好的生活,国人希望往美加跑,部分黑人愿意往中国来,道理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跑到美加的国人是带着大量财富和知识去的。而跑到中国的黑人很多是我们花钱请来的。
所以不要针对黑人,他们并无过错,我们反对的也不是黑人来我们国家,地球村时代,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关上国⻔搞发展,我们反对的是低⻔槛给外国人永久居留的权利,反对的是现实层面无处不在的超国民待遇政策。
我们反对,就要通过游说,通过抗议,通过法律行动,去影响政策的制定,或者改变政策,以一种有格调的方式,达成我们的目的。唯有这样,我们的反对才是坚实的,可以持续的,也是与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念一致的,不至于愚蠢的处于道德洼地上,进而被民粹化的看待,也不至于引起种族仇恨。
最后我想忠告某些肉⻝者,不要以colonial心态来治理这个国家,不要意图把中国搞成一个移民国家,不谈别的,仅仅几十年的野蛮计生对这个族群所造成的精神创伤,就堵死了这条道路,如果移民政策⻔槛不够高,任何引进非华裔移民的政策都会撕裂这个族群的伤口。

很多人看到了美国的强大,就想当然认为多元是强大的原因,他们却没有看到多元的欧洲面临的困局,美国最早是一块殖民地,引进黑人不是因为慈悲,同样欧洲列强作为殖民主义的先锋,他们今日的困局既是对近东和南亚次大陆殖民的历史报复,也是二战后为发展经济而引进的人力资源的后果。他们曾经受益于此,承担必要的代价也是正常的。
没有殖民历史和贩奴历史的中国,不必背负亏欠的十字架。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对更不发达国家进行适度援助,并且真正让援助惠及人民,这才是正道,而不是愚蠢的降低移民⻔槛,把吸引移民当成慈善来搞,满足一时的万国来华的虚荣心,贻害无穷。

某种意义上,东亚社会是个很脆弱的社会,禁不起冲击。欧美国家移民虽然多,移民引起的文化冲突也不少,但白人的自信心仍然是最强的。他们仍然可以俯视别的种族。在矛盾到达临界点之前,我相信他们有办法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不行,我们网络上虽然充斥着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但更像是对无力改变政策的情绪宣泄,是失败者无奈的愤怒。
可以说我们缺乏应对冲击的能力。
我们这样一个社会,本应该专注于解决国内问题,深化改革、固本培元,休养生息,培养社会生气,让人口生育率尽快恢复到自然更替的水平。华夏文明几千年之所以没有断绝,不是它有多强势,而是人口多。现在这么惨淡的生育率,哪能禁得高生育率种族的冲击?
古人说一言可以兴邦,一言也可以丧邦,一个法规的出台更应该慎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