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荣举:怀念台湾人权与民主英雄——我的台大法学院学长曾群芳

Share on Google+

曾群芳老先生

邱荣举
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

2020年2月19日三更半夜,我突然从line中得悉曾建元博士/教授的父亲曾群芳老先生93岁辞世的讯息。真是晴天霹雳!令人哀痛、悲伤、不舍……。曾老是我在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的学长,我与曾老的关系有两个方面,一是曾老的儿子曾建元博士/教授,是我在台湾大学一起共同开授课程的同事,及我是台大客家研究中心主任,他是副主任。二是曾老是我伯父廖运潘在台湾大学法学院的老同学好朋友,他们都是台大的杰出校友,也都是我在台大法学院的学长。因此,我与曾建元博士/教授及其家人,相当熟识,多次前往曾家拜访,也常受邀欣赏曾家兄妹在国家音乐厅展演的音乐会和曾老的生日宴聚会。基于这种因缘,曾老的辞世,我特别怀念、哀痛,……万般不舍。还好难得的是曾老是五福全归,极美满幸福。

曾群芳夫妇伉俪情深,持家有道,真是“教子有方!”他俩教导子女,尽心尽力,栽培子女,五育并进,特别是着重文化艺术的长期培养与投资,因而其子女个个优秀,长子曾建元是博士/教授,媳妇周静妮是极优秀的法官,长女曾士珍是博士/音乐家,次女曾怀慧是摄影家,三女曾薰慧是博士/教授。举例说明:他们的独子曾建元,是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的法学博士,在高中时期就是著名的文艺青年,大学时代是台湾学生运动领袖群中之健将。他是我在台湾大学的特别优秀的博士班研究生和好学弟。他天资聪颖,才思敏捷,努力认真,家教极好,品学兼优,多才多艺,尊师重道,谦虚有礼,有情有义,孝顺父母,且热心公益,常帮助急需要帮助的人。他获得台大陈维昭校长颁授的“台大杰出青年奖”,相当难得。他在获得台大的法学博士学位后,先后在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专任副教授,也在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多年,与我是同事,在台湾大学共同开授《台湾法政专题》、《台湾宪法变迁与政治发展专题》、《台湾政治史专题》等课程,开课绩效卓着,且担任台大客家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兼副主任,表现杰出,独树一格,可圈可点。真是“虎父无犬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比一代强。

曾群芳的一生,跨过两个时代,他是大时代转变的见证者。曾群芳的家族,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新竹州的望族,早期祖先来自广东。曾老是新竹州立新竹中学校毕业的杰出校友,后来到台北念书与发展。他在台湾省立法商学院(原台湾总督府立台北高等商业学校、台北经济专门学校)并入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的转型时期,对于政府、执政党的粗暴对待,为了保障原教职员工生的基本权益,曾群芳和当时著名的学生领袖所发动的抗争,使得台大法学院不得不对台湾校园人权与民主多加重视。再者,当时的台湾大学,是各方菁英汇集之地,台大法学院更是台湾学生运动的最重要基地,各级学校的学生代表曾来此群聚开大会,且有政治行动,曾群芳是当时主要的学生健将,他与一群台湾青年,风起云涌,历经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统治的洗礼与淬炼,共同关怀台湾政治发展,有远大的抱负与政治理想、狂热的革命行动及若干英雄事迹。这些先知先觉者忧国忧民,共同奋起救亡图存,热血澎湃的台湾青年,勇猛精进,冲决网罗,他们在大时代转变中所写下的台湾政治史,实在是令人惊讶而刮目相看。

战后台湾曾有40多年的动员戡乱时期,38年多的戒严时期,40多年的白色恐怖统治时期,这三种时期的交集,就是38年多的戒严时期。曾老生于日本时代,接受过日本高等教育,历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是我台湾大学法学院的老学长,他在战后台湾的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政治案件中,经历数十年的悲惨岁月,这种惨痛的经验,他不能、不敢、不愿、不忍心让自己的家人和其他亲友担心忧虑,一直隐忍到看到自己的儿女,长大成人,和他一样极重视台湾人权与民主,且对台湾法政方面已有相当的认识与优质的素养,父子在台湾政治议题的讨论与激烈争辩中,始透露一点他在青年时期的伟大政治理想、狂热的政治行动及若干英雄事迹,这使得他的独子曾建元极为惊讶与佩服,原来他老爸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了不起的、极其悲惨的英勇故事。

曾建元博士/教授具有相当深厚的法政素养与丰富的教学经验,确实是一位颇具声誉且受各方好评之著名的中青年学者。他注重学术与实务,努力认真从事学术研究,著作丰富,且主动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已有相当难得的成就与贡献,是一位相当杰出的中青年学者。今年(2020年)他又受聘在国立中央大学任教,开授《公共政策》课程。另外,他也在相关的著名智库如台湾智库、华人民主书院等扮演者领导者的角色,绩效卓着,在国内外的法政领域是相当知名的学者。奈何,由于他坚持政治立场超然,重视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虽然他跟他的父亲一样,追求政治理想,充满热情,顾台湾重人权,英勇参与台湾民主改造,有所为有所不为,因而也常在政治党派的恶斗中遭受到流弹的波及,被误解,或被牺牲、被迫害!但是他仍然追求真理,坚持公平正义,无怨无悔,英勇前进,堪称“台湾人权学者”!

曾建元博士/教授和我一样,皆是战后台湾政治受难者之子。他对转型正义、台湾法政问题、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政治案件等,着墨极多,有极丰富的专业素养与丰富经验,在国内外极为著名,且常义务帮忙中国民运人士、异议人士、政治受难者及其家属,出钱出力出脑筋,极受政治受难者及其家属赞佩、感动、感谢及感恩,这也是他的一大特优之处。他们父子俩都实践了台大校训:“敦品励学,爱国爱人”,颇受各界好评,值得高度肯定。

2001年3月9日,台大法学院有一群早期的毕业校友回母校,有曾群芳、陈英泰、廖运潘、林涂生、陈炳基等人,他们结伴共同回到台北市徐州路21号的校园。犹记得当时许介鳞院长赴日本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因而由担任台湾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的我,代表院方负责热烈欢迎与接待这几位老校友回母校,当时有曾建元、曾薰慧兄妹等人共同陪同,他们先在校园中巡礼,很高兴地在前排教室内,回忆当年学生时代的快乐情景,然后在行政大楼2楼的贵宾室座谈,在弄春池畔谈笑风生忆当年,最后到对面的台北市长官邸艺文咖啡饮茶谈天说地。2014年,国立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正式挥别台大法学院旧址,全部迁回台大校总区内,当时我又担任台大社会科学院副院长,8月26日那一天,廖运潘、曾群芳、徐松珍、张进兴、刘长韬等学长,也是受邀回来台大法学院共同见证与送别的校友代表,曾建元博士/教授也在一起共襄盛举。那美丽动人的欢乐画面,标志着两代台大法学院校友的喜乐、交流与传承。

我与曾建元博士/教授,相识与共事有二十几年,深知其人品一级棒,好学不倦,博学多闻,乐观进取,生活快乐美满,极为幸福。其法政专业特佳,他的人文与社会科学方面的学养极丰富,着重时事发展,学术与实务两者兼顾,已有相当丰硕的研究成果,且有极多的实务经验。他有慈悲心、同理心,常协助政府、政党、智库及几个大学,共同做好国际学术文化交流,常前往中国、香港、澳门、美国、欧洲、澳洲、日本、韩国、印度、东南亚国家等,参加学术研讨会及专题演讲;他常帮忙接待外宾,并特别爱护、鼓励、指导及协助青年学子,其“热心公益,乐于助人,慈悲为怀”的美德,得到其父母的真传,令人赞赏而刮目相看!

我的台大法学院学长曾群芳,在战后台湾从威权政治渐转为民主政治的过程中,见证了大时代的转变,他在青年时期为了台湾的永续发展,也为了替台湾人民谋幸福,曾冒险犯难,努力打拼,他与一群战友有共同的政治理想、狂热的政治行动及勇敢的英雄事迹,奈何,韩战爆发,时运不佳,国际政治局势发生巨大变化,他历经千辛万苦,吃尽了苦头,颠沛流离,堂堂一个极优秀的新竹中学校毕业的台大高材生,为了要解救台湾、爱护同胞,居然被追捕而被迫政治逃亡,曾沦落到靠着喝馊水维持生命捡回了一条性命。他有过这一段不堪回首、难以启齿述说的悲惨故事,实在是令人佩服其胆识、能耐与英勇,但也深感不舍……

曾群芳学长曾经有过的革命史,轰轰烈烈,多彩多姿,九死一生。语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可说是一位优秀的台湾知识份子,极务实的成功企业家,极低调的政治受难者。一生淡泊名利,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创一格。在台北的国家音乐厅中,他家在台上展演的有三人,全家出席,台上台下,也常邀约许多亲朋好友,共同欣赏,曾群芳学长贤伉俪,有说有笑,热闹非凡,极有成就感,实在是不简单!真是棒!我们受邀参加分享喜乐,也常为他们的精湛才艺与杰出成就,感到高兴而赞赏有加!现在曾建元博士/教授还担任台北世纪合唱团的团长,忙得不亦乐乎!这真是一个极为独特难得的文化艺术家族,是曾群芳贤伉俪的杰作与重要成就,堪称“台湾典范家族”,实在是幸福美满,真是令人赞佩与羨慕。

据说:智慧圆熟、足智多谋、精明能干的曾群芳学长,90多岁时,仍然思维清楚,行动方便,且颇懂得企业经营之道与投资理财之术,这一点让其博学多闻有法政专业极其热心公益的学者型独子,“赞叹不已!望尘莫及!”

敬爱的曾群芳学长/曾老,美丽的人生,美好的一仗,已经打完了。建元跟我说您的一生,生活快乐,三代同堂,五福皆有,极为美满幸福,全家人也深感安慰!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已可了无牵挂,走上快乐天堂,极乐世界。

呜呼!战后台湾人权与民主英雄──我的台大法学院的曾群芳学长,请安息吧!呜呼哀哉!尚飨!

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 邱荣举 泣述

2020.3.1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6/2020

阅读次数:5,4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