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隼度假别墅 2020-03-14

纯以证据说话,对疫情的认识有个逐步深入的过程,根子不在武汉。

以下为高小勇教授的分析。

(一)大咖揭秘

最近一位自称是国务院医改咨询委委员名叫华生的人,指控武汉当局无法无天隐瞒疫情,导致了我国不得不开展代价巨大死伤惨重的大国战疫。

华生因为之前与北大教授张维迎争抢价格双轨制发明权而弄得有些声名狼藉引起过我注意,也因为他提及的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我也熟悉,据我了解,咨询委里有三两个经济学家,他仅是其中一个不懂医改很少与会的挂名的打酱油的人。他以了解内情人披露内情方式撰文分析这次疫情演化发展,自然引起很多人注意,我也好奇。

华生2020年3月1号晚上23点59分开始,在其认证微博上发布了《疫情预警的第一道防线为何形同虚设》为题的系列文章,指控武汉当局无法无天隐瞒疫情,酿成滔天大祸。

国家领导人1月20号深夜批示:“谁为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那么华生深文周纳的指控是否可以把人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还是指鹿为马呢?

(二)华南海鲜市场的含义

华生迄今为止关于疫情的文章主要指控武汉湖北2019年12月31日前隐瞒疫情,以及病毒人传人事实,酿成后来疫情失控,导致高层后来不得不发动人民战争,进行代价高昂的大国战疫。

那么,武汉当局要隐瞒的12月31日前疫情是什么情况,有证据判断病毒人传人吗?

有据可查的事实是,武汉卫健委12月30日的紧急通知描述当时情况如下: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武汉卫健委通报的情况是虚假的吗?我对有关事实进行检索后认为基本是真实的。

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是这次抗疫的主力医院。后两家医院两位负责人张继先和张定宇被政府记功表彰。他们有据可查的事实可以印证武汉卫健委通报情况属实。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离华南海鲜城仅有一公里多,疫情首当其冲。从财新报道的时间线看,也是武汉中心医院最早出现疫情苗头,疑似病人也最多。这家医院有记载的事实是:12月15日接诊一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65岁疑似患者;24日患者样本发广州检测,27日收到回复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同日又接诊一名疑似患者,样本当日发北京一家公司检测;29日接诊四名疑似患者。

武汉中西医医院的记载是:12月26日接诊一对老夫妇。肺部CT片出来后,这次抗疫的国家功臣张继先医生觉得不对,这两张片子的影像表现与普通肺炎有很大区别。详细问诊后她得知两位老人的儿子一直近身照顾,但没有任何症状。出于惯有的谨慎,张继先还是坚持让他做了CT检查——肺部已经出现相同感染。“一般来说,一家来看病,只会有一个病人,不会三口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传染病!”很快,一个同样也来自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病患加重了她的疑虑;12月27日,张继先将情况上报给院感办和院长夏文广,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12月29日下午一时,在各科室专家的联合讨论会诊中,医生们发现,除了症状类似,这些病患的大部分人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院方决定,这次直接跨级向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12月31日由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组成的专家组,正式入驻张继先所在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武汉金银潭医院记载的事实是:2019年12月29日,7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转入湖北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这些病患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

(三)武汉湖北当局早知人传人?

从三家医院有据可查的事实可以证明,武汉卫健委12月30日情况通报的患者人数,以及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说法应该是符合事实的。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一,病例几乎完全来自华南海鲜市场,证明武汉卫健委当时无明显人传人现象判断并没有错误。华生指控说:“后来的多个消息也表明,12月份的首批病例中,有约30%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我们不知道武汉和湖北方面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咬住这个市场,并在后来把与这个市场有联系与否作为判定是否纳入病例的关键标准,并影响了后来1月份又一个关键20天的信息发布。”但对照事实,华生说12月有百分之三十病例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说法是故意混淆事实。

华生引用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1月24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回溯性论文。论文分析了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1月2日期间在武汉市入院的首批41例确诊感染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发现其中有13例病患不曾去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注意,黄朝林等所说的病例数与武汉卫健委通知所说的12月31日27例并没有矛盾,因为黄朝林的时间段多了两天;另外黄朝林等说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有13人(12月1日出现的第一例应包括在内)。黄朝林等人的论文与高福院士论文一样,是回溯性的,是根据后来情况以及潜伏期情况倒推以前是什么情况,比如他们以12月16日的调查开始,可能根据某个患者情况减去14天潜伏期大概就是12月1日。但这并不是武汉卫健委当初就知道的情况。武汉卫健委根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病例通报说病例主要来自东南海鲜市场,无明显人传人现象并无不妥。即使有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一家三口病例证明传染性,但由于一家三口都在海鲜市场,如何能证明是人传人还是都被动物传染呢?华生用黄朝文等回溯性论文以及不可比的时间段,严重指控武汉卫健委隐瞒病毒人传人事实,实在是深文周纳,用心罗织。

二、华生指责武汉当局非法送检样本。但从武汉市中心医院两次送检记载看,这完全是医院与检验单位的合作行为,不合法但是现实规则。如果是武汉当局为隐瞒国家检测的作为,还需要医院三番五次电话催问上级单位赶紧提供支持吗(财新时间线)。

从武汉中西医结合记载的事实看,12月29日,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才决定跨级向省市疾控中心直接报告该医院发现,省市两级当日做出反应,派出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多家单位到该医院会商;并于30日完成了“省、市、区疾控中心联合调查组”《关于医院报告华南海鲜市场多例肺炎病例情况的调查处置报告》(该报告后来在“知识分子”公众号上被截屏显示),武汉市卫健委当日就发出紧急通知。说武汉与湖北当局很早就费尽心机隐瞒,这种无中生有指控需要多无耻才能做出。

(四)武汉湖北央视设局国家卫健委?

华生在3月11日和3月14日又在自己微博发出关于疫情的内幕文章。除了言辞更夸张更义愤填膺更阴谋论和指控更严厉外,没有新的事实他的指控。

3月11日,他指控名单上除湖北和武汉当局外、还增加了中央电视台,指控他们与湖北和武汉当局合作关系非同一般。华生为什么要指控央视呢?

他把自己的写作,预告得充满政治险恶和复杂,仿佛在从事一项极其危险悲壮的伟大事业。但明眼人看不出他骑在一头死老虎上有什么危险。湖北武汉之前的主要领导已被免职,华生怎样指控他们都不会被反驳。华生深文周纳非常用心在把疫情发展成为大国战疫的责任妥帖地安放在死老虎身上,让没有脱身的人脱身。他继续加重对过去的湖北和武汉当政者的指控,而且指名道姓,说他们无法无天蓄意隐瞒疫情。

华生3月8日发文指控新的证据是武汉湖北方面一直隐瞒疫情,直至被国家卫健委专家组12月31日近似飞行检查才发现。

但华生指控被事实直接打脸。有据可查的资料表明,央视曾在2019年12月31日十点过和十一点过的两次报道说,武汉卫健委发布不明肺炎紧急通知,国家卫健委派出专家组到达武汉。央视这个报道客观上证明华生的指控证据不成立。武汉并没有瞒报疫情,否则发什么紧急通知呢?恰恰是这个紧急通知让国家卫健委派出了专家组。最近新华社驻湖北记者廖君在接受光明日报一次采访中也无意证实,“2019年12月30日晚7点,获悉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下发的两份红头文件后,第一时间上报给分社社长唐卫彬和总编室值班领导。在分社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多种渠道证实,发出了关于武汉此次疫情报道的首篇稿件,同时也是首篇“内参”稿件”。

12月30号武汉卫健委就对疫情发出紧急通知,华生怎么面对这个悖论呢?他可能也发现3月8日发布的文章文章有重大破绽。想了几天之后,他在3月11日发布文章里干脆指责央视和武汉湖北有猫腻,用这样的方法来消除悖论。于是他不得不指控央视。估计华生不知道廖君对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所说内容,如果知道,会把新华社廖君一并指控。那么华生对央视的指控逻辑上能站住吗,事实之间构成证据链吗?

华生内幕文章这一小节文字不多,但心机很深。首先,他利用在国家卫健委人熟的优势,描述了外人不知的大量细节。比如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乘坐早上几点航班,飞机的航班号等等。营造了一个让人感觉叙述真实的环境,然后直奔主题,剑指央视12月31日报道武汉卫健委紧急通知和专家组去武汉的消息,精确列出两次报道时间。并利用央视报道中提及的消息来源是武汉和湖北宣传部。指控武汉湖北方面和央视配合做局,以此洗白之前的非法瞒报。文章由于前面细节描述真实,为文章后面对央视与武汉湖北勾结的指控也抹上了真实的色彩。

诚然,了解央视的人都知道,台里大大小小头目都为采访报道方便愿意与地方宣传口保持良好关系,事实上,目前记者也缺乏主动发掘新闻的动力,愿意地方宣传口提供报道线索。武汉这则消息完全有可能是当地宣传部门提供的线索,但也可能是其他方面提供的线索,比如国家卫健委或新华社。

但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心隐瞒疫情的武汉湖北当局愿意让央视和新华社把这则消息广而告之吗?说武汉湖北此举是为了遮掩此前的非法隐瞒,那武汉卫健委为什么要发那个紧急通知呢?

华生说,武汉卫健委紧急通知是内部的,他推测是武汉某个深喉私自粘贴网上被深夜上网的高福院士发现,才导致国家卫健委第二天派出专家组的。

对言之凿凿的华生我想弱弱地问一句,你国家卫健委很熟悉,狐假虎威,暗示自己手眼通天,为什么不见你问过国家卫健委的熟人,他们是否收到过武汉卫健委这份紧急通知或报告?

我想我是有理由质疑这一点的。华生说,高福院士12月30日深夜在网上发现这份通知,深夜打电话到武汉核实此事,深夜给同事和卫健委各位领导打电话,最后要深夜通知不同专家赶明天一早六点过飞机来得及吗?能买到机票吗,还是到了机场再买票?

事情会不会是国家卫健委白天就接到武汉卫健委这份文件,便做了安排。华生与国家卫健委如此熟悉,却未见他澄清过这个问题。

华生大概自知之明发现自己指控难以自圆其说,3月14日又发布第三部分,又扯出一家媒体:“12月31日上午10:16分,第一财经App与其官网同步推出“独家|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做好隔离 检测结果将第一时间对外公布”的新闻。文章开头便是,“30日晚间,一份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落款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的红头文件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第一财经记者31日早间拨打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热线12320得悉,该文件内容是真实的”。

华生在此刻完全乱了章法,没有人说这份文件真实与否,问题只是要你澄清:卫健委这份文件是否证明武汉卫健委在隐瞒疫情?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去武汉是否是因为收到这份文件去的武汉?

1月22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回答说:“李斌称,23天前,也就是2019年12月30日,我委获悉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第一时间派出国家工作组和专家组,实施国家和省市联动,指导支持武汉市全力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

摆出一副内幕权威人士架势的华生去澄清一下国家卫健委1月30日是如何获悉何时获悉武汉疫情这个消息很困难吗?需要写了长达三部分内容还在这里绕圈子嘛?

(五)武汉湖北当局计划组织非法检测?

华生3月14日发文丝毫不证实事实问题,继续无根据地加大指控。

华生说:“他们(武汉湖北)不仅早在“第一时间”,即12月10日左右,就应该知道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已经达到国家网络直报的门槛,知道12月15日之前就应该进一步申报病例,提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们前来进行现场查核。特别是12月20日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决定让各相关医院,避开整个国家卫健委的系统,不约而同地向不同的省市和不同的公司,递送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标本去检测,根本不是有人为他们狡辩的所谓医院的“常规行为”——对于武汉这样医疗资源极其雄厚、医疗水平居全国先进行列的大都市来说,他们会“常规”地遇到自己识别和诊断不了的“不明原因肺炎”吗?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武汉乃至湖北疾控和卫健委指挥下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行为。”

华生这一指控明显是混淆事实。他根据的是武汉金银湖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回溯性论文倒推的时间来指控武汉湖北规避回国家网络直报门槛,而且毫无根据把武汉市中心医院与检测机构的合作行为指控为武汉和湖北当局有计划有组织的行为。

他还迹近疯狂地指控说:“位于武汉全国一流的病毒研究所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是他们最后无奈之下,在12月30日,才刚刚给送去,检测工作则从31日才正式开始。至于隶属于国家卫健委的唯一授权单位中国疾控中心的病毒所,还要等1月1日才会由武汉、湖北方面提交样本,1月2日才能开始检测工作。这段全歼病毒于萌芽状况的黄金时间就是这样一天天,乃至一周周,被武汉和湖北方面耽误浪费掉了。”

他完全无视武汉和湖北方面12月29日在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会商疫情,第二天,也就是30号就将样本迅速提供给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检测的事实;以及国家卫健委专家组12月31号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就分离出病毒的事实。

华生如此罔顾事实,丧心病狂地深文周纳武汉和湖北当局,是认真负责的追责,为国家民族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吗?

目前已知的基本已知事实是,2019年12月31日前,武汉和湖北没有“有意迟报瞒报的政客”。恰恰是武汉卫健委12月30紧急通知,招来国家卫健委专家,在武汉金银湖医院第一次分离出病毒,并给之后基因测序确定新冠病毒提供了样本,也给1月7日政治局常委会汇报疫情提供了依据。是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总之,完全有根据推论,如果没有武汉湖北当局的积极工作和配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是很难在12月31日到达武汉当天,成功分离出病毒。

华生还会继续发文表演。但从他14号的文章看,他除了狐假虎威声嘶力竭外,不会有更多奉献。最后给人证明的是:我就是一个小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