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颐:隔着亚麻纱爱你们

Share on Google+

当你说着人生那么艰难
你不知道,我可以:

以意逆志地爱你——
隔着病的浓雾,仿佛可以柔软地弯腰
捡拾黄昏的松果

披戴亚麻纱的病身爱你们
风吹过来,如田园风幻灯片流转
一座乐园颓然而升
——我恹恹然,头倚旋转木马的桅杆
升降间听见乐声中
隐隐燃裂的品质像泪眼婆娑中的砲竹声:
有年兽——

我们还坐游园缆车,万物温煦
阳光是巨大的橘子形筛检仪器
拧得出汁——你不知道
一切都被容许了。
温煦的兽安详食草,仿佛不曾发生战事,一切完满
但我的骨头或许已然旋搅入牠们的毛理花纹

——无声的碎裂完满无缺。

我在漫长的行伍中流光力气
身体终于是轻的
我们都轻得可以省略
荒凉的城堡,坏毁的细胞,被阳光容许的艰难

或者自己也可以被轻巧地省略——
你们或许怨我,体弱,不合群
神态淡漠,蜷在自己世界里与你们相隔
而我咕哝:乐园和废墟是双面的三棱镜

当你说着人生的艰难
我面容冷峻只因
病身披戴一袭幻灯片般流转的亚麻纱

雾白,果篮上若隐若掀
危脆地掩护青苹和水梨甜美的暗中密谋
光滑的薄皮宛似我爱得轻薄
烛火还在摇曳
或许那是伊甸园匍行的蛇

我爱得深沉,像果核里的幽灵
隔着亚麻纱,滞重地以意逆志——

*2018年初六写,记病恹恹的家族六福村新年旅游。

来源:博客来

阅读次数:4,1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