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秋时节,在济南已感到燥热后的凉爽,而雾霾渐浓,农忙的气氛也被这灰蒙蒙的大气深重地阻隔在另一个世界里。

这天,突然接到张铭山来电,孩子要在9月19日结婚,邀请我到临朐倪家庄一聚。听后甚喜,欣然应允。在这样一个收获的季节里,64朋友的后代能够结出爱情的果实,作为长辈深感安慰。

铭山先生是山东临朐县倪家庄人,一生坎坷,89年民主运动期间,因感到县里响应太少,一种使命感促使他毅然站出来,在县城贴出支持大学生的字报,被当局抓捕,判刑2年。出狱后,矢志不改,仍然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和民运朋友联系甚广,参加过民主党组党、还在临朐县与姜福祯、史晓东等聚会纪念64、曾写过许多促进民主的文章在海外发表。

与当年的学生不同的是,这些已经从业的狱友,许多捕前就有了孩子,如济南的赵连全、邵凌才、孙宝华、陈胜利等,青岛的孙维邦、姜福祯、牛天民、陈兰涛等,为此他们就多了一份歉疚、责任和痛楚。张铭山也是在捕前就有了孩子。孙维邦、姜福祯、陈兰涛、陈胜利四位,都是他们在看守所被羁押时孩子才出生的。

近二十年来和铭山常有见面交流,或青岛或临朐或济南,在海边、在林间、在黄河岸、在泉水旁,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的畅谈,也甚随便。偶尔会见到他的夫人,我们倒是要多份敬重和热情,只为那份歉疚、为了在丈夫坐牢时,独自带着孩子的那份辛苦。看他们不弃不离、恩恩爱爱的,我们心里也很高兴。

铭山孩子结婚的消息在朋友中传开,大家很高兴,便商量着怎么去祝贺,一则祝福,二则也是各地朋友见面交流的机会,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过去捧场,我们要向世人证明:为正义坐牢的人,会有五湖四海的朋友。孙文广老先生知道后也要去参加的,但因为有人监控跟随,而且年事已高,长途颠簸,身体也吃不消,无奈作罢,只让我们捎去礼金,以表心意。

最近刚联系上的64狱友刘忠,和铭山不认识,因为他有车,所以我也邀请他去,他高兴的应许。山东的64狱友早期时主要在两个地方坐牢,一个是济宁微山县的岱庄监狱,一个是青岛莱西市的北墅,刘忠在岱庄坐牢,铭山在北墅,虽然两人不认识,共同的经历,便有着与众不同的亲近,正是:同是89一代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预计正常情况下,从济南到临朐走高速约2个多小时到,婚礼将在11点举行,所以我们早上7.30坐车出发,谁知将到高速入口时却遭遇堵车,只能慢慢地向前挪动,等到了入口处,发现因为有雾,高速路关闭。文章开头说到雾霾深重的阻碍,那是感觉,而现在的阻碍却是实实在在的。无奈调头走普通公路,糟糕的是,这个时间正是交通高峰期,等出了济南市区,已经快10点了,这期间青岛、枣庄的朋友已经到达临朐,来电话询问我们的行程,我只能惭愧的告诉他们:我们还没有出济南市呢。

出了济南市区速度就快多了,还见到久违的阳光,心情舒畅许多,大家的话也多了起来,谈得正高兴,突然遇到收费站,凌才愤怒呵斥,场面几乎失控。过了收费站,大家开始历数社会丑恶,感叹道德沦丧,无耻无底线,并探究根源。过了一阵,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有两位已经睡着。都年过半百的人了,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慷慨激昂,到了这把年纪也只能纪念般的偶尔为之。车,飞快地行使,一路的乡间风景急速而寂寞地向后退去。

我们还在路上,已经到达的朋友不断来电话询问行程,我们11点前肯定到不了了,只能嘱咐他们正常进行,不要等我们。到达临朐界,已经下午1点了,铭山的弟弟开车来迎我们,我们对道路不熟,他来领路,就顺利多了。我们到达后,一面祝福、一面为让他们久等而道歉。入席时,才知道朋友们为等着我们,竟然还没有开宴,这让我们很过意不去。铭山那边忙着启瓶倒酒,我们早已饥肠辘辘,那还顾得上喝酒,招呼一声,纷纷动筷吃菜。稍许,喜酒已经倒满在各位的杯中,大家举杯为新人祝福,也为朋友相聚、认识新朋友祝贺。

这次一共到了10位山东各地的朋友,分别来自青岛、烟台、枣庄、济南,其中有老牌的青岛民运人士姜福祯先生,从民主墙时代就开始了他民运的一生、89年我们一起坐牢、98年参与组党,让在座的朋友很敬佩。还有几位近几年比较活跃的朋友,也让人高兴,推进中国民主进程,正是有新人不断地加入,唤醒更多的民众,中国才有希望。让人称奇的是烟台的王意深先生,他带来了他的一对双胞胎孙子,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为婚礼增加了许多喜庆。

tu1

图一:左起巩磊、刘忠、秦志刚、邵凌才、褚庆界、郝兴利、车宏年、张世军、王意深、姜福祯、张铭山

由于我们开始的晚,其他席上的客人已经逐渐散去,而我们兴致正高,频频举杯、笑语不断,不知不觉已是下午4点,一对新人携手过来给我们敬酒,大家起身纷纷祝贺。看那小伙子,仪表堂堂,文质彬彬,阳光帅气,新娘子美丽温柔,让诸友为之一振,大家共同举杯,祝愿新郎新娘幸福美满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而我来之前因为想写段祝词,当然要幽默地描写下新郎,因为没见过,全凭想象,竟然和眼前的人是一致的。

看到天色已晚,大家合影留念,依依惜别,相约再会。

tu2

图二

看到孩子的长大成婚,欣喜安慰之外,还感到一些遗憾,我们多么希望专制在我们这一代结束,让我们的下一代生活在自由的世界里,不再受到压迫、奴役,不再为自由的言论而遭受威胁和牢狱之灾。

而我们大都年过半百,会渐渐老去,在专制依旧的今天,或许只能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为那些在争取自由的道路上跋涉的人们祝福!为自己,也为我们的下一代。

秦志刚 2014年11月3日于济南

作者介绍秦志刚,济南人,生于1964年,大学电子专业,捕前在济南半导体研究所任助理工程师,因参与8964被判刑8年,《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坐牢期间转狱和青岛等地大批64反革命集中在一起,从而成为山东结识64狱友最多的人。二十多年来或为这段因缘或为使命或为良知,难免地参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联系方式:skype:sfs9988 email:[email protected] 推特:@qinzhigang QQ:1920933894

文章来源:玫瑰中国

By editor

在 “秦志刚:[山东临朐倪家庄]参加89二代的婚礼(散文)” 有 1 条评论
  1. 八九热血可依旧?廿五蹉跎鬓发白。风吹雨打傲然立,红尘霜雪暗香存。聚首且把天伦叙,留取丹心待汗青!———-致敬六四25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