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蓝蓝:从没见24小时只播放一个相关新闻(3/21)

Share on Google+
任何人的写作肯定都会有自己的局限性,毕竟不是上帝可以洞察一切。100人写的美国会有100个不同的美国,我们每一个人看这个世界都是不同程度的“盲人摸象”。那些有高度洞察力的人就能摸到相当一大片并且能够告诉读者这是一头大象。而有的人摸到几根毛可能就给你说这是马尾巴。
很多读者给我的留言最喜欢的就是觉得真实。我不敢保证我写的东西绝对都没有误差,但是我可以保证都是我自认为的真相。我不想贩卖悲情,也无意美化现实。但是这是一个我仍然觉得不错的世界。
我认识的朋友非常多,目前还没有一个感染的,但是有很多生意受影响的。没有一个遇到歧视的,但是有很多人会担心受到歧视。有买枪的,但是还没有用上枪的。有开始裁员的,也有彻底关门的。
除了白天不出门,我家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食品店,药店都开着门,货源充足。建材商店居然也开着,但是每次只能进去50人,所以门口排了很长的队。白天甚至也可以出去散散步。周末可以出去爬爬山,换一下环境。所以真的没有什么太不方便。毕竟我们是一家人在一起,心里很平和。想想那些年轻孩子一个人这样隔离起来可能倒真有点孤独。
医院里肯定很紧张很混乱,但是没事我又不会跑医院,没法写那些我看不到的。想看美国灾难片的,自己去点那些众多的“美国沦陷了”,“美国国运已经完结”的文章就好了。

街头

本来今天是周末想一整天都不看新闻,也来一个“新冠排毒“。结果早上6点醒来发现老公躺在床上还在看电视新闻,他现在过得日月颠倒了。从来没见过美国的新闻24小时只播放一个相关新闻,从宣传角度来说力度已经到极限了。至于民众会怎么应对那就会有差别了。
我老公白天需要出门肯定都是全副武装出门:口罩,帽子,太阳镜,手套一样不拉,比我还认真。我的很多朋友都在抱怨她们的美国丈夫无论如何就是不太在意这次疫情,总觉得死亡率那么低,紧张啥,气死她们了。我家老公从头开始就非常关注中国的疫情,所以非常警惕。而大部分美国人是看意大利中招以后才开始认真对待。
特别要感谢汤姆·汉克斯站出来对世界宣布自己得病的消息,让很多西方人意识到严重性。
纽约市确诊人数目前达6211人,已经超过纽约州的半壁江山。白斯豪说前天一天已经测了8000人,目前的防护设备还够几个星期,但是批评联邦政府的措施不够及时。
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已经进驻纽约,要把好几所大学宿舍都改为病房。和中国大学不一样,美国大学每个暑假结束都要叫学生把东西搬离宿舍。平时觉得非常麻烦,每年要折腾一次。在非常时期倒成了防疫的有利条件。我女儿还领到了学校发的150美金的搬家费。
他们还会改造贾维斯会展中心,变成类似方舱医院的地方。那个展览中心超级大,每年都有很多世界级的展会,建成后可以容纳1万张病床。
出门锻炼、遛狗的纽约人仍然很多,中央公园里几乎和平时不相上下,不过大家都会在意保持2米的距离。

中央公园

这次犹太社区情况尤其糟糕,这和他们的文化很有关系。犹太人的社交紧密程度远远超出其他种族,社交聚会非常频繁,再加上见面礼非常亲热,一定是左拥右抱亲了又亲,这些都是高危风险动作。
我早就警告老公不要和我有亲密接触,结果他置若罔闻,说宁可传染上也不愿意和我保持隔离。最后我只能放弃,做好要传染就一起传染的准备。
读到一个新闻,说两个意大利的老头是特别好的朋友,见面照样拥抱亲吻,记者问他们不怕被传染吧?他们说如果一人得病死去,另外一个人也不想活了。我特别能够理解。这就像苏东坡说如果为了长寿不能吃红烧肉,那长寿又有什么意义一样(但我严重怀疑这是段子)。西方人大部分人有信仰,所以对于死亡的态度都比较豁达,特别是对于相信天堂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结束了这个世界的历程而转向另外一个世界。
我没有信仰,但也不是无神论者。几年前父亲去世对我的生死观有极大的变化,我不能说我不怕死,但是至少能够面对死亡了。当死亡都不能让你恐怖的时候,病毒自然也不会让你惊慌失措了,所以你会在美国看见成千上万“心大”的人。
话说纽约女人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她们最关心的是州长是单身吗?今年62岁的纽约州长库莫在此次抗疫战真的收获了太多粉丝,包括我在内,对他的各种举措都赞许有加。在此之前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另外一群女人则成了花痴,每天都会坐等州长的疫情电视新闻发布会。她们纷纷表示,自己邋里邋遢,穿着睡衣,而电视上库莫则穿着笔挺西服,相貌堂堂,更为重要的是做事风格雷厉风行,心系人民,提到家庭也是有情有义,对平定民心起到极好的效果。尤其是和弟弟在电视上公开讨论谁是妈妈的宠儿让广大妇女心都融化了。连一个85岁的单身剧作家都说:“本来我也觉得我看透男人了,但是这个男人真的让我心动,值得留住。”
而库莫最近的确和14年的女朋友分手了,给了众多倾慕者希望。
有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说:“他一出场我就心不慌了,觉得他什么都能搞定。我真的是喜欢死他了。而我丈夫的反应是:‘我也爱上他了。’”
昨天我家附近新的车检开门,有的人居然提前一天晚上就去排队了。而离我家最近的Holy Name医院的CEO目前确诊了,目前症状很轻,在家隔离。这个医院已经收治了60个病人。想看新泽西疫情详细资料可以看这里:
副总统彭斯办公室有人也确诊了,觉得华盛顿的政要迟早是要中几个的,前期实在是不够重视,就是现在每天新闻发布会那些记者坐得那么紧也不戴口罩,前几天看见唯一戴口罩的是中国记者,反而成了采访对象。
FEMA(联邦紧急管理局)正式把纽约州定为灾难州,这样就可以动用全美的420亿紧急资金。美国的各个部门有点各自为政,所以前期是很混乱,因为每动一笔钱都要走不同的程序。
看新闻又发现一个疫情里的赢家,汽车影院,本来已经快要成为古董,在这次疫情当中因为其特殊性突然华丽转身,开始流行起来。美国第一家汽车影院在1933年就在新泽西出现了。50~60年代是它的黄金时期,全美鼎盛时期有多达4000家。大家坐在自己宽大的车内,吃着爆米花,将收音机调到短波的某一档就可以听到声音了。当时甚至是时髦男女约会的首选,当然一对年轻情侣坐在车里到底是在看电影还是在演电影就不知道了。
可惜好景不长,从70年代开始衰落,因为油价大幅上涨,大家都买小车,坐着已经很不舒服。90年代初在我刚来美国时还赶上了一个尾巴,经常去汽车影院看电影,因为票价比正规电影院便宜很多,放的也是稍微旧一点电影。美国现在仍然有300个汽车影院,大部分都地处比较乡村的地方,因为占地太大,土地成本太高。如果你还没有尝试过汽车影院,不妨在这个新冠猖狂的时候大胆来一次车影,也不妄给自己留一个特殊的疫情记忆。离纽约市最近的汽车影院在纽约州的Warwick。
疫情终会退去,我们终会回到那些有着震耳欲聋音响有着舒适沙发的高级影院,而汽车影院仍然会被孤独地留在乡村。
新冠疫情爆发对餐饮业是致命打击。就算很多餐馆有外卖,大部分华人仍然担心感染的问题。哥大的一个硕士毕业生小张,毕业后在纽约创业,开了好几家“爷叔餐厅”YASO,本来生意蒸蒸日上,没想到遇到疫情。小张针对华人对疫情的高度警惕和防范,命令从厨房到送餐员工都穿防护服。在朋友圈里看到,感到很赞。既可以提供市民疫期宅家餐饮,又可以保证继续经营,一举两得。
昨天有个读者在群里给我说:“我给我妈打电话聊起纽约的形势,被我妈打断,说她每天看蓝蓝疫情日记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让我不要再废话了。” 原来她妈妈在天津,她在有微信之前就是我的粉丝了。她说:“对我妈来说,您说话的可信度要比我强数倍。” 天了,真的好有满足感啊!谢谢所有人对我的信任,这在当今的互联网上是非常稀缺的,我会珍惜。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4,0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