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小臻:方方日记接力之15:生命中的摆渡人

Share on Google+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020-04-08

题图:爷爷奶奶在2018年2月他们90岁寿宴上的合影

疫情期间,是像你们这样一些生活中的平凡人物,更加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的真善美。如同生命中的摆渡人,给我们带来了感动和希望。

谢谢你,生命中的摆渡人

文/语小臻

我的奶奶生于1928年,具体是哪一天出生,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知道是在2月。她的户口簿上填的是2月26号,所以我们便定了那一天是她的生日。

奶奶年轻时随爷爷从北方来到汉口,从此便在武汉安了家。爷爷与奶奶同岁,同年同月出生。他们都是从旧社会一路走到了新时代,风风雨雨九十多年。二老到了鲐背之年,仍可生活自理,对于我们后辈来,真是莫大的福分。

爷爷奶奶生了三个儿子,我的父亲排行老二,都在武汉成家立业。三个儿子对待老人都孝顺体贴,经常去看望爷爷奶奶。遇到街坊邻居,邻居们都羡慕得不行,一旁的爷爷奶奶不做声,只是默默地笑。

两年前的2018年2月,我们在酒店为两位老人举办了寿宴,庆祝他们的九十大寿。外面的天气阴冷,但酒店里暖气很足,儿孙们纷纷给老人敬酒祝福,宴席上觥筹交错,一派喜庆祥和。爷爷端着酒杯站立着,右手颤颤地抖动,晶莹的红葡萄酒在杯中来回晃荡,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了残缺的门牙。坐在他身旁的奶奶咂着小嘴,脸上的笑容也是无比灿烂。他们的手紧紧攥在一起,用另一只手比划成1字,说:“我们的目标就是活过100岁。”

那一刻,我们都开怀大笑,相信爷爷奶奶健健康康活到百岁,一定也不是什么难事。

大约半年后,奶奶出现了阿尔茨海默病的症状。常常忘记刚发生的事情,我们看望她时,她也开始认不清我们谁是谁了。两个老人一直自己住,爷爷这辈子几乎没做过什么家务,家中的一切以前都是奶奶一个人在操持。奶奶生病后,两个老人的日常生活没法应付了。我们给老人请了阿姨,照料他们的生活日常。儿子们每天轮流去陪伴他们,孙辈们在休息时也都经常去看望,带一些营养品,陪他们说说话。虽然奶奶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但她能吃能喝,老人们身体都没有器质性的毛病,我们也没有太担忧他们的身体健康。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虽平淡,但安宁平静。

2019年12月中旬,之前的保姆因家中有事不能继续做了,我们在家政公司为他们又找到了一位新的保姆——郑阿姨。郑阿姨五十来岁,爱干净,做事勤快,照顾老人非常耐心,我们很放心。

转眼过了元月,要过年了,大家都在忙碌。郑阿姨也准备在年前最后一天回她孝感乡下,陪她自己的老母亲过个年。我们这边,儿孙们早已经都排好了班,准备在春节期间阿姨不在的时候,过来轮流照顾老人。

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料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2020年元月23日,武汉封城了。离汉通道关闭,郑阿姨走不了了。武汉所有交通工具暂停,我们也不能出门。一下子,爷爷奶奶两位高龄的老人,只能托付给郑阿姨一人照顾了。

郑阿姨她说没事,既留之,则安之。才相识两个月,郑阿姨对爷爷奶奶像自己的父母一样,无微不至地关心他们,将老人的生活起居照料得井井有条,让我们非常感动。

我们每天给爷爷奶奶打电话电话,告诉他们武汉现在发生了疫情,我们都在隔离,没法去看望他们,请他们听郑阿姨的话,好好休息,每天多吃一些,增强抵抗力。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哪里能明白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郑阿姨和我们也会告诉他们一些疫情的消息,但是他们活了九十多岁,这辈子也没有遇到过的这样的事啊,没法想象这时候的武汉已经成了什么样子。爷爷急着说,有什么病,能这么严重,还不让人出门呀!

因为阿尔茨海默症的原因,奶奶并不说些什么,她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呆呆地。

我在电话里告诉爷爷,全国好多医生都来支援武汉了,帮助武汉抗击疫情,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等情况一好点,我们可以出门了,就来看您。电话那边,爷爷的声音只是“嗯,嗯”地回答。听着他失望的声音,我知道,爷爷是想我们了。

郑阿姨告诉我们,爷爷因为想念亲人,情绪低落,心中难过。

那一天,父亲想看看自己的父母,与郑阿姨视频通话,郑阿姨将镜头对着了爷爷。爷爷在视屏里看到亲人,立即眼泪就出来了,不停地冲父亲招手;镜头移到奶奶身上,奶奶看到手机里的亲人,却似乎有些惊慌失措。

爷爷苍老,奶奶呆滞,两位孱弱的老人已经完全不像两年前寿宴上的他们的样子了。

然而隔离中的我们,除了心痛,却无能为力。

视屏后的第二天早上,保姆给父亲打来电话,说奶奶夜里犯病了。前一天在视频里看到亲人后,奶奶大半夜爬起来,吵着要去厨房和面做馒头给我们儿孙吃。大半夜的,她的精神好得不得了,嘴里不停念叨,让孩子们带着她做的馒头赶紧离开武汉,回爷爷奶奶在北方的老家吧。她要多做一些馒头,把馒头送给老家村里隔壁的张大婶。张大婶人很好,会让孩子们都去她家避难。

郑阿姨一晚上都没有休息,陪在奶奶身边,安抚她的情绪,哄小孩一般地让她听话。

我们听了后,心里难受得不行。奶奶虽然患病了有时候头脑不清楚,但心里仍然是这样牵挂着自己的孩子们。

2020年2月26日,一大早,父亲接到郑阿姨打来的电话,郑阿姨声音有些颤抖,小声地说:“老爷子走了。”

父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2月26日本来是奶奶的生日,现在也成了爷爷的祭日。

郑阿姨是那天早上6点发现爷爷已经走了的。两位老人家躺在床上,爷爷已经没有了气息,奶奶还在睡着。他们的手还拉在一起。

郑阿姨将他们的手分开,将爷爷蜷着的腿拉直,小心翼翼地,没有惊醒到奶奶。

我们通过社区的协调办理了后事。所有人都一直瞒着奶奶,只是说爷爷生病了,救护车将爷爷拉走了,去医院看病了。奶奶说:“老头子在医院有医生照顾,我就放心了!”

郑阿姨仍在悉心照料着奶奶,奶奶也更信任郑阿姨,听她的话了。

后来,郑阿姨给我们传过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我们又见到了奶奶久违的笑容。她笑得灿烂天真,就像两年前在寿宴上一样。奶奶的阿尔茨海默症,让她的头脑变得糊涂,同时,也让她远离了精神上的恐惧,这是唯一让人欣慰的事情。

我又想到了两年前的那天,爷爷与奶奶的手比划着1字,说:“我们的目标就是活过100岁。” 天堂里的爷爷已经变成了一颗明亮的星星,他一定会护佑着您!奶奶,您一定可以实现百岁的目标。

而我们更想对郑阿姨说,您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子孙都不在场,亲人去世的情况下,全靠您一个人挽救了逝者的尊严。

爷爷走了后,奶奶还是在自己家,由郑阿姨照顾她,就她们两个人生活。后来可以扫健康码出门了,我们去看过奶奶几次,但武汉还没有解封,还是有潜在的风险,我们也不敢多去,也是为了保护她们。

奶奶还一直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因为奶奶患老年痴呆症,我们一直哄着她,她也都相信。正是因为如此,让她并没有感受到丧偶之痛,要不然,我们真的不敢想象结果。

感谢郑阿姨,真的如同生命里的摆渡人。

郑阿姨的老家在湖北孝感乡下。她的母亲一人在老家居住,身体还算硬朗,偶尔种点菜,自己照顾自己。她们经常电话联系。郑阿姨有两个孩子,一女一儿。女儿从武汉就读的大学刚毕业不久,留在了武汉工作。郑阿姨自女儿读大学开始就来到武汉打工,一来可以常看到自己的女儿,二来赚点工资补贴孩子的学费。小儿子两年前参军,驻地部队在遥远的北方,很久没有回过家了。郑阿姨的丈夫是一个憨厚朴实的大叔,自有了两个孩子后他就在外务工,约有二十年了,他在全国各地很多地方做过工,一直在外漂流,几年前经乡友介绍去了西藏做建筑工。

2020年春节,郑阿姨的丈夫为了节省路费,没打算回家。儿子也留在部队。郑阿姨和女儿两人约好回老家过年,她们买的是大年三十回乡的车票。无奈武汉封城,她们滞留在武汉。疫情期间,郑阿姨一直陪伴在我的爷爷奶奶身边,才发生了后面的故事。郑阿姨的女儿住在武昌单位的宿舍里,一切安好。

郑阿姨心地善良,吃苦耐劳,刚开始在武汉做过钟点工,后来转做家庭保姆。她的母亲电话得知自己的孩子做的事情,说自己的女儿做的对,希望郑阿姨把我的奶奶当作她自己的母亲,继续好好照顾。

疫情期间,郑阿姨一家五口人分离在不同的地方,各自过着不同的生活,又发生着不同的故事,他们只能通过手机相互联系,从屏幕中感受到一点点家的温暖。

虽然与郑阿姨从相识到现在才不到四个月时间,但是我们一起经历了这次疫情,她更是与我的亲人经历了生死,也算生死之交了。她和奶奶现在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像母女一般。

我们何等幸运,在遭遇到武汉疫情隔离中亲人离世的时候,遇到了郑阿姨一家这么善良的人。谢谢你,谢谢你们。谢谢我们生命里的每一个摆渡人。疫情期间,是像你们这样一些生活中的平凡人物,更加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的真善美。如同生命中的摆渡人,给我们带来了感动和希望。

今天是4月8日。武汉终于要解封了。这一天我们等了那么久。

【作者简介】语小臻,坐标武汉,上市公司管理工作,步入中年的华科校友。爱好运动、音乐,喜欢思考,发呆。个人微信公号“语小臻”。方方日记读者。

阅读次数:4,0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