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3月24日)

Share on Google+

3月24日

这几天无症状感染者让大家充满了疑惑和担忧,自己是不是无症状感染者,身边是否有无症状感染者。昨天财新的报道指出,武汉最近每天还能检测出几例或十几例无症状感染者,但并没有计入确诊病例。

今天武汉市卫建委终于做了答复,解释说无症状感染者具有一定的传播风险,但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定义,疑似及确诊病例需具备临床表现。

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无疑增加了疫情的防控难度。这个病毒真是一个顽症,现在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超过30万,有150多个国家都有人感染,1万多人死亡。这是全球化的格局下传染病的传播结果。人类共同体的命运通过这次疫情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这次直接关乎生死。

现在很多省份的新增确诊病例都是从境外入境的人。我们要怎么应对疫情的这一新发展趋势呢?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封锁了,再次封锁简直就是酷刑,尤其是对武汉人而言,我们经不住这样的折磨啦。我们要做好防护和救治,而不是隔离

人类要如何一起度过这次共同的灾难?这场疫情又会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各国的管理方式甚至整个世界的样态?难以想象。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稀饭。

晚上八点多,楼下有人在聊天、玩耍,我往楼下看,从声音辨认出应该是彤彤一家人、周先生和皮皮(狗)的主人。时不时地传来呼喊声:“皮皮”“彤彤”。

我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生活的日子。那个时候我外婆的村子还没通电,夏天大家都赶在天黑前吃完饭,有的人家门前会放很多石凳,大人就会都来这家门口坐着,小孩则到处跑着玩。那个时候农村也没有新闻,大家聚在一起聊的都是家长里短。等到了该睡觉的时间,大人就喊上自家的小孩回家。

现在我们倒是有新闻,可是新闻都是集中于新冠肺炎。我们身处其中,无法不关注疫情相关的新闻,又会感到厌倦

有住户在群里发了几张樱花图,地上铺满了樱花瓣。大家纷纷感慨了起来。

小区居民分享的樱花照片

 

“此情此景将来不会再有,绝版!滿街空寂,静静开放,默默漂落,似樱花泪。”

“黛玉葬花”

“珞珈樱花滿枝桠,

似蝶似雪飘洒洒,

花仙共舞人罕至,

春色滿园亮珞珈。”

今天是个阴天。

八点多,旁边的工地就开始施工了。工地上干活的工人也就十来个。

中午,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了通告,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有人问我会不会离开武汉。短期内没有特别的理由我不会离开。我已经对此类消息变得无感了。我不再每天一醒来就去看最新的疫情信息了。解封不代表这次疫情的结束,可能还是会有人不敢出门,很多后遗症也都需要面对。我现在都很难想象大家都不戴口罩出门的场景。

去年在广州跟一群热爱运动的朋友成立了一个女子登山队,前些日子大家在讨论五一去四姑娘山徒步。那个时候我说好想去。今天,她们倒是高兴地说:“郭晶可以出来啦!!”

我好像没啥信心,说:“哎呀,不知道到时候会咋样呢。”有人说:“还是可以期待一下!”有人说:“到时候就重获自由了!”我收到了一些鼓励,说:“好吧,我期待一下!”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8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