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皮:新冠疫情:美国病了

Share on Google+

美国一直在改变,但这大半个月里,她变得太厉害了,变得我们几乎不认识了。

不久前似乎还坚不可摧的美国,新冠感染人数今天已达13万1千,死亡2328人。

几十年来,“瘟疫”两个字,似乎总是和“第三世界”联系在一起。对于美国人,“瘟疫” 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如同饥荒、战乱、难民和政府瘫痪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瘟疫”让我们想到撒哈拉南、孟加拉、海地、和世界上种种文明照耀不到的、脏乱贫瘠的角落。

而这一次的新冠疫灾,几乎像是一个上帝对人类的恶作剧, 它越过我们鄙视的世界低端,直接在全球高端开始了它豪迈的攻势。当病毒离开人口最多、发展最快的世界第二经济后,开始扫荡欧洲和美国 —— 当今地球上最先进最文明最富裕最强大的地方。

然后我们吃惊地看到:美国,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在疫魔的进攻之下不堪一击。

在疫情初起的最最关键的几个星期里,美国并没有备战也没有防守。美国从上至下选择忘记疫情的存在。

1月27日,当韩国只发现四个新冠病例时,韩国卫生部将全国20多个医药公司的总管从春节假期召回,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卫生部高官说:这次新冠很有可能变成全球大瘟疫,我们必须赶在时间前面,准备好需要的测试盒。一个月后,韩国可以测试所有需要测试的人。七个星期后,韩国测试了29万人,发现了8000个病例。不久后,韩国每天的新增病例开始减少,感染高峰已过。

而数星期内,美国的测试混乱不堪。当美国最终可以大面积测试时,人们震惊地发现:病疫已遍布全国。很快,美国感染人数跃居世界之首。这时候,所有的病人追踪和定点控制都已经完全没有可能。

从1月21日美国发现第一个新冠病例到3月中旬,疫情在美国全国指数式蔓延,而美国多数人处在完全的黑暗之中。在这期间,美国总统唐纳德 · 川普屡次宣布:“新冠病疫已完全在掌控之中”,“我一点都不担心”,“过一阵病疫就会自动消失‘。川普甚至公开指责新冠疫情是民主党的渲染,为的是扰乱民心,破坏川大总统连任。

直到3月11日,川普才向全国人民讲话,承认疫情的严重性,宣布美国政府将严肃对待,努力抗疫。

是什么使川普总统改变了态度?有很多说法。但是人们不可能不注意到,川普正式宣布抗疫是3月11日晚上,那天白天美股暴跌,道琼斯指数跌了1000多点。

当股市发话时,美国政府通常会洗耳恭听。

在美国对股市和经济忠诚地热爱着的,决不仅仅是一个川普。3月23日,当美国股市跌落到三年前水平时,德克萨斯州副州长丹 · 帕特里克到狐狸电台上,号召美国人忽略疫情大举复工。

帕特里克不是不知道现在复工的危险: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美国人会因此死去,尤其是年长的人。但是帕特里克认为:为了保卫美国经济,死在新冠魔爪下死得其所。

帕特里克宗教领袖般地号召美国年长的人为美国经济牺牲生命。“这是为了你们儿孙,”帕特里克说。

如果我们自己有孩子,我们就会相信和理解这个世界上多数父母、祖父母,都会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做出牺牲 —— 为了他们的生命、为了他们的健康、为了他们的幸福,我们愿意牺牲很多,甚至自己的生命。

但是,美国的股市,美国的GDP,真的能给我们的孩子们带来生命、健康和幸福吗?今天,在新冠疫灾降临美国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应该问一问:股市和经济,给美国带来了什么?

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美国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美国有世界上最多的十亿富翁。但是,这个国家在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几个星期造不出足够的测试盒。或者说,当新冠疫情在黑暗中传播时,美国的医药公司 —— 那些全世界最先进最庞大的医药公司 —— 在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而不是把他们最宝贵的资源投入到拯救美国。

因为美国普通人的生命和普通人的健康,从来就不是美国医疗健保工业最感兴趣的事情。和纯粹资本主义中其他私有产业一样,美国的医疗健保工业最重要甚至唯一的目标是:最大化持股人的利润。

美国的医药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美国的大众健康系统近于第三世界国家水平。为什么?因为大众的健康无法直接兑换成医疗保险公司持股人的利润。

美国的人均医疗健保消费遥居世界之首,2018年美国人均医疗健保消费是每人每年10586美元,远超出第二名的德国。美国的人均医疗健保消耗,是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两倍。

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美国高昂的医疗保险消耗,只是等于美国医疗和保险工业每年获得巨大的收益;它根本不等于美国多数人得到了优良的医疗待遇,远远不是。相反,美国的人均健康程度和医疗待遇,属于发达国家最差的一级。

美国的预期寿命是78.9岁,居世界37位,低于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美国的婴儿死亡率高于几乎所有西方国家。当然,这不仅仅是医疗健保的问题,美国的高贫困率也是健康指数低下的重要原因。

除了美国,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都保障人人有医疗保险。但是4千4百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此外还有3千8百万美国人没有足够的医疗保险。也就是说,有1/3的美国人不能得到所需要的医疗,在他们需要的时候。

一个1/3人口没有足够医保的国家是无力抵抗大瘟疫的进攻的。当1/3的人口不敢去医院检测和治疗时,病疫的传染率会大大加剧。

星期三,加利福尼亚州一个17岁的男孩据信因为新冠肺炎死去。他死之前曾经到一家诊所求治,但诊所不接收他,因为他没有医保。

即使有医保的的人,看病服药也经常要交难以担负的自费部分。不久前佛罗里达的一名男子,因为测试新冠而收到3千多美元的账单。虽然后来在政府督促下,所有保险公司同意免收新冠测试费,但那时恐怕已经太晚了。如果在病疫来袭的第一天,美国的每个居民都能得到免费测试免费治疗,那么今天的美国疫情很可能完全不同。

抛开缺乏医疗保险的问题,美国医院医疗条件本身也不那么优良。美国人均病床是每千人2.8张床位,而日本是13.1张,德国是8.1张。美国平均每千人有2.6个医生,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数(每千人3.5个医生)。

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如果医疗是仅仅是一个盈利工业,那么它的利润就是售价和成本的差价。所以为了追求利润需要降低成本,也就是每个医生看更多的病人,每个病人用更少的病床。

但是当大疫来袭时,没有足够医生和足够病床将意味着更高的死亡率。

当然,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疗系统是为新冠这样爆发性大瘟疫准备的。所以,在瘟疫爆发之前,整个国家应该在政府协调下紧急行动,迅速准备。

相对第一个遭遇新冠袭击的国家,美国有近两个月做准备。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美国本来可以准备好测试盒,准备好更多的病床、呼吸机、防护服、N95口罩。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从总统到联邦到州政府到医院,没有人真正提前准备。

为什么?是否因为人们在疫灾爆发前,无法准确预测它的强度?确实,疫灾的强度难以准确估算,但这不是零准备的理由。何况,即使疫灾没有那么严重,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有什么错?即使到时候不需要那么多呼吸机,多一台呼吸机难道不比少一台呼吸机更好?

多一台呼吸机当然比少一台呼吸机更好,但问题是:呼吸机是要钱的,谁来付钱?

今天,纽约州长库莫估计,在疫情高峰,纽约州需要30000台呼吸机,而每一台呼吸机的价格是25000美元到45000美元。“我们不想买多于我们需要的呼吸机。“ 库莫说:”纽约州今年的财政状况已经极度糟糕。我们现在收不上来税。“库莫说的是实话。

但另一方面, 25000美元到45000美元一台的呼吸机也许不那么昂贵,这只是一辆很普通的车的价钱,而一辆兰博基尼,大概是十台呼吸机的价钱。

纽约所需要的全部呼吸机,加起来大约是10亿美元。10亿美元在普通人看来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但是在纽约,10亿美元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就在前两天,纽约华尔街一家对冲基金的主人埃克曼(Bill Ackman), 借新冠疫情做空垃圾债券,在半个月内,将投资的270万美元变成了26亿美元。

(如我前些天在《美联储急下猛药能否拯救美国经济?》一文(文后有链接)中所说,美国的正面临潜在的债市危机,而这次新冠疫情,很可能是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垃圾债券正是华尔街对债市危机的巨大贡献,而今在新冠疫情席卷世界、债市危机可能一触即发时,华尔街又不失时机地做空自己制造的危机。)

埃克曼借新冠疫情做空债市半个月赚的钱,可以购买74209台呼吸机。这么多的呼吸机,两个纽约州都用不完。

如果一台呼吸机可以拯救一个生命,那么埃克曼赚走的钱,可以拯救七万多个生命。

埃克曼房产之一:一套9千万美元纽约公寓

如果“七万“这个数字过于抽象,那么请我们每一个人想象一下一个真实的生命:如果你的祖父,或者更亲近的人,在病毒折磨下像落水的人一样挣扎着无法呼吸时,你是否希望有一台呼吸机给他氧气?

为什么德克萨斯州副州长丹 · 帕特里克,在电视上号召美国的祖父祖母们牺牲自己生命来拯救美国的经济?他为什么不能号召阿克曼和整个华尔街 —— 那个在2008年纳税人用七千亿拯救的华尔街, 牺牲一点点自己的盈利,拯救我们的中间的祖母祖父、母亲父亲、妻子丈夫、姊妹兄弟、女儿儿子的生命?

帕特里克为什么不能号召美国的医药工业和保险公司,牺牲一点点自己的盈利,让美国更多的人有医疗保险,让美国普通人在亲人重病的艰难时刻,无需同时为负债破产而焦虑?如果整个西方都可以享受全民医保,为什么美国人民不可以?如果我们必须面对疾病的苦难,那么是否可以让美国人有尊严地面对疾病的苦难?

帕特里克听上去非常残忍,但公平地说,帕特里克也许不是美国权力中最坏的。因为他的恶在公开的语言中;而其他一些政府人士,正在新冠灾难中悄悄的牟利。

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 · 伯尔 (Richard Burr),在新冠疫情还是高层独享的秘密、美国民众一无所知、股市如火如荼的今年二月,抛售了高达170万美元的股票。

伯尔不仅自己抛售股票,还在国会山俱乐部举行的午餐会上,向与会精英透露大疫将至的信息。这个俱乐部都是高层人士和共和党金主,每年会费即高达10,000美元。俱乐部宗旨是推进“国会政府部门和私营企业高层的互动”。

有同样行径的至少有四位参议员。参议员们抛售股票一周之后,股票市场开始急剧下跌,此后下跌了约30%,出现了历史罕见的连续四次熔断。

今年一月刚刚就任参议员的凯莉 · 诺夫勒(Kelly Loeffler)是参议院卫生委员会的成员,委员会于1月24日举行了一次关于新冠病毒的闭门报告会。几天后,诺夫勒抛售了价值300万美元的后来受疫情影响的股票,还购买了远程办公软件Citrix公司的股票。

洛夫勒是美国最富有的参议员,净资产超过5亿美元。因为她嫁给了纽约交易所主席杰弗里 · 斯普雷彻(Jeffrey Sprecher)。诺夫勒成为参议员并不是通过选举,而是因为美国佐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布莱恩 ·坎普 (Brian Kemp)的任命,因为前参议员因身体原因辞职了。诺夫勒夫妇一直是共和党的大金主。

诺夫勒夫妇和彭斯在就职典礼上

所有这些参议员在抛售股票和向金主透露内部情报时,没有向人民透露任何新冠疫情的危险:当时的美国测试量极低,确诊人数很少,美国人民生活在虚假的安全感之中,对即将到来的新冠大疫灾无知无觉。

一个月后,美国疫情爆发。染病和死亡人数指数上升,很多州面临医院崩溃的危险。

……

今天,新冠疫灾威胁着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同时,它激烈地撕扯着每一个社会的经纬线。在美国,疫情还正在早期,但它已经把美国践踏得面目全非。

是的,面目全非。仿佛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国家。

前天我去到超市,想买一点手消液。没有。连洗手的肥皂也没有。没有仔细找手纸,似乎也没有。

这就是我们认识的美国吗?即使美国不能为她的医院预备足够的呼吸机而必须几个病人合用一台,即使美国不能为她的护士准备足够的防护服而护士们必须罩上垃圾袋;但是美国为什么不能让她的人民有足够的肥皂手纸?

纽约护士穿垃圾袋防护

苏联有一部电影叫《列宁在1918》,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列宁的警卫员瓦西里告诉妻子:““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这当然是宣传。十月革命后一个世纪俄罗斯发生了什么,世界都看到了。但是,在今天的美国,在这个世界上最先进最发达最骄傲的国家,能不能有一位美国的总统告诉美国人民:“肥皂会有的,手纸会有的,口罩会有的,呼吸机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资本主义的优势不就是物质极大丰富吗?因为这个优势,美国傲视了其他国家N年,嘲笑了其它制度N年。据说1989年,新当选的苏维埃最高领导人叶利钦到美国访问。一天叶利钦步入一个美国超市,极普通的超市使叶利钦大为震撼 ——货架上洋葱有四五样,连果冻都有好几种。美国超市让叶利钦对苏联经济体系彻底绝望。叶利钦回国后彻底放弃了苏联体制,追随资本主义。

这是三十年前。三十年后,今天,美国的超市里没有肥皂没有手纸,一种也没有。

疫灾当然会过去,然后超市里将会有卖不完的东西,包括许多牌子的肥皂和手纸。

肥皂和手纸会回来的,但有些东西不会再回来。

不会再回来的是那些疫灾中走掉的人。现在全球已经走了3万3千。这个数字注定会上涨,上涨很多。注意这不是数字,这是真实的生命。他们是生活在世界不同角落的的人,他们的外表看起来很不相同、可能光华四射也可能尘埃满面,他们可能身家亿万也可能一生没有走出过自己的村落;但他们都和你我一样,有过一个人的情感和一个人的梦想。

不会再回来的还有我们曾经知道的美国。

那个有过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的美国不会再回来。今天的美国总统,在美国最艰难的时候向美国人民撒谎,为了连任、为了股市、或什么也不为向人民撒谎。

那个有着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的美国不会再回来。今天的美国在灾难到来之前,议员们忙着抛售股票;在灾难到来之后,政府官员建议美国的老人被牺牲。一个在灾难降临之时抛弃自己年老父母的民族,将是什么样的民族?

那个人人可以拥有美国梦的美国不会再回来。今天的美国梦,是1%的美国梦,美国让1%有机会实现离奇的梦想,包括半个月里从270万变到26亿。而对普通人,我们只能在波涛中挣扎,希望抓住一份工资单、一个医保和一个使用呼吸机的机会。

那个美国人照应美国人的美国不会再回来。两个星期前,一位92岁的老人走了三家商店买不到一卷手纸 —— 他不知道人们正在疯抢手纸,他甚至没有意识到新冠疫情,因为他不会用手机浏览社交媒体。一位好心的女士告诉了老人美国正在发生什么,老人听了之后说:“大萧条爆发的时候,我只有两岁。那是非常艰难的时期。但那时人们互相帮助,我们一起度过了难关。我只听说过在世界其他地方,人们囤积不需要的东西,但没想到这会在美国发生。我非常失望。“

这位老人有理由失望。一个在美国经历了大萧条、罗斯福新政、二战、冷战、民权运动、冷战胜利、信息革命、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92岁的美国人,没有理由对今天的美国不失望。

美国病了。但不是今天才生病。新冠病毒没有让美国生病,新冠病毒只是让我们发现:美国病了。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1,4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