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疫情中的美国”系列受“蓝蓝日记”精神的鼓舞,由美国各地的华人用自己的亲历来记载当下的这场灾难和这个时代。这篇由陌上美国的主笔罗新来跟大家讲述这段时间的新泽西。

截止4月8日美东时间7pm,美国总确诊人数已达43.2万人,14718人死亡。纽约州151061人确诊,6268人死亡。新泽西47437人确诊,1504人死亡。密西根州20346,959人死亡。加州18908人确诊,495人死亡。

前文:《疫情中的美国 · 新泽西-4月3日至4月5日》,《疫情中的美国 · 纽约-4月7日  重症人数连续下降

早上起来刷Facebook,看见这个帖子,一个在我们镇上Valley Hospital工作的人列举了医院目前的情况:床位共有363张,已经使用了287张;呼吸机有56台,已经使用31台;医院里79%的病人都是新冠病人;已经有66个新冠病人去世。

我们这家社区医院从三月初就开始收治新冠病人,一直是收治病人比较多,形势也比较严峻的医院。从上面的数据来看,病床目前有富余,呼吸机也有富余,也就是说,不会出现重症病人无法入院的情况,也不会出现呼吸机不够的情况。

问了一下其他医院,大致的情况差不多。说明这一段时间,各家医院拼命增加隔离病房,扩大接受能力;到处搞呼吸机、医护用品;向全国招募医护人员,这一切措施都有了效果。这个病的感染者仍然很多,重症率和死亡率也不低。但是在新泽西,起码医疗挤兑的事情目前不会发生。

镇上一个餐馆昨晚发生大火,周围的餐馆和楼上的住户都受到波及。有十来个人一下子失去一切。今天镇上的居民开始捐款捐物帮助他们。有人收集各个超市的礼品卡,有人收集衣服鞋子,有人设立了网上捐款,居民们一下子就捐了一万多美元…..。

虽然在这个时候家园尽毁,但是有这么多人伸出援手,相信他们一定能度过难关。

如今收垃圾的正常,没有减少次数。各种物流也都正常:邮局、UPS、FedEx、Amazon…..,每天都看见它们在小区里穿梭。

街上看见有工程车在压马路,偶尔还看见跑步的人。

捐给镇上老人院的口罩和手套都被他们的工作人员拿走了。而捐给纽约皇后区医院的3M口罩,那里也收到了。皇后区是重灾区,希望这些口罩可以帮到他们。

这几天舆论都说平台期快到了。可是,距离恢复正常生活的路,还很长很长…..

我最近参与捐助的三家医院,都有好消息。Hackensack医院已经有328名新冠病人出院。

我们镇的Valley医院,仅昨天一天就有27人出院。

Holy Name也有病人成功拔管了,我们捐赠的3M口罩,他们今天也收到了。Holy Name的Anna告诉我,捐赠人会以“纽约蓝蓝”的名字登记。

和Anna聊了一会儿,她给我讲了不少华人捐款捐物给她们医院的“好人好事”。当她提到高中生Jerry Luo曾经两次募集资金购买口罩捐给医院的时候,我说:“他是我侄子。”

Anna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巧?我不知道你们是亲戚。”

世界就是这么小。这场疫情,又把许多人都联系到了一起。

过生日,对于小朋友们是大事情。好多时候他们都早早想好要邀请哪些朋友,要去哪里开生日party。如今的“居家隔离”,使得生日聚会都化为泡影。于是我们镇上的警察就开始做这样一个事情:每当有小朋友过生日,他们就开着警车,浩浩荡荡在小朋友家门前经过,警笛长鸣,表示祝贺。今天看到一位妈妈拍的视频,穿着睡衣的孩子们都看傻了。

多么暖心的举动,小朋友的这个生日一定难忘。

由于大家都呆在家里,汽车用的少了,出事故的机会也少了,于是各个汽车保险公司都提出减少部分保费。大家别忘了申请一下 。

今天看到一个很长的帖子,一位医院的护士详细介绍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有新冠症状。她提到三星手机里的三星健康可以测量血氧,精确度不错,如果血氧在91以下,就要引起高度警惕。我也是使用三星手机,而且曾经在去西藏的时候用过这个功能,感觉很好用。所以赶紧测了一下自己的血氧,95,不算太好,不过还算正常。

有三星手机的朋友不妨经常测一下。

天气特别好,路上有人跑步、骑车、散步,但毕竟是郊区小镇,人不多。家旁边幼儿园游乐场早已关闭,不知何时才能够看见那些孩子的笑脸。

今晚的月色很美,希望下次月圆的时候,局势能够基本恢复正常。

 

今早刚起不久,就收到在国内的北大师妹晓岚的微信。她说:“师姐、师姐,快给我找个受捐方,有人要捐一万个民用口罩!”

晓岚最近已经给我和Holy Name等医院寄了好几次口罩了。

她在给Holy Name寄口罩的时候,还在里面偷偷塞了几包大白兔奶糖。

Anna打开包裹,看见大白兔,差点哭了。

一万只口罩从天而降,我先是惊喜,然后就犯难:找哪个受捐方呢?

老人院?警察局?消防局?

虽然这些部门我们都捐了口罩给他们,但是还是远远不够。

前几天我们镇一个车祸,我看到救援人员中只有几个戴了口罩。

时间紧急,八四校友唐虹从她所在的华协拿到接受函。不出意外,晓岚师妹联系的一万只口罩,很快就要飞越重洋,来到新泽西了。

我们镇的摄影师Zigi,拍了一系列的照片,看看“疫情下的瑞吉坞”,和往常有多少不同。

昔日繁华的小镇有些冷清。

隔着几米远聊天的人。

国旗下半旗,纪念在疫情中死去的人们。

所有的餐馆都只有外卖,而且会把订餐放到车后箱,大家不必有任何接触。

Valley Hospital周围插满了“感谢你们”的牌子

快运公司UPS还在开门。

新泽西今天新增确诊人数3088人,仍然在下降趋势。州长昨天关闭了所有的大小公园、森林,今天又发布命令:进入超市的人必须带口罩。

为了能够压平曲线,该想的招数都想了。

这几天看到一些数据,黑人和拉丁裔的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比较高。我想主要原因有:贫困人群的居住环境拥挤;他们的医疗条件差;他们的基础病多;他们对于病毒的认识和防范不够。

看看窗外给小区修剪草坪的人,不少人都是拉丁裔。他们不能呆在家里躲病毒。还有那些超市的员工、开大巴的司机、医院的护士、清洁工…..。

病毒面前,大家即平等,也不平等,有许多关于国家、种族、阶层、贫富差距等深层问题,都值得思考。

不过,大难当前,大家都面临着同一个敌人。

我以前和许多人一样,对美国的工作效率颇有微词。经常看到他们一条街要修很久,磨磨蹭蹭。

可是从Anna的朋友圈看到,Holy Name医院用了几天时间,就建起来了ICU病房。(照片拍摄Jeff Rhode)

纽约和新泽西这边的医院,几乎都是如此。在短短的时间内,各医院硬生生地把隔离病房、ICU病房数,扩大了几倍,甚至十几倍。

可见,逼的急眼了,美国人一样可以搞出高效率。

抗过了手忙脚乱的前几周,加上“居家令”起了作用,目前各医院都进入一个比较从容的状态。

看到Hackensack医院每天的“黑板报”,截至到昨天,出院的新冠病人已经有344人。

Holy Name医院现在每出院一个病人,就在大喇叭里播放Rudy的主题曲。Anna跟我说,今天已经听了很多次这个曲子。

虽然还有困难,虽然还有死亡,但是,一种无法抵抗的生机,正在蓬勃而出。

来源:陌上美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