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疫情中的美国”系列受“蓝蓝日记”精神的鼓舞,由美国各地的华人用自己的亲历来记载当下的这场灾难和这个时代。这篇由陌上美国的主笔罗新来跟大家讲述这段时间的新泽西。

截止4月5日美东时间9pm,美国总确诊人数已达33.76万人,9650人死亡。纽约州123160人确诊,4159人死亡。新泽西37505人确诊,917人死亡。密西根州15718,617人死亡。加州15154人确诊,349人死亡。

前文:《疫情中的美国 · 纽约-4月3日》、《罗新:疫情中的美国 · 新泽西-3月31日&4月1日

今天我办了一件大事情!我去买菜了!!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去买菜,家里的鸡蛋先没了,然后面包也没了,吃了两天花卷和葱油饼后,发现面粉也快没了。下定决心,装备齐整后出发了。

第一站,沃尔玛。远远看见长队,我没反应过来,以为哪个明星大腕来签名售书了呢。走近一看,原来是排队进商店的人。不愿意在雨中排队,于是奔下一个目标→农贸市场。

这个店也要排队,不过只有很少几个人,大家都隔的很远。进了店里,以最快的速度拿了需要的菜,根本没留心价格,感觉似乎涨了一点。然后又去另一个店买肉。两个店里90%的顾客和100%的店员都戴了口罩。

我们的拔丝学堂,在1月23日就呼吁戴口罩。今天是4月3日,美国刚刚开始提倡戴口罩,而且是在付出了沉重代价之后。

既然已经冒险买菜了,干脆把油箱也加满。今天的汽油已经跌到$1.79/加仑,真的是比水都便宜了。加油的小哥平时会到车窗前拿卡和对话,今天他躲的很远,我俩彼此几乎看不见,各自胳膊伸的长长的,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完成了信用卡的交接。

回家后喷酒精,换衣服,洗热水澡。总之该做的都做到。

这几天觉得心情有些郁闷,决定少看新闻。今天只看了一小会儿ABC台,看见爱国者队老板从中国买的口罩到了,30万只口罩浩浩荡荡拉到方舱。无数警车前呼后拥,排场堪比国家元首出行。口罩的社会地位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今天也在继续寄口罩。其中一批3M是以北大84级校友的名义捐给皇后区的医院。

而北大师妹前几天寄来的400只医用外科口罩,我打算捐给镇上的老人院。

回家的时候,看见北大师妹又寄来了2000只口罩。有像她们这样锲而不舍的人,有这些源源不断的支持,心里突然不那么郁闷了。

“封城”近一个月,大家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了。现在除了孩子们上网课,其他的事情也逐渐网络化。比如,如今璐璐每周一次的钢琴课,老师是通过FaceTime来指导;她下周的牙医检查,医生也将通过网络视频来给她看。镇上有乡亲眼睛发炎,上网找到自己保险计划里的医生,和医生通过视频交流后,医生给开了药,比起以前约医生,跑去诊所排队,节省了不少时间。

七彩娘娘们今天也进行了第一次“云聚会”。平时聚会,六个人很难聚齐,不是这家孩子有球赛,就是那个家庭要露营。这一“封城”,大家都有时间了。为了聚会,大家各自准备茶、酒、瓜子、点心,仪式感十足。我干脆拎着袋子到后院摆出野餐的架势。

Weiwei亲自做了点心,送到每个人家门口,还给我写了一张卡片,情真意切。

先是用zoom,然后用微信视频。每个人还各自拿出口罩“合”了一张。

这么美好的春天,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聚会”。

纽约开始发放免费食物,任何人都可以拿。中国援助的1000台呼吸机也到了。我们给镇上医院捐的3M口罩,留在了最需要的ICU病房。

不管怎样,生活还在继续。

最近被这个疫情搞得有些郁闷,于是尽量少看新闻,除了捐口罩之外,就在网上找些轻松的视频来看。那天还搜了一本网络小说,头天晚上看了半天,第二天想接着读的时候,不但想不起文中任何人物的名字,连书名都忘了。

今天不一样,一大早,心情仿佛被拨开一块乌云,亮堂了不少。

早上睁开眼睛先躺在床上刷微信,和慧聊了一会儿。

慧就是我们镇上医院ICU的护士,前几天的文章专门分享了她的事。

慧先发给我一个Facebook的帖子,是她们医院的护士,因为感染病毒在家隔离。那个护士的症状已经逐渐减轻,最近几天都退烧了。

然后慧说了一段话,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昨天看新闻,里面提到,目前的意大利,仿佛已经快走到黑暗隧道的尽头,已经看见光亮了。

而我们这里,至今应该是还在隧道中摸索。那么,哪怕是一点点光,都会被我们视如至宝。

今天的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长文,记录了在美国的华人是如何组织起来,捐款捐物,投入这场战斗的。我因为自己就一直在做这些事情,所以看到文章,觉得很亲切。自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华人显示了惊人的力量。他们打完上半场,又打下半场,在这个过程当中,华人们曾经受到中美两个方面部分人的误解、歧视、伤害,但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下去。

他们的努力,纽约时报看到了,各个医院也都看到了。

在新泽西病人最多最严重的Holy Name医院工作的Anna说:“最近陆续收到朋友們的捐赠,因涉及个人信息就不一一发了。這是其中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來自新泽西华人联合总会,以及福建同乡会,感恩。”

她又说:“看到这一个Pallat 27 箱 6500 个 N95 口罩吗?是源于一对华裔基督徒的捐赠。”

这些捐赠,都是及时雨。经常是一接到捐赠,就直接用到第一线,有时都来不及拍照片给捐赠人看。

慧也说:“过去的两周,我们医院都是在使用捐献的物资,手套口罩什么颜色规格都有,我特别欣慰我们科室没有一个同事辞职退缩,真的,在美国,政府是没有给医务人员保障的,坚持下去的动力是职业道德和信仰。没有大家的捐赠,物资缺乏更严重。真的非常感谢每一位帮助任何一家医院的善心人士。”

这段日子里,有的华人教会在组织捐赠,而佛学会的捐赠也到达了医院,能跑物资的就跑物资,跑不来物资的就给医护人员送饭送菜。

一场战争,每个人都无法旁观。

今天纽约和新泽西的新增确诊人数,以及新增死亡人数,都双双下降。

虽然在黑暗中还要再跌跌撞撞地再走一段,但是,只要方向正确,又有各方面的强大支持,总有走出去的那一天。

这段日子,许多人都在和我联系要捐口罩。华人乡亲们就不说了,口罩已经捐了好几轮。令我感动的是,许多远在中国,素不相识的人,都主动伸出援手。北大的师妹,为了保证口罩质量,跑了十几家口罩厂,亲自剪开口罩检查。然后让最快的速度寄到各处。我上周就收到了她寄来的两个包裹共2400只口罩。

还有一些读者,也联系上我。比如下面这几位。

每每看到这些,都觉得很温暖,很有力量。

灾难面前,人们都会有恐惧感。可是,当你知道你并不孤单的时候,你的内心就会产生巨大的力量。

今天开始分发已经收到的口罩。北大师妹、师弟寄来的的口罩,以及乡亲们捐的手套和口罩,要分给警察局和老人院。

“陌上美国”编辑部,又以纽约蓝蓝的名义,给离她家不远的Holy Name医院,捐了十盒宝贵的3M N95口罩。

正如今天纽约时报那篇文章里的一句话:“这些来自(华人)小团体和个人的草根努力,对控制疫情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大家的每一份努力,都没有白费。

来源:陌上美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