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疫情中的美国”延续“蓝蓝日记”精神,记载当下的这场灾难和这个时代。这篇由陌上美国的主笔罗新讲述这段时间的新泽西。

截止4月17日美东时间5pm,美国总确诊人数已达69.7万人,3.65万人死亡。纽约州22.4万人确诊,1.3万人死亡。新泽西7.85万人确诊,3840人死亡。麻州3.44万人确诊,1245人死亡。密西根州3万人确诊,2227人死亡。宾州2.99万人确诊,921人死亡。

今天德州州长鼓励零售业下周五开始复工,将可能成为美国最早局部复工的州。斯坦福大学对Santa Clara县3000多人进行了抗体测试,根据初步结果推算加州湾区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目前确诊数字的50到85倍!很多人为无症状携带者。

前文:《疫情中的美国 · 新泽西-4月10日至13日》,《大湖区疫情中心的撕裂对抗和令人心痛》,《疫情中的美国 · 纽约-4月15日


以前,我听到那种“扔下钱就跑”的新闻,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哪儿想到,这样的事,今天就让我碰上了。

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今天早上加了我,二话没说,就给我转了5000元!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吃了一惊。

其实这样的事,我最近遇到很多。

成都有62个人凑钱购买了6382只医用和KN95口罩,三个大箱子加两个包裹,给我寄来,光运费就花了近一万元。

我询问他们的名字,回答是“成都的小伙伴们”。

长沙也有小哥俩寄来2000只口罩。

而今早转来5000元的,则是安徽人。

他们全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被我遇上,是多么荣幸。

镇政府今天派人来取走了一批口罩,他对华人这次的奉献赞不绝口。口罩拿回去后,他们会再分到需要的部门去。

我对自己做的标语不太满意,华协的乡亲又让自己的孩子给成都小伙伴,以及长沙的小哥俩设计了全新的标语,后面的捐献就能用上了。

今天还收到一位法国网友的求助。她是法国小城阿尔勒(Arles)的居民,那里的疫情严重,医院急需口罩等物资。

阿尔勒这个城市曾经是梵高生活过的地方,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大家如果有渠道的话,希望能够给那里的医院捐赠一些口罩等物资。医院的名字是 Hospital Jean Imbert。

上网查了一下,阿尔勒的友好城市是周庄。如果能有来自周庄的捐助,也是一段佳话吧?

华协本来打算出钱给镇上的EMT(紧急救援队)购买晚餐,去红碗订餐的时候,红碗的老板说她来赞助。EMT派人来取走了晚餐,连连感谢。

镇上一个单独居住的小伙子弱弱地在脸书上问了一句“在哪儿有免费的食物领?我在这里没有家庭。”结果几个小时收到70多条回复,都是要给他送饭的热心人。他几个月都不用发愁没饭吃了。

灾难面前,人性的善良是多么可贵。

就像那位给我转了5000元的安徽朋友说的那样:“我们都头顶同一片天空。”

互相支持,一起战斗,才是目前人类应该做的。

今天先播报一些我周围医院的“简讯”。

Holy Name医院接治的一位新冠阳性孕妇,日前顺利产下一女,大胖闺女非常健康。

这家医院接治的一位华裔老先生,一个月前上了呼吸机,在生死线上苦苦支撑。昨天他拔管了,出院了!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出来送他,欢呼声仿佛是迎接英雄凯旋。这是生命奇迹的见证。

我钔镇上的Valley医院第一次使用血清疗法来救治一个重症的28岁患者,目前病人的情况有所好转。

Valley医院也使用瑞德西韦“人民的希望”来做为实验用药。目前为止,36人用药,其中13个脱离呼吸机,4人出院。

Hackensack医院,截至到昨天,已经有707名新冠病人出院,34人脱离呼吸机。

这几家的医生普遍反映目前的新增病人比以前减少,医院的ICU和呼吸机都有富余。

成都小伙伴们的口罩,今天送到了警察局和Ramsey老人中心了。

女警长亲自出来拿口罩。

同时送到Ramsey老人中心的,还有Kids2kids的小朋友们,用卖东西赚的钱购买的食物。

今天还寄了另一批口罩,以“陌上美国”的名义捐出的3M医用口罩,发给了北卡的UNC医院。陌上编辑部有人从那里毕业,小编为母校医院度过一个非常时期尽一点绵力。

今天我又收到两个求助。美国最大的印地安人保留地Navajo Nation目前也遭受病毒袭击,那里的医疗资源匮乏,ICU病床很少。麻烦的是,那里很多地方没水没电,不能洗手。我本来想寄400只口罩过去,看见这个情况,赶紧加倍吧。

另一个是老人疗养院。新泽西这次老人疗养院损失惨重。这家老人院本来有131个老人,死的死,住院的住院,剩下只有二十来人了。我在Facebook上看到这位女士的求助,赶紧把口罩准备好,让她明天来取。

今天傍晚听到门铃声,觉得奇怪,已经好多天没人来串门了。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璐璐的美术老师给送来许多画纸、水彩、画笔,当然他把所有东西都留在门外。

看来这个网上授课,师生都在适应当中。

镇上的医院有一个项目,专门为一些患有不治之症的青少年提供帮助。Brian从14岁就患了绝症,前几天是他20岁的生日。如今的居家令,使得开生日派对成为不可能的任务。医院方面想了一个办法,给酷爱汽车的Brian专门搞一个古董车游行。于是,在他生日的这一天,四面八方拥有古董车的车主们,开着心爱的车子,排着队来到他家门前,鸣笛祝贺。

不管Brian的生命还有多少日子,他20岁的这一天,都是欢乐和充满祝福的


一大早,就把捐赠给老人院的口罩放在外面,等那位求助的女士来取。

昨天在Facebook上和她聊了几句。她告诉我,多年前,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孩子曾经在香港居住过四年。她说:“在我的心中,中国始终有个特殊的位置。”

下午的时候,这位女士在Facebook上发了帖子,她已经把口罩送到老人院,并且感谢来自成都的捐赠。

长沙小哥俩捐赠的口罩,今天也由志愿者送到邮局了。

我们镇最早发病的一个25岁的小伙子,身体健康,曾是大学里的曲棍球明星球员。他一个月前染上病毒后一度生命垂危,上了呼吸机,昏迷不醒。家人四处奔波想争取使用“人民的希望”来救命。

他今天康复出院了,自己在医生护士的欢呼声中走出医院!


镇医院的医生除了抢救病人,一有闲暇时间就开始缝制口罩。医院还把布、线、皮筋等原料发给居民,让居民帮助做口罩。

如今医院收到了很多很多口罩,医生护士都用不完。于是医院发了通知:如果有哪些人需要口罩,医院可以分发一部分。

看看这些照片,感觉美国似乎变成了自己动手的农业社会,有点违和。但是还是要给所有参与其中的人们点赞。


这几天,我一直被下面这个故事而感动。

英国的一位老爷爷,今年4月30日,就要满100岁了。他想用一个特殊的方式来纪念这个特殊的生日。老爷子早年从军,又从癌症走出,性格乐观坚韧,他设立了一个募捐,希望为国家医疗系统(NHS)筹集1000英镑。为了鼓励大家捐款,他夸下“海口”:只要捐款达到1000元,他就在自己家后院走100圈。

他和家人都觉得这个捐款目标有点高,不过他们还是将募捐发布出去了。没想到,捐款从世界各地滚滚而来,截至到昨天,已经有80万多人参加捐款,募集了一千七百万英镑

就连威廉王子都捐了一笔钱,并且给老爷爷亲笔写了一封信。

老爷爷遵守诺言,推着轮椅,在后院走了100个来回,有卫队肃立致敬,还有电视台直播!

老爷爷的行动感染了千千万万的人。他如今成为英国的英雄。有30万人签名,希望授予老爷爷骑士勋章。

就像老爷爷说的:我们终究会有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让我们一起期盼。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陌上美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