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将军最近的发言很生猛,说什么“军队国家化”是在中国行不通的,并含沙射影地认为持这类观点的人就是汉奸,应该严惩。解放军报也信誓旦旦地说“军队国家化”是个伪命题。其实,罗援将军也好,军报也好,似乎都有涉军人干政的嫌疑,这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态和国家形象,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军队国家化”,并不是现在的公知们或所谓异议份子们提出来的。罗援将军不应该健忘,当年的中共领袖们毛泽东、周恩来等,曾经满怀热情地呼吁“军队国家化”,认为是国家民主化的必然道路。莫非毛周们是汉奸?今天的某些歪论家们义愤填膺地说有人曲解毛周对“军队国家化”的阐述,我认为这实在是中共党内新生的康生姚文元之流的幺娥子在作祟。一个政党,你不能在对你政治生命有碍的时候,就赞成军队应该国家化,而对你政治生命有利时,就认为军队应该非国家化。同样的事物,随行所欲地解释、定论,倒是真正把军队与国家的关系弄成个“伪命题”了。

一九四五年,毛泽东在对路透社记者甘贝尔的十二个书面问题时曾旗帜鲜明地回答:“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还是国家民主化。通常所说的‘共产党军队’按其实际乃是中国人民在战争中自愿组织起来而仅仅服务于保卫祖国的军队,这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与过去中国一切属于个人的旧式军队完全不同。它的民主性质为中国军队之真正国家化提供了可贵的经验,足为中国其他军队改进的参考。”(见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

毛先生当时说了一个军队国家化的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也就是说,他赞成军队国家化,前提是国家民主化。这为后来的争议留下了伏笔。换句话说,只有国家实现了民主化,军队才有可能实现国家化。这个前提设置的很对,也就为今天的国家政治生态,下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至今中国的军队没有实现国家化,也就证明中国还未走向民主化。那些硬说中国已经是一个很民主了的国家的特色理论家们,请你们好好理顺一下毛先生的逻辑关系吧,这可不是“伪命题”那样可以忽悠玩弄的。不实行军队国家化,千条理由万条理由都不是理由,只有一条理由,那就是国家还没有民主化。所以,你尽可以说目前军队离不开党的领导,党必须指挥枪,是因为国家的民主化进程还不足以使党军分离,不足以使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但你切忌不可说“军队国家化”是个“伪命题”。

一九四六年一月,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向政治协商会议提交《和平建国纲领》的同时,做了《关于军队国家化问题》的发言。其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军党分立,军民分治,以政治军,以文统武,以及军队民主教育。

周恩来说,“军队要属于人民,是最难做到的一件事。这种军队应该不是站在人民之上,而是人民的子弟兵,因为人民以其血汗所得来养兵,为的是保护自己。军队能够这样做,才真正是国家的军队、人民的军队。”

周进一步说,如果统一之后的军队不是用来抵御外敌,而是用来镇压人民和对付政敌,就成为一种反人民的武装集团,一种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军队的国家化,各种政治力量凡事都要用拳头、用枪炮来“商量”,那就是政治“军主化”,与政治民主化毫不相干了。

军队是人民的子弟兵,而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军队自然从属于人民、从属于国家。周恩来的内心一定是希望中国真正实现民主化,从而使军队国家化。当然后来政治生态的变化,使得他自己一生不得不从事违心政治使命,成为党军一体化的高级助手之一。这既是一个政党的悲哀,也是一支军队的悲哀。

邓小平说过“不争论”,但军队的归属问题似乎一直在争论。每次争论的结果一定是军人或军报出来一锤定音,于是万马齐喑。鉴于毛泽东、周恩来曾经对军队与民主的认识,我本来不奇怪,但对其后继者们的认识还是相当相当地奇怪。军队忠于国家忠于宪法,这是全世界的普遍共识,为何我们总是走在全人类步伐的末端,甚至于朝反方向迈步?罗援将军心里真的认为“军队非国家化”才是中国军队唯一的“宇宙真理”吗?

“军队非国家化”,或曰党指挥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来源于对历史的认知。不少特色理论家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历史的渊源。当年秋收起义时,毛泽东独创了将党支部建在连上的建制。这被认为是党指挥枪的理论原点。

然而,纵览历史细节,总会发现很多与事实不相符合的篇章。支部建在连上,绝非毛泽东的首创。上世纪二十年代初,苏联军队就已经将布尔什维克组织建在连、排、班上了。开始只是由地方党组织直接领导,但后来由于战争的条件,部队需要东进西征,战线拉得出奇的长,地方党组织鞭长莫及,于是支部就直接诞生在连部甚至班部。到了一九二五年,苏共十四大召开,正式确认红军和红海军中党组织的基本建制。因此,党指挥枪这一理论基础,中共军队依然是摹仿苏联红军的模式。不少党建理论家们充满自信言之凿凿地信口开河道:苏联军队之所以在苏共及苏联政府行将崩溃之时没有做出挽救的行动,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将党的组织置于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之上。其实只要认真看看苏共党史、苏联红军史,不难发现这种井底之蛙的言论完全属于自我安慰。因此,“支部建在连上”属于我军的创造,或是毛泽东的独创,均属“伪命题”。

话又说回来,支部建在连上,对于一个特定的战争年代,对于一支军队的创建和发展,肯定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这是不可否认的。但那是革命年代,那时的军队完全属于革命军。而建立共和国已经好几十年了,在一个需要经济建设和民生发展的国家,革命军的历史使命早已完结,从而进入国防军的历史阶段。我们的解放军仍然是革命军还是成为真正的国防军,其标志就是这支军队是从属于一个革命政党还是一个国家政府。一支国防军队,是代表国家对外作战,不是代表一个党对外作战。一支国防军队,是代表人民惩罚反人民的恐怖势力,不是代表一个党惩罚反人民的恐怖势力。军队国家化,与国家民主化一样,不是西方特有的价值观,而是全世界几千年来从历史进程中形成的人类共识。只有不自信的政党,才将枪杆子牢牢把住,只有不自信的军队,才不忠于国家而忠于政党。

当一支军队直接从属于一个政党之时,这支军队的本质就是党务军而非国防军。在世界上,除开中国,世界上有两支著名的部队直接属于一个政党的直接领导。一个是希特勒的党卫军,一个就是斯大林的红军。这样的军队,党在军队在,党垮军队垮。但如果一个属于国家的军队,不会出现存在与垮掉的问题,因为国家的生命力大于政党的生命力。一旦没有国家的时代出现,那么军队早就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所以,军队国家化,是千古真理。军队非国家化,是千古谬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