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二)

Share on Google+

——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相差多少(倍)?

前言

在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相差多少(倍)?一文中指出,冯文中的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相比较,发现在疫情爆发的前期,两者相差很大,特别是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患者的数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21.2倍。

六、各时间段的死亡人数和死亡率

6.1 各时间段的死亡人数

下面接下去看冯文中的死亡数字与中共通报死亡人数的对比。

时间段 疾控中心死亡人数 中共通报死亡人数 比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 15人 未报 ∞
截至2020年1月10日 117人 1人 117:1
截至2020年1月20日 427人 未报 ∞
截至2020年1月31日 921人 259人 3.6:1.0
截至2020年2月11日 1023人 1113人 1.0:0.92

从这个数据对比中可以看出,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死亡人数的瞒报情况比确诊病例更加严重。特别是在中共官方通报的2020年1月20日数据中,竟然没有死亡人数!而在2020年1月11日的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中还有1人死亡。难道这个逝者又活过来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把这个死者从确诊病患中剔除出去。

6.2 各时间段的死亡率

英国BBC曾发表一篇题为《肺炎疫情:为何各国死亡率差异这么大》的文章,介绍说:“3月底,欧洲的新冠疫情中心意大利的死亡率达到了令人震惊的11%。与此同时邻国德国的死亡率仅为1%,中国的死亡率为4%,而以色列在全世界的比率最低,为0.35%。”英国牛津大学流行病学家卡尔·海内根(Carl Heneghan)举例解释说,
比如100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有十人在医院检测呈阳性。其他90人未被测试,其中一名住院患者死亡,其他99人生还。这使病死率达到十分之一的比例,即10%。但感染死亡率仅为百分之一,即1%。

好在冯文定义了粗病死率,是用确诊病例死亡数(分子)除以确诊病例总数(分母),以百分比表示 。本文的死亡率与冯文中的粗病死率一致。就是流行病学家卡尔·海内根举例解释的病死率达到10%。还是上面的例子,100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有十人在医院检测呈阳性后住院,其中一名住院患者死亡。病死率达到10%。
其他90人未被测试,但有十八人死亡。由于不是确诊病例,就不计算在粗病死率之内。

时间段 疾控中心确诊病例 疾控中心死亡人数 死亡率
截至2019年12月31日 102例 15人 14.7%
截至2020年1月10日 755例 117人 15.5%
截至2020年1月20日 6172例 427人 6.9%
截至2020年1月31日 32640例 921人 2.8%
截至2020年2月11日 44672例 1023人 2.3%

根据冯文提供的资料,截至2020年1月10日,武汉的死亡率高达15.5%,截至2020年1月20日全国的死亡率为6.9%,截至2020年1月31日,全国的死亡率降为2.8%。对于死亡率的这个变化,冯文没有给出解释。因为国外各国的死亡率显示,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中期,死亡率是增长的,最典型的是德国的死亡率。

截至2020年1月10日,武汉的死亡率高达15.5%,这个死亡率与欧洲的比利时、意大利和西班牙比较接近。截至2020年1月31日,全国的死亡率降为2.8%,这个死亡率比德国的死亡率还要低许多。

6.3死亡人数的修改

2020年4月17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武汉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订正情况的通报》 。通报指出,截至2020年4月16日24时,确诊病例核增325例,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

通报分析了出现数据差异的原因:
一是疫情早期患者数量持续增加,医护人员力量不足且救治压力巨大,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直到军队、全国各地援汉医疗队驰援后,该问题逐步得到化解;
二是疫情早期核酸检测和收治能力严重不足,随着建院增床工作开展和先后开展2轮大排查,到2月20日,定点医院由2家增加到48家,新建方舱医院16家,初步实现了应收尽收,2月20日之前,由于医院床位不够,有些确诊病人未能及时到医院治疗死亡未上报;
三是疫情早期少数医疗机构未能与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对接,参与收治患者的医疗机构不断增多,既有部属、省属、市属和区属医院,也有企业、民营医院和方舱医院等,疫情信息报送工作未同步跟上医疗机构扩容收治的进度。
四是公共卫生统计体系还存在不完善问题。

从分析的原因可以看出,无论是增加的确诊病例325例,还是增加的死亡病例1290例,都出现疫情早期。也就是说,主要出现在冯文所覆盖的时间段。这给中国疾控中心带来很大的麻烦,因为冯文中的所有数据来自直报系统,而直报系统的数字是全国各级疾控中心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联合调查,应该报告的确诊病例都报上来了,不可能有什么遗漏。

图1:订正死亡人数,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这一次核增的325例确诊病例与1290例的死亡病例是来自卫健委系统。卫健委系统的数据来自定点医院的统计表,加盖公章后扫描,然后用电邮寄给上级卫健委。这是一种半人工的统计方法。出现差错,还可以强词夺理,硬性解释,不管别人是否接受。

但是对于“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直报系统来说,这种解释是说不过去的。而且直报系统连接全国的每一个医院,和这个医院是否是定点医院还是非定点医院没有关系。加上疾控中心有这么多职工,出现这么大的差错是难以想象的。如果直报系统出现这么大的差错,高福、冯子健都有直接的责任。

核增的325例确诊病例,对于截至2020年2月10日的累计44672例确诊病例来说,只是0.7%的误差,问题不是很大。

核增的1290例死亡病例,对于截至2020年2月10日的累计1023例死亡病例来说,这是126.1%的误差。这个问题很大,会涉及直报系统中数据的质量问题。126.1%的误差,怎么解释?高福需要做出解释,冯子健也需要做出解释。

再说2020年4月17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订正确诊病例,特别是订正死亡病例,会给中共政府带来很大问题,因为下一次订正的机会就没有了!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能够保证,这次订正后的死亡病例就是真实的数据,就再没有瞒报、漏报?这就象在法庭上,一方说:法官先生,对不起,先前提交的数据有错,需要订正一下。一般来说,会得到法官许可。如果第二次再对法官说,上次订正过的数据还是有错,希望再订正一下。很难获得法官许可。

武汉大学梁艳萍教授所描写的:“不少人没有来得及确诊就离开了人世,不少人无法住进医院而死于门诊走廊大厅;也有一些人是在街头的店铺门口;更有一些人为了不传染给家人和孩子选择了自杀…… ”那些人有没有在订正的原因解释之内?方斌拍摄的医院走廊上的死者有没有在订正的原因解释之内 ?可以推测,还有很多很多的死亡病例没有在中共通报的数据之内,也没有在中共通报的订正数据之内。

七、冯文为武汉市民起诉武汉市殡仪馆、武汉市民政局、武汉市政府提供了依据

武汉市殡仪馆从2020年3月23日开始至4月3日发放封城期间死者的骨灰。3月26日《财经新闻》报道,汉口殡仪馆门口停着送骨灰盒的卡车,一车装2500个骨灰盒。司机说,昨天他也送了2500个骨灰盒。2天一共5000多个骨灰盒 。而冯文拿出了传染病直报系统中的死亡数字,截至2020年2月11日因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全国一共死亡1023人。截至到3月28日17时31分,中国死于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的人数为3295人,其中湖北死亡3177人,占96.4%。而湖北的死亡人数集中在武汉为2538人,占中国死亡人数的77%,占湖北死亡人数的80%。 截至到3月28日武汉因新冠状病毒肺炎死亡2538人,也只需要2538人个骨灰盒。

图2:武汉汉口殡仪馆两天收到5000多个骨灰盒,图片来源:武汉普通人,网络截屏

有死者家属在领到骨灰后向海外媒体透露,在这次疫情中,武汉人领取的骨灰也不一定是自己亲人的,由于尸体太多,火葬厂把大量尸体集中焚烧后,再将骨灰按登记人名分装到骨灰盒。江岸区的刘女士反映,母亲的骨灰袋里居然有残留的半截男士皮带的金属头。洪山区的殷先生向记者反映,父亲生前从未做过假牙,但是骨灰袋里内发现一粒残留的陶瓷假牙。而汉阳区的陈女士更加气愤,她同时领回了母亲和叔叔的骨灰,她的叔叔生前患有肥胖症,体重是母亲的两倍还不止,但是领回骨灰后发现,母亲的骨灰竟然比叔叔的多出两斤多 。

武汉殡仪馆职工的解释是,因为当时每天要烧的尸体量太大,一个炉子一天烧十几个人,忙不过来,有时一炉烧两个。武昌殡仪馆的一位工人解释道:“有人发现骨灰和亲人的不符合,很正常。你们应该理解当时的工作环境,只要是人骨灰,不是炭灰就可以了。死的人骨灰混合分不清,人的灵魂在天上是分得清得。埋了就行了。”这位工人解释了焚烧的过程:“当时拉进来的尸体,都有一个姓名牌,有的在路上就弄掉了。火葬场也特别忙,一天一个炉子烧十几个人,工人热得光着身子作业,有人累晕了。尸体送炉子前一般要作个揖,免得鬼缠身。那段时间都免了。人太累了。尸体太多了,烧完了刮出来的灰,来不及装盒子,有时候堆一个大筐子,忙完了才分装骨灰盒,贴上个人的姓名。混合了难免的,大家也不用分那么清楚,反正都是肺炎死的武汉人,混就混了,一起祭拜算了。”

图3:把骨灰全部混合等分,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反正都是肺炎死的武汉人!多么直接、准确的定义!

就算截至2020年2月11日死亡的1023人都是武汉人,武汉市有七家殡仪馆外加一家回民殡仪馆,其中7座殡仪馆有84个火化炉。到2月11日,在这么长时间内按排火化,并不会给武汉市殡仪馆造成很大的压力。如果象武汉殡仪馆职工所解释的那样,一个炉子一天烧十几个人,1023具尸体用84个火化炉一天就烧完了。所以武汉殡仪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将死者的骨灰混合一起而不分清楚的。

有人说,方方日记是为外国政府追责递刀。现在国家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人,拿出传染病直报系统中的死亡数据,为武汉人起诉武汉市殡仪馆、武汉市民政局、武汉市政府提供了依据。

都说在中国,在天灾人祸中死一个人,只是一个数字,有时甚至连数字也不是。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死者的家属可以依据冯文要求国家疾控中心公布直报系统中的死亡者的姓名,看看你失去的亲人到底是一个数字或者连数字也不是。

笔者建议在武汉的蛇山上建立一座新冠状病毒肺炎死难者纪念碑,象美国越战纪念碑一样,上面刻上每一位死难者的姓名,出生和死亡日期 。祝死者一路走好。

————————————————————————————————————–
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武汉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订正情况的通报,2020年4月17日,来源:新华社,刊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20-04/17/content_5503568.htm

艾米:发文挺方方的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遭“校方调查”,法国广播电台,2020年4月27日,http://www.rfi.fr/cn/

VIVIAN WANG:用视频记录武汉疫情,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失踪,纽约时报中文网,2020年2月17日,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217/wuhan-coronavirus-journalists/

武汉普通人@Onebtcer:汉口殡仪馆,财新报道…….2020年3月26日,https://twitter.com/onebtcer/status/1243219630040076289

看中国:武汉殡仪馆骨灰盒数量 不小心暴露真实死亡人数?看中国网站,2020年3月28日,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3/28/927733.html

财经冷眼:精准演算!感染约121万例,死亡数据恐怖,这才是真实的中国数据!2020年3月27日第195期,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X6gm0-TgJ4

数字来源:中国新浪网,实时更新新冠肺炎疫情地图,https://news.sina.cn/zt_d/yiqing0121

武汉普通人@Onebtcer:汉口殡仪馆,财新报道…….2020年3月26日,https://twitter.com/onebtcer/status/1243219630040076289

刘妞妞@niuniu_Liu1:#CCPViurs #武汉疫情 #武汉真相,2020年4月5日,https://twitter.com/niuniu_liu1/status/1246773127356579840

台灣英文新聞編輯:驚爆武漢民眾領到「百家灰」 火葬場工人:屍體太多了沒辦法,台灣英文新聞,2020年4月7日,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911592

Truth20 真相传媒#武汉领骨灰,2020年3月29日,https://www.facebook.com/124648078206834/posts/504538520217786/

王维洛:建造有所有死者姓名的武肺死难者纪念碑的倡议—— 高福院士掌管的中国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里有所有死者的姓名,民主中国,2020年5月4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356

安德烈:中国两会前夕 武汉疫情死者家属及学者呼吁建立亡人纪念碑,法广广播电台, 2020年5月5日,http://www.rfi.fr/cn/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2/2020

阅读次数:68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