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林晓旭:追究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对武汉疫情的隐瞒责任

Share on Google+

【引言】

2020年4月4日英国跨党派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发布一个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瞒报疫情信息”,“违反《国际卫生条例》,对新冠病毒扩散负有责任”。研究报告进而提出,中国应该向英国支付3,510亿镑赔偿金,同时也应该向其它七国集团(G7)成员国支付巨额赔偿,以弥补因其瞒报疫情给各国造成的损失。这是国际上第一个依据《国际卫生条例》向中共追责,向中共要求赔偿的团体。

对此中共媒体发表了多篇反驳文章,认为“亨利·杰克逊协会”向中共追责、向中共要求赔偿是毫无道理的,因为中方从2019年12月27日中国湖北省一家医院首次上报3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到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驻华办事处通报、2020年1月3日完成正式上报程序;从1月7日分离出新冠病毒、12日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与世卫组织分享,以及每天发布最新数据,与各国分享相关信息和经验等等。

但是问题的核心在于:中方通报的新冠疫情信息是否真的快速、公开、透明的?中方通报的新冠疫情信息是否是真实的、准确的?

2020年5月16日中共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独家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承认,在2020年1月23日前武汉地方政府曾向公众隐瞒关键的疫情资讯。从表面上看,从2019年12月31日开始到2020年1月20日都是武汉市卫健委向中国、向世界通报的新冠疫情信息;从2020年1月21日开始之后是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履行这个职务。但是,武汉当地政府在1月23日以前的隐瞒行为难道国家卫健委不知道实情吗?

国家卫健委的第一批专家组早在12月底就到武汉,也完全了解这个病毒是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的情况。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二编-信息和公共卫生应对,第六条通报和附件2的规定,如发生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各缔约国应在评估公共卫生信息后24小时内,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通过《国际卫生条例》国家归口单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1]。这个通报的责任在于武汉当地,也同时在于国家卫健委或者国家疾控中心。 在判断一个缔约国是否履行义务,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分享信息,并不区分是缔约国的某个地方政府还是缔约国的中央政府向公众隐瞒了关键的疫情资讯,这都是缔约国没有履行义务。

而且前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央视采访时就表明最初疫情的不及时披露与未获得上级授权有关。所以, 隐瞒疫情的责任不是仅仅在于武汉或者湖北当地政府,国家卫健委乃至整个中央政府是主导了要隐瞒疫情的决定。钟南山在CNN的说法只是在中共面临国际追责的压力下利用CNN国际媒体来替中央甩锅给地方,替中共洗白罢了。钟南山把锅甩给武汉地方政府,虽然其目的是为中央政府解脱部分责任,但是在国际上来说,反而坐实了中共政府的失职。

二、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在武汉的作为

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向武汉市派出了第一批专家组共九人,组长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徐建国,组成人员有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曹彬、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主任李群,及几位中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

图1:2020年1月1日第一批专家组成员李兴旺和曹彬在集中收治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德武汉金银潭医院,专家组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但是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装。

第一批专家组在武汉的具体活动非常重要有哪些?他们到哪里视察?他们对疫情做出了什么样的判断?他们对防疫措施提出了什么具体的建议?2020年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对第一批专家组的工作有下面的描述:“23天前,也就是2019年的12月30日,我委获悉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第一时间派出国家工作组和专家组,实施国家和省市联动,指导支持武汉市全力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一是全力救治患者。二是认真组织疫情研判。根据掌握的信息,武汉市果断对患者集中的暴露场所,也就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了休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病例的搜索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医学观察。三是国家省市专家立即研究制定相关的防治方案,组织实施流行病学调查、标本采集送检、病原溯源等工作。四是将掌握的情况于12月31日向社会公布。”[2]

【一.隐瞒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病例,而且没有进行相关溯源调查】

那么,根据李斌的介绍,第一批专家组的第一个重要成果是武汉市卫健委首次于2019年12月31日向社会发布疫情的信息:“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专家从病情、治疗转归、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初步检测等方面情况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根据2020年1月24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柳叶刀》杂志(The Lancet)发表的《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论文,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收治的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共41例,其中27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史,14例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武汉市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1日公布的27例病例,应该就是金银潭医院收治的、与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史的27例病例。另外14例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例被隐瞒未报。而专家组成员李群和他的同事对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当时收治病人89例全部进行了调查[3]。所以专家组和武汉当地的是协同起来隐瞒这14个病例。

【二.人为设限阻挠疫情通报,导致网络直报系统失效】

中共政府总结了2002年/2003年SARS疫情爆发的经验教训,认为不能及时、全面掌握SARS疫情的信息是关键,所以立即投下巨资建立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建立防止SARS这样疫情再次肆虐中国的马奇诺防线,而且这套网络直报系统一直运行良好。2019年8月21日徐建国亲口说:“目前,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将传染病报告时效从过去的5天缩短为4小时。一张传染病防控巨网正在形成。”[4]

但是,正是徐建国为组长的第一批专家组摧毁了这道马奇诺防线。2019年12月30日发布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仅对武汉市卫生系统有关单位下发)规定了病例上报的方式:采用统计表的形式,并加盖公章,扫描,然后用电邮寄到指定的武汉市卫健委邮箱:[email protected]。由于所有上报数据必须加盖公章(经领导批准),直接输入网络直报系统的路径就变得很困难、很复杂。于是,在这次的新冠疫情上报方面,中国又回到了2003年发生萨斯之前。

【三.媒体采访上释放虚假信息,误导大众】

2020年1月4日徐建国在北京(显然此时第一批专家组已经离开武汉回到北京)接受香港大公报记者采访时说:当前并无证据表明香港病例与武汉的直接联繫。“不能因为去过武汉就说是被传染的。”根据内地官方最新数据,武汉不明肺炎三天内从27例病例增加至44例,三天扩大到几十例的速度并非罕见,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且没有发生死亡案例,说明病毒威胁水平有限。徐建国还强调,中国的传染病控制有多年的积累,绝不会出现因为春运发生大扩散的可能性。[5] 可见第一批专家组特别是组长徐建国是大大地低估了武汉疫情。这一点在徐建国1月14日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现得更加明显,他认为疫情可能在下周结束。[6]这完全是一个错误的估计。而这种错误的估计正是代表了第一批专家组对武汉疫情的研判。

【四、严重失职: 关闭和消毒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却没有收集动物样本】

2020年1月1日上午7时,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被武汉市江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卫生健康局公告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7]。1月1日上午第一批专家组到达华南海鲜市场时,原来市场的人员在没有被隔离检测的情况下就已经匆忙撤离。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报道:“找寻病原,找寻致病元凶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们必须第一时间抵达市场,尽快取回标本展开检测”。(市场)“污水横流,转瞬又渗入下水道,不知去向。就像这个未知的病毒,我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并不清楚他会在哪里潜伏,又会流转到哪里。时不我待,专家们决定迅速进入市场,专家们在凌乱的摊位中艰难行走着,认真查看记录摊位位置、仔细询问销售物品明细、对售卖商品和相关环境进行了全方位采样。”[8]

另外,根据新华社记者报道,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在1月1日上午在华南海鲜市场,针对病例相关商户及相关街区集中采集环境样本515份,运送至病毒病所进行检测。1月12日,病毒病所专家再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野生动物贩卖商铺相关标本70份,并转运至实验室进行检测[9],共计环境样本585份。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1月26日表示,该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新华社报道称,33份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上的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其中31份阳性标本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西区。经调查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名义上是海鲜市场,但实际上却是个综合市场。市场西区存在野生动物交易,尤其是西区的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场内部的区域存在多家野生动物交易商铺,而这一区域的阳性标本也比较集中,占全部阳性样本的42.4%(14/33)。综上所述,高度怀疑此次疫情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10]

但是,问题的核心是如果环境样本中有病毒,那么病毒是来自被感染的市场的人群还是那里贩售的动物? 武汉的疾控专家以及国家卫健委的专家在明确这是冠状病毒的爆发的情况下,也明确知道SARS有蝙蝠和果子狸的宿主先例,却只收集环境中的样本,而不收集海鲜市场的动物样本,这是违背流行病控制的最不可思议的失职行为。如果有收集动物样本,却不公布检测结果,那就是刻意隐瞒动物样本的测试结果。

在第一批专家组环境样本采集之后,2020年1月1日下午5时,十数名身着白色防护服、带护目镜及绿色口罩的人员携带喷淋设备进入市场西区,开始消毒工作[11]。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个现场被破坏。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王立铭教授指出:“想要搞清楚病毒的真正源头,一个办法是先从武汉、特别是华南海鲜市场入手,毕竟那里仍然是最可疑的地点,不是第一现场,也是第二现场。但是就像我前面微博里说过的,华南海鲜市场关闭的时候没有保留动物样本,失去了第一手证据,让我们没有办法去真正分析海鲜市场内部是不是真的有某种野生动物身上携带了新冠病毒。这是一个历史的遗憾。尽管后来疾控部门宣称从海鲜市场的环境中检测到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但是这种证据的作用远不如找到一只或者一批确实携带病毒的动物标本。[12]”

把这个事情描述为“历史遗憾”这无疑是体制内能够用的词语。而作为公共卫生防疫,这其实就是武汉当地卫生部门和国家卫健委的集体严重失职。

【五、不合理的确诊标准: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成为的三个必要诊断标准之一】

第一批专家组的第三个工作就是编制了《武汉市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应急监测方案》和《武汉市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密切接触者管理方案》。第一批专家组的第四个工作与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一起制定了早期诊断的三个标准。这个早期诊断的标准,一直没有公布,只是出现在一些报道中,当时患者需要同时具备有
——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发热、缺氧、呼吸困难等临床症状与
——CT影像学等条件,
才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疫情初期还没有病毒核酸检测一说)[13]。

而财新网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的采访证实,此前,国家卫健委的专家组到武汉金银潭医院调查后做了一套诊断标准:
——要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要有发烧症状,
——病毒检测呈阳性,
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但一线医生反映,这个诊断标准太苛刻了——“按照这个标准,很难有人会被确诊,尤其是第三点,非常苛刻,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去做病毒检测;这样很容易漏掉真实的病人。而这是传染病,确诊标准弄得太紧,放掉有病的人,对社会危害很大”[14]。

把与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作为确诊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三个必要条件之一,导致了2020年1月初大量患者得不到确诊,无法被定点医院收治,或者没有及时被医院收治,造成许多患者的死亡。原金银潭医院院长、现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认为:“疫情初期,在正式的多版诊疗方案出台之前,有关部门做过一个诊疗指南,供内部使用。当时,我们强调流行病学史比较多,不像现在,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人更多一些。当时专家都把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作为流行病学意义上很重要的依据,同时也作为诊断的要求和条件。这不是某一个专家的意见,而是大家的一个共识,整体的专家意见是由国家和省、市的专家一起制定的。这跟事件本身发展的认知水平有一定的关系。”[15]

这对于一个经历过2002年/2003年萨斯的中国来说,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做法。根据黄朝林等的《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论文,41例病例中,14例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而且第一例病患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所谓最早上报新冠疫情的张继先医生所接诊的七个病例中,有3个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所以,第一批专家组把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作为确诊的一个必要条件是有意的误导。由于第一批专家组制定的早期诊断三个标准存在严重缺陷,国家卫健委紧接着就不断更改诊断的标准,据说是五次做出修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共政府发布的疫情信息都是不准确的,因为每批病患确诊的标准都不同。这一点,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看不懂,世界民众也看不懂,这就是误导。

【六、隐瞒基因测序结果–类SARS冠状病毒感染被描述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 压下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病例不报】

第一批专家组的第五个工作就是压下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病例不报,并建议湖北省卫健委发出通知,不准再做病毒检测,并建议国家卫健委下文,销毁病毒样本。根据财新记者赵今朝的报道,种种证据显示,在2019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16]。

最为著名的一份SARS检测报告就是艾芬医生用红笔画圈、李文亮医生上传的那一份。

2019年12月2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名41岁的陈姓病人,其12月16日无明显诱因发热,当日患者在该院呼吸科ICU做支气管镜取样,样本送至北京的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12月30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将这位病人的基因测序报告反馈给了医生:经NGS检测,检测结果为“SARS Conavirus”(SARS冠状病毒)。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艾芬医生看到这份检测报告后在SARS上用红笔画了一个椭圆形的圈。李文亮医生将这份检测报告放到武大医学院同学微信群中,接着当天傍晚17时48分,李文亮又在同学群中发布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19时39分,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刘文在工作微信群“协和红会神内”发布信息称:“刚刚二医院(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20时48分,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谢琳卡在肿瘤中心微信群发布消息称,“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这三位医生此后都遭到警方训诫。[17]

另一份检测报告来自广州的微远基因公司。

2019年12月15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男性送货员开始发烧。12月18日,他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本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看病,医生怀疑可能是社区获得性肺炎,将其收治入该院急诊科病房。12月22日,这位病人病情加重,进入ICU,医生们使用了各种抗生素治疗无效,便对这位病人进行了气管镜采样,然后将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NGS检测。2019年12月24日,位于广州黄埔的微远基因收到一份来自武汉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样本。提供样本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希望微远基因利用其基于宏基因组学的二代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mNGS),找出病原体。检测后,微远基因发现样本里有一种跟SARS相似度约81%的新型冠状病毒。12月27日,微远基因将结果电话通知武汉市中心医院,并将数据共享给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18]。微远基因的负责人于28、29日前往武汉向医院、疾控中心汇报分析结果。

第三份检测报告来自华大基因。

12月26日,华大基因将武汉当地医院提供样本的测序结果口头通报给武汉协和医院(全称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称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医院向武汉市卫健委报告[19]。根据《健康报》2020年3月9日发表的首席记者刘志勇撰写的《生死金银潭》:“2019年12月27日晚,黄朝林接到一个武汉同济医院打来的电话,请求将一名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转至金银潭医院。对方在电话中说,第三方基因检测公司已在病例样本中检测出冠状病毒RNA,但该结论并未在检测报告中正式提及。凭借职业敏感,正在与黄朝林讨论工作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立即拨通了北京地坛医院专家(笔者注:应该是第一批专家组的李兴旺)的电话,得到的建议是接收患者,展开调查和研究。张定宇当晚就找到了这家第三方检测公司,通过沟通协调,由对方将相关基因检测数据发送给医院合作单位——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初步基因比对的结果提示,这是一种蝙蝠样SARS冠状病毒。”[20]

华大基因是中国的行业老大。在2019年12月份,武汉当地医院至少送了超过30例疑难肺炎的病例样本给华大基因委托测序。华大基因在其中一共发现了三例属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一例外,另外两例分别收样于12月29日和30日。2019年12月29日,华大基因对该病例样本完成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病毒与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种之前未有的冠状病毒。

2019年12月30日,华大基因将测序结果口头通报给武汉协和医院,称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医院向武汉市卫健委报告[21]。

2019年12月31日,华大基因将三例类SARS的冠状病毒混装,即将三个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混装的全基因序列。2020年1月1日,这份混装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提供给了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1月3日,华大基因对三个样本中的病毒都完成了全基因序列测序。华大方面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三个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22]

当徐建国为组长的第一批专家组在武汉之际,已经有多份检测报告和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是《国际卫生条例》附件2规定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各缔约国应在评估公共卫生信息后24小时内,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通过《国际卫生条例》国家归口单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

图2:2019年8月19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联合举办的中国医师节先进典型报告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徐建国作先进典型报告。左2为徐建国,右3为郭德银,图片来源: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1908/t20190821_204885.html

根据财新记者报道,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平台上共上传有13条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除去日本、泰国的三条,剩下的10条全部由中国科研单位上传。从样本采集时间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采集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上传的那一例。还有8个样本是在12月30日采集的,分别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湖北省疾控中心(1条)、金银潭医院与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5条)、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2条)[23]。此外,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还上传了一条2020年1月1日完成采集样本的基因序列。Diago查证《GISAID目录》,发现2019年12月26日取样的结果有两份,编号为406798和402125,2020年12月30日上传的6条,编号分别为:403930、402132、402130、402121、402128、402127,加在一起一共8份样本[24]。无论是财新记者报道的10条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还是Diago查证的8条,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1日已经有多份检测报告和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

第一批专家组压下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病例没有上报,所以,国家卫健委派出的第一批专家组徐建国等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责任人。

【七.销毁病人样本并限制对其进行病毒基因测序】

2020年1月1日,为武汉医院提供第三方检测的基因公司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25]。

2020年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这份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称,针对近期武汉肺炎病例样本,依据目前掌握的病原学特点、传播性、致病性、临床资料等信息,在进一步明确病原信息之前,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各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健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26]。

另外,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一个病人样本,并于1月5日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上传至NCBI GenBank数据库,为保证准确,后续还进行过修正。张永振团队等到1月11日上午,未见国家卫健委有任何行动,悉尼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在virologic.org上披露新冠病毒的“初始”序列,为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

就在张永振研究团队公布基因组序列数小时后,1月11日晚,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宣布将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基因组序列。后来发现,中国卫健委的信息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送的。1月12日另外5个来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由国家卫健委领导小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数据库GISAID发布,序列来自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医科院、中国疾控中心。也就在这一天,张永振研究团队的P3实验室以“整改”理由被关闭。[27]

2020年3月3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的记者会说:“2020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28] 可见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抵达武汉开展现场调查,他们的结论是2020年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通报信息的基础。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中方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通报信息这个形式,而在于中方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通报信息的内容。

【结论】

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抵达武汉开展现场调查时,已经有多份检测报告和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是《国际卫生条例》附件2规定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显然1月3日中方并没有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通报武汉发现多起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第一批专家组隐瞒12月份武汉发现多起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以及已经从病人样本中测序到类SARS病毒的事实,而且还人为设限使得确诊病例严重失真,病人样品被销毁,并和武汉当地卫健委配合在公告和媒体采访上输出虚假信息,误导大众,也涉嫌刻意隐瞒海鲜市场动物样本测试结果或者严重失职。 这一系列恶行使得对于疫情在中国和世界的蔓延的控制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先机。而且由于武汉当地公共卫生官员和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的严重失职或者刻意隐瞒,到目前为止,与武汉疫情爆发相关的动物样本是否被收集以及相关收集结果仍然是个谜。这对于追溯疫情爆发来源,以及全球防止类似疫情再次爆发,都加深了防控的难度。国际社会应该对此深入调查并对相关人员展开严厉的追责,才是对这种罪孽深重的犯罪行为的应有的态度和作为。

[1]参见王维洛: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关键责任人,议报,2020年5月8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38

[2]新闻办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2020年1月22日,刊登在中国疾控中心网,http://www.gov.cn/xinwen/2020-01/22/content_5471560.htm

[3]中国疾控中心报道》【抗疫】在一线,疾控勇士与新型冠状病毒赛跑,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2002/t20200201_212137.html

[4]徐建国:坚守疫情火山口,编织传染病防控巨网,2019年8月21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联合举办的中国医师节先进典型报告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徐建国作先进典型报告,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1908/t20190821_204885.html

[5]记者周琳:专家:汉港病例未见直接关係,大公报,2020年1月5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5/400593.html

[6]大纪元还:原中共隐瞒疫情真相的关键22天,刊登在新唐人电视台,2020年2月19日,https://www.ntdtv.com/gb/2020/02/19/a102780585.html

[7]大公报:武汉涉事海鲜市场休市消毒,大公报,2020年1月2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2/399162.html

[8]中国疾控中心报道》【抗疫】在一线,疾控勇士与新型冠状病毒赛跑,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2002/t20200201_212137.html

[9]新华社记者王秉阳、温竞华:中国疾控中心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检出大量新型冠状病毒,新华网,2020年1月7日,http://www.xinhuanet.com/2020-01/27/c_1125504355.htm

[10] 中国新闻周刊微信公众号:新型冠状病毒首次感染人或早至去年11月,海鲜市场非唯一疫源地,中国新闻周刊,刊登在《重庆晨报》2020年1月28日,https://www.cqcb.com/headline/2020-01-28/2127566_pc.html

[11]大公报:武汉涉事海鲜市场休市消毒,大公报,2020年1月2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2/399162.html

[12]王立铭:科学上讲我们确实不知道新冠病毒真正的源头是哪里,新浪科技《科学大家》,2020年3月3日,https://tech.sina.cn/scientist/2020-03-03/detail-iimxxstf5961560.d.html?vt=4

[13]武汉金银潭副院长黄朝林病愈隔离自述被传染和当“试药人”内情,凤凰网,2020年2月13日,刊登在北美新浪网,https://m.us.sina.com/gb/china/phoenixtv/2020-02-13/detail-ifztrcuc6768506.shtml

[14]韩挺:武汉时间:从专家组抵达到封城的谜之20天,经济观察网,2020年2月7日,http://www.eeo.com.cn/2020/0207/375826.shtml

[15]武汉金银潭副院长黄朝林病愈隔离自述被传染和当“试药人”内情,凤凰网,2020年2月13日,刊登在北美新浪网,https://m.us.sina.com/gb/china/phoenixtv/2020-02-13/detail-ifztrcuc6768506.shtml

[16]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王仕平V评论道:很多地方都显示“404”了,不知道这篇文章能存在多久。Aspen6868评论道: 1月3号医生李文亮等人预警,被训诫,基因公司测序被湖北卫建委干预,九份样本上报之后,1月初国家卫健委发布“3号令”,财新的报道揭开的这些事实。只觉得悲凉。这样的体系,从上到下,都做了些什么? 海上歌舞永不休评论道:草菅人命,争名夺利!

Diago: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17]同上

[18]广州试剂盒出海记,南方日报,2020年4月23日,刊登在广州黄埔区政府网,http://www.hp.gov.cn/xwzx/mtxx/content/post_5803589.html,以及刊登在36KR/广东网,https://www.36kr.com/p/677749370697992,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以及澳洲新闻网,中国媒体揭新冠基因溯源内幕:官方指示武汉病例不许测 ….. ,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Diago: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19]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闻网,中国媒体揭新冠基因溯源内幕:官方指示武汉病例不许测 ….. ,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0]健康报首席记者刘志勇:生死金银潭,2020年3月9日,刊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http://www.nhc.gov.cn/xcs/fkdt/202003/9502b2d78ea94ea9a43e855ca9e0a5e2.shtml,人民日报:铁人张定宇,2020年4月1日,刊登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也有相同的报告,http://www.ccdi.gov.cn/lswh/renwu/202004/t20200401_214570.html

[21]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闻网,中国媒体揭新冠基因溯源内幕:官方指示武汉病例不许测 ….. ,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2]同上

[23]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闻网,中国媒体揭新冠基因溯源内幕:官方指示武汉病例不许测 ….. ,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4]Diago: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25]同上

[26]同上

[27]财新记者赵今朝: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政经,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秘密翻译组:第一个与世界共享病毒基因组的实验室被勒令关门”整顿”,这是为什么?gnews,2020年2月29日,https://gnews.org/zh-hans/127686/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上海实验室发表全球首个病毒基因排序翌日突遭当局关闭,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年2月29日,http://www.rfi.fr/cn/中国/20200229-上海实验室发表全球首个病毒基因排序翌日突遭当局关闭

大纪元香港记者站:【疫情最前线】发现病毒秘密上海p3实验室遭关闭,大纪元,2020年3月3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2/n11910640.htm

[28] 2020年3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2020年3月31日,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64266.shtml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日期:2020.06.01

阅读次数:9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