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江:中共与跨国资本集团

Share on Google+

新冠病毒从中国走向世界导致全球经济停摆后,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中的作用引发了很多讨论。认清中国统治集团的本质是一个首要问题。想要说明中共CCP英文缩写中间那个C到底是共产主义(communist)还是资本主义(capitalist),就像百余年前面对德国幽默杂志上刊出的鸭兔错觉图,从左向右看是只鸭子,从右向左又看出了兔子。中共在国际经济秩序的斡旋中也是左右逢源,对左翼政党打出社会主义旗号,与右翼政府做资本交易心心相映。本文试从中共在拉美国家的扩张轨迹粗略说明它与跨国统治集团的关系。

1970年,智利左翼社会主义领导人萨尔瓦多·阿连德赢得智利大选,中共随即与智利建交。作为中共在南美地区第一个建交的国家,智利成为中国在这个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进入拉美市场的主要踏板。阿连德上台后推行大型铜矿业、医疗行业公有化,继续推动土地改革,为此触犯了大公司包括美国公司和智利上层保守势力的利益。1973年,智利军方领导人发动血腥军事政变,导致阿连德死亡以及数千平民被谋杀或失踪,推翻了智利持续近50年的民主体制,使智利人民在军事独裁政权生活下长达17年。当时世界上自称社会主义由共产党统治的绝大多数国家都与智利断绝了外交关系,只有中国和罗马尼亚继续与智利军政府保持外交,继续扩大与拉美国家的贸易。

1990年代末,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汇丰银行、花旗集团、高通银行、摩根大通等欧美银行纷纷雇佣中共太子党,在中国从事投资银行业务,通过勾结中共的官产学媒网络建立了中国市场关系网,与中国国有银行一起牟取垄断暴利。中共太子党集团也以此在外资银行或金融机构中成为合伙人,进入世界金融体系,更全面地占领拉美市场。

2007年后,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开发银行在拉丁美洲投资,向这个地区的政府和公司提供了约1420亿美元的贷款。除了这两大国有银行外,中国地方基金也提供了350亿美元的贷款。在对所有公共部门贷款中,中国将一半以上集中在采矿行业,从而使中国成为与拉美国家贸易增长最快的国家。2018年,拉美国家向中国出口铜、铁、石油和大豆几乎占其同类出口的70%,中国已经是这个地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国。 2019年,中国成为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巴西的最主要贸易伙伴。

中国与拉美国家的贸易能够如此快速增加,是因为中国国有银行执行中共的经济扩张政策,向拉美国家提供大量贷款。而中国国有工行、中国银行和开发银行的股票是由贝莱德、富达、汇丰、摩根大通、景顺、先锋、瑞银、扣子树等欧美跨国金融投资公司持有的。中国石化、中国电信和中国铁路工程等其他中国跨国公司的结构与这些中国银行类似。中共通过持股基金掌握对它们的控制权,而欧美虽然可以分享利润并且可在投资策略上发言,但是不得不听从中共的整体经济战略。中共以贷款和投资作为网罗和积累国际资本的重要手段,逐步将国际资产阶级整合进入中共主导的跨国资本集团。

中共在拉美对自称左翼的政府表示政治上的同情,使用反殖民话语,让不少寻求独立于美国的拉美国家视其为反美同盟。尤其在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跨国债权人和美国发生冲突后,这些国家政府更需要中共提供的贷款和投资来缓解美国施加的经济压力。中国国有银行和跨国公司成为中共在拉美扩张的主要力量,而中共主导的跨国资本集团与当地资本集团和政客合作抢占当地土著人民的土地,掠夺资源,迫害土著活动人士,压制他们的权利。中共打着反殖反帝的旗号,实质成为在拉美扩张争霸的新帝国。

所谓“中国梦”就是中共在全球建立霸权的野心。中共已经通过跨国资本和左右逢源的话语建构起一套霸权网络,将欧美民主国家的政客、媒体和学术精英也囊括其中。在疫情中,我们需要检视当下全球的政治经济制度,思考如何达成正义的世界秩序。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3,8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