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3)

Share on Google+

番外·流影·三

她用指尖捋顺清亚的头发。长长的,柔软而顺滑。“当真要剪?”她轻轻地问,俯在清亚耳边。

“是呀。”“剪短了没那么容易长回来哦。”“没事,剪吧,姐姐。”

她手里拿着宏石制的剪刀,剪下去那一瞬间发出轻而脆的声响。亚的头发柔顺地滑落下来,铺散在床榻与她的膝头。

“给我讲故事吧,姐姐。”

“你想听什么?”

“讲之前的瑀神姬玛伊。”

她不禁笑了。“又是姬玛伊?讲她什么呢?”

“她长什么样?”“长头发,杏黄色的眼睛。”“她漂亮吗?”“人们都说她很漂亮。”“我长得像不像她?”“像。”“姐姐也像她?”

不仅是相似。从没有人能区分姬玛伊和聿瑾。也从没有人能区分她和姬玛伊。

“也像啊。”她耐心地说着,继续修剪亚的头发,“像到所有人都以为我和她是一个人。”

“那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亚问得很认真,她又笑了。“你觉得呢,小亚?”

“我觉得不是,”清亚想了想,“因为她不是我的姐姐。不能够是同一个人。否则我就没有姐姐了。”

“我也觉得不是。”她这样说。

“唔——总之肯定会有不同的地方吧?姐姐的头发长长的,姬玛伊也这样长么?”“也这样长。”“可以垂到腰间?”“可以的。”“她也穿这样的袍子吗?袖子宽宽的,衣摆拖到地上?”“也穿。”“那……那块玉她总没有?那块小鹿的玉佩。”

她一直戴着一块鹿形的玉佩,材质剔透,体态灵巧。清亚很喜欢那块玉。“那就送给你吧。”她这样说过几次,但清亚每次把玩过后,仍旧很执着地要归还给她。

“……这我并不清楚。”她如实答道。她其实不了解这块鹿形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玉佩应是一对;然而另一块她又从没见过,不知身处何方。

“——剪好了。”“好了吗!我可以乱动了吗?”“可以了。”

她仔仔细细,收集罢散落的头发,将它们整齐地编织起来。

“小亚,为什么你这么想谈论姬玛伊的事情呢?”“因为——嗯——总觉得有点遗憾。”“遗憾?”“她和隳神的那场争斗呀。”“为什么?两败俱伤罢了。”“正是因为打成平手我才不甘心啊,谁也没有占上风嘛。我以为她肯定能够赢的。瑀应该才是最厉害的才对呀。”

“生的力量——终将胜过——”清亚继续说着,从床榻一跃而起,跳到地板上,“——死的力量!”

……赢不了的。

清亚看着她把那些剪下的头发收进雕花的方盒中。“你在做什么呀姐姐?”“我想把你的头发保留下来。”“是吗,这有什么好收藏的?”

“——留作纪念。”

赢不了的。那银白的流影。那死亡本身。他们都在为同伴而战但她始终是孤身一人。过早消散的胚胎以及背弃诺言的效忠者。——将手中的长发也放入匣中浇筑宏石罢,这样你尚可得到一个石中空洞。

……在古树还未化作白鹿,白鹿还未化作女子的时候。那时她是海面上化解冰皮的微风。有一个庞然的影子潜在海底,光耀而洁白,形同巨鲸。它的名字叫做仟。不辨面目,不曾言语。通体都是那样发亮的银色。据说只要得到它的一片鳞甲就能获得幸福。据说它的心脏是无上的透亮的宝石。据说它能让整个世界冻结,飞鸟和游鱼都嵌进冰中。据说它就是死亡。——然而转瞬即逝的银耀围绕它身,如同无尽不灭的星星追随着月亮。它将高高跃起,在穹宇之下,激起冰雪似的浪花,让一切化作水晶与白玉的碎片。死亡与静止即是如此纯净。虽然她不曾理解,但就在那个时刻,那个瞬间;这样光明,使她为之洞彻。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2,5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