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4)

Share on Google+

教学楼里的两间展室正举办高年级同学的写生习作展览,其中一个人物是大家都熟悉的,他叫罗中立,我没有从我口里说出此人的大名我就有增色三分的快感,我从进校一开始就与他走上了不同的方向,他走向了权力的中心,成为了川美院长,我走向了荒原,去到了彼岸,成为了自由人。我今天的格言是:做一次自由人吧,因为,只有自由的人性,艺术才会闪耀美的光芒。

展厅的墙上挂满了水彩写生画,展览导言中写道,指导老师是杜咏樵,王大同(那时绝不可以称呼先生),这些是63级同学去重庆钢铁公司体验生活,去向产业工人学习,去培养无产阶级感情,是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学生的运动中完成的学业,现在向党和人民汇报,接受广大的师生员工的批评指正。

我满怀激动的心情步入,好象进入了无人之境,没有把那些老师、同学、领导放进眼里。突然我放话了。当我走完了一圈后来到导言处,大声说:我看了这么多幅水彩画,我现在要是把这些画者的名字遮盖掉,怎么看都只能是一个人完成的。这些水彩画作者有男有女,有姓赵钱孙李,年龄都有18岁了,难道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情感、直觉,画自己想要的?

都那么大同小异,千人一面,几乎是一样的构图、布局、色调,钢铁公司的高炉,运煤车,炼钢工人的挥汗,炼钢工人的豪迈,炼钢工人一天等于20年,炼钢工人的斗私批修,炼钢工人的忆苦思甜,炼钢工人的学毛选,炼钢工人的战天斗地打倒苏修打倒美帝打倒反动派。水彩画上有好多这样的: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的口号。几乎所有的水彩画都少不了桔红、群青、玫瑰红、大红,这些就是那个火红的年代。

我没有去与他人交谈,就扬长而去,并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但我心里知道,我是一个另类,果不其然我后来被打入了另册。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3,7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