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江:中共的武器交易和军费开支

Share on Google+

2018年以来,中共开始公开鼓吹“天下之治”,不再掩饰争霸世界的野心。“中国梦”体现在军事开支的快速增长和武器供应链的延伸。中国从区域帝国扩张为世界帝国,加剧了世界各地冲突地区的动荡不安。

如果冷战结束以柏林墙倒塌和华约解体为标志,那么对许多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国家和朝鲜半岛而言并无太大意义。这些地区一直是自二战以来形成的世界各帝国争夺的冷战、热战混杂地域。中共争夺区域霸权从支持朝鲜进攻韩国开始,然后出兵扶持这个地区自己代理人发动的战争。韩战结束后,中共继续为朝鲜家族独裁政权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使其成为与其他帝国争夺霸权的棋子。而1960年代以来中越关系的轨迹,充分反映了中共与其他世界帝国在东南亚和南海争夺霸权的记录。

1989年,中共镇压了国内和平示威的民主运动后,欧盟和美国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中共向俄国购买了先进的武器和军事技术,经过十几年改造俄罗斯的军事技术,目前拥有数量庞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生化武器和核武器,洲际弹道导弹配备的核弹头数量可以摧毁世界各地数百个目标包括城市。中国已经成为多项常规武器的最大生产国。中国虽然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是无视条约规定,反而向朝鲜、巴基斯坦和伊朗输入核武器技术。2000年后,中国成为这三个国家常规武器的主要供应国,这些国家又将中共提供的部分武器销售扩散到中东和其他地区。

中共借助一带一路的经济投资和贸易往来向撒哈拉以南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直接出售武器并提供军事技术援助,成为这些地区武器交易增长最快的国家,在这些地区形成武器供应链,并在处于连接欧洲和亚洲枢纽的非洲国家吉布提建立了军事基地,同时正在一带一路区域建立更多的海外军事基地。武器交易的背后是中共专制集团与武器供应链国家精英集团巨额利益交易。中共将武器交易作为世界政治经济重要的强势流通货币,刺激内部经济,同时也将这种交易作为外交手段的一部分,成为中共支持其盟国政府镇压平民和平抵抗或该国内部集团消灭异己的军事手段。中共向叙利亚专制政府出售武器包括火箭炮和集束弹药,袭击非军事目标,已经导致超过三十万平民死亡,数百万平民逃离家园。中国向也门、沙特、塞拉利昂和苏丹出售武器,扶植亲中共势力,加剧这一地区的冲突。2018年,仅也门每周近百名平民死于冲突。

2008年至2019年,中共的军费开支占世界军费开支的比例从5.8%增至14%,军费开支在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增幅最大。尽管从2016年起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是国防支出增长超过经济增长。中共宣布2019年的国防支出仍以7.5%增长,比国内生产总值6%的增长率还要高,而中共实际的军费开支比官方公布的更高。

中共极权制度对军事信息更全面更严格的控制和检查,主导了国际更紧密和隐蔽的武器交易利益集团,加之中共已经将各国精英和资本家整合进入其主导的跨国资本集团,对类似于中共版本伊朗门的曝光、调查和追责将更加困难。中共的武器交易如同它的领导人和太子党的海外存款,是最缺乏透明的领域。联合国目前已经有130个国家签署了《武器贸易条约》,而中共仍然拒绝签署这个公约,使国际社会对它在全球的武器交易更难制约。

一百年前世界陷于瘟疫、饥荒、新旧帝国之间的局部战争终于导致世界大战。一百年后,人类有尊严的生存面临更大的威胁。在武汉疫情还处于高峰期的时候,中共军机绕行台湾、穿越台湾海峡中线,这种挑衅和恐吓只会将世界推向危险边缘。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3,4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