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5)

Share on Google+

1965年秋天的新学年,我迈入了从此奠定我一生艺术道路的学校——四川美院附中。学制九年,附中四年,直升本科五年,因文化大革命,学业中断。

新生教育中有两件事对我艺术启蒙影响很大。一件是板画《挑灯夜读学毛选》班主任是搞板画的教我们素描课。

在课堂上他打开了一本画册,这本画册是1964年全国优秀板画(木刻)选,其中有一幅黑白板画,题名《挑灯夜读学毛选》,即是班主任素描老师的大作,经老师细细说明此画的成因时,在坐的同学无不称好。好什么好?我在心中产生了厌恶之情。

老师讲解的这件作品最先起名是《挑灯夜读学文化》,画面的内容有两个人,一个小男孩,一个老人,他们是孙子与爷爷。爷爷头上包着四川农民特有的白布头帕,满睑皱纹,左手握着一支长烟杆,口中含着烟嘴正吸着烟,烟杆嘴子上的叶子烟正冒着缭绕烟雾。那一只握住烟杆的左手粗糙得象裂开的松树皮。笑眯眯地微闭双眼,神情若有所思。桌面上放有一盏走马灯,闪着点点光亮。有裂缝的,沾满污垢的木板桌上还有一本打开来的语文课本,一看就是人口手的初级课本。

正是小孙子刚上乡村小学的读物,翻开第一页上可以读到一句中文:毛主席象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小孙子手里还握有一支断了半截的铅笔,面前的练习本上歪歪扭扭写了一句:毛主席是大救星。

关于这件板画作品就写到这里,我并不打算用了太多的细节来分散读者的注意力,我只是想用这件艺术作品标题的转换来说明问题。请注意了——《挑灯夜读学文化》完成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紧接着在全中国人民疯狂地掀起的个人崇拜,在造神运动中这件艺术作品顺应了时代的潮流,作者就把它改名成了《挑灯夜读学毛选》,就这样,在1964年全国优秀板画选画册里就有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就这样,原作被装进了精美的镜框里,在四川美术学院存列馆的展墙上供我们这些学子瞻仰。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3,9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