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8)

Share on Google+

薛明德咆哮国会山

这一事件发生在十几年前了。那一年的冬天,首都华盛顿DC刚下过一场大雪,正在消融的残雪,到处泥泞,风刺骨的冷。

我去参加了国会山举行的关于中国问题的会议。国会议员们听取来自中国五个头领们举证的现场,这件事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不参予左派或右派,对其中的纷争,我几乎不持立场。我去了,从纽约驾车五小时赶去。

我在国会山咆哮国会议员的听证会,应该看成是一个有为的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作品,把美国国会大厦当成了舞台。

在场的法新社记者采访,又是录音,又是笔录,又是摄像;CNN有线电视停止了正常节目,而立刻向全世界的观众直播了现场,长达五分钟。

第二天,全美国的中文(其它文字的报纸不用提)报纸,头版头条,世界日报,星岛日报,侨报,尤其是在明报的头版上登载薛明德全身,背景是国会山的照片占了整整上半部版面。

正当薛明德的行为艺术作品登场时,所有的中文媒体记者们已经离开,赶到喜尔登饭店,那是正在举行中国外交部长李兆星的外交政策报告会。

问题来了,明报的新闻消息来自法新社的采访稿,编辑们大失专业水准,把这个新闻搞得与事件真相南辕北辙,牛头不对马嘴。

又过了一天,我拿着登载着照片,报导薛明德咆哮国会山的消息的明报报纸,去了明报社,斥责编辑荒唐。在总编办公室里的头目对我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直说对不起,对不起。

明报把法新社的法语文稿翻译成中文时,发生了戏剧性的失误,说我是魏京生一伙的,支持魏京生反对王希哲。

最后除了道歉,明报为了遮丑,表示报纸只是新闻,不是历史,如果要在之后的报上登载失误启事,要社长,董事会来决定。我放弃了向法院诉讼的权利,不再追究明报的法律责任。

实际情况是,当听证会结束时,我从座位上站起,快步冲到主席台前,隔着一张桌子,对面站立的是中国人权主席刘青。我突然出现,让对方吓得一楞一楞的,惊慌失措。

我抬起右手,伸出无名指对着对方鼻梁,放声咆哮起来:刘青,你给美国国务院写信,说薛明德在中国坐牢,是因为经济原因,来美国也是因为经济原因,应该把薛明德引渡回中国去接受审判;刘青,你伙同北岛、黄锐说薛明德接受外国记者采访,企图骗取钱财,被抓进牢房,阻止为声援我发起游行,甘当镇压艺术的帮凶,你这个伪君子,无耻之徒;

刘青,你说徐文立是流氓,下流,你是在污蔑造谣,拿出证据来,徐文立在中国关在牢里,你作为中国人权主席,不但不去声援,反而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我今天在国会山绕不了你,要你灰头土脸。

后来,王希哲对薛明德在国会山举行的行为艺术作品有高度的评价;徐文立来到了美国,当面向我致意,紧紧拥抱,口中连说,侠士精神,为难友伸张正义,为朋友两肋插刀。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3,5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