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5

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关乎国际政经的未来动态,全球媒体的视觉焦点集中在美国,美国的口碑,美国的威望,是今不如昔?还是今非昔比?图/撷自维基百科,Pixabay ,民报合成

美国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全球风向,牵动着世界局势。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关乎国际政经的未来动态;美中对弈的新格局,亚太军情随之动荡不定;美国的防疫、治疫不力,感染与死亡居高不下;黑人佛洛伊德死亡事件,一度引发全国性甚至世界性的抗议和冲突等等,全球媒体的视觉焦点集中在美国,美国的口碑,美国的威望,是今不如昔?还是今非昔比?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近年有“美国政治衰败论”的表述。难道美国真是失却了往年一呼百应的国际威望?美国的民主体制真是逊色与衰落了?

不是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那么我们直接询问与聆听居住在美国的朋友们,他们是怎么解说的?是如何评价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森图书馆发表历史性演讲,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被外界称为新冷战宣言的演讲。图/撷自蓬佩奥推特

美国人对疫情的态度

截至到8月22日,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已达559万人,死亡病例17万余。美国人对疫情怎么看?抱以什么态度?我们特意听取了纽约的吕京花和华盛顿的李恒青的介绍。

吕京花。图/田牧提供

纽约的吕京花如是说:

三十年前吕京花在北京是个挺会赚钱的“个体户”,专做服装生意。后介入八九民运,当上了广场播音员,京城浴血之后,她逃亡至美国,如今落户于纽约也二十多年了,是个成功的房地产经纪人,她始终关心着海外的民运。吕京花说道:美国疫情这么严重,我住在纽约市皇后区,正是疫情最严重的地段,纽约州长每天网上开记者会直播,我当时就在网上呼吁“关闭学校”、“戴口罩”的重要性。当疫情发展到每日死亡人数增加到近千人时,全纽约市餐厅和超市纷纷关门,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川普总统当然有责任,他对欧洲迟迟不断航,迟迟不肯戴口罩,为民众对群防群治树立了坏榜样。

同时川普总统还受到了民主党和左媒舆论的批评和攻击。如果民主党和共和党齐心协力共同抗疫治疫,美国的疫情怎么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李恒青。图/田牧提供

华盛顿的李恒青如是说:

三十年前的李恒青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参与了八九民运,因而入狱一年。到美国后继续进修,取得会计学硕士学位之后,服务于企业界从事经济管理、内部审计和风险投资的工作。“六四情结”使得他对中国的民主事业从未忘怀。李恒青说:

一、疫情虽然严重,但是美国的社会还是很稳定。美国疫情至今没有被有效控制住,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仍然很高。但是,美国基本没有恐慌,民众生活平静。

二、国家管理体制的原因很关键,为什么世界第一经济强国、医药科技强国面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却是这样的表现呢?问题很复杂。首先美国是个分权的国家,公共健康管理权限在各州市、而非联邦政府,加之川普总统有很多反对者、掣肘者,使其更加无法担负起统一领导抗疫。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会稳定,我有信心。

李恒青认真解释,他的信心基于两点:第一,美国经济基础坚实,现在只是被“冻住了”,随着疫情被控制会很快恢复。这是当今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第二,人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治疗手段和效果进步很快。逐渐形成了降低死亡率、增强抗击新一轮类似疫情冲击的能力。所谓的亡羊补牢吧……

两位长年居住美国的友人的观点十分重要,作为旁观者,欧洲人对于美国疫情的扩散和失控,批评的矛头主要是指向川普总统,认为他不听从科学家和专家的话,信口开河乱指挥,这也并非是“左翼”媒体或反对者对他的攻击,这位总统在这次病毒危机中的表现实在是匪夷所思,白白葬送许多人的性命。

关于当下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我们有一些看法:

1、从国家人口总数来计算,美国新冠肺炎死亡数并不是最严重的,笔者随意抽取了几个欧洲国家来比较,美国是0.54‰,瑞典是0.56‰,西班牙是0.61‰,比利时是0.87‰。加上美国地大物博,人口密度不大,一般人居住和工作的空间宽敞,连购物的商场、游乐场都一点不拥挤,得天独厚,病毒的传播远不如地狭人多的国度如印度、南美国家那样快速。

2、根据统计,该病的患者死亡率大约是3.5%。德国提供的死亡患者平均年龄约80岁左右,客观上的恐怖性明显减弱了。加上西方社会个人自由和权利占有很高的位置,3、4月间是第一波最严重的疫情期间,大家还乖乖宅在家中,到了5、6月疫情减弱,人们争相出门渡假的渡假、宴会的宴会、上街游行示威(比如呼应美国的反种族歧视)的更是兴高采烈,前不久在柏林、汉堡有上万人上街抗议政府的防疫措施,认为限制了个人的人权和自由。渡假客、群聚的宴会和集会是当下第二波疫病的最大传播者。相形之下,亚洲人听话得多,鲜见有民众在防疫措施上跟政府作对的。

3、世卫会表明“新冠疫情与人类社会共存”,与其它流行/传染病一样,有待发明生产疫苗与治愈的药物。然而,不论科技和医药多发达,病毒却是永远存在,而且千变万化。看来这次新冠病毒真要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和观念了。

总而言之,经历了全球疫情持续8个多月的袭扰,百姓疲倦了,甘愿逆来顺受,各国官方的防疫治疫也有所松懈,新冠病毒与人类社会共存,如同人们周边仍有许多不可治愈的疾病一样,这是客观现实。

社会治安与人权并不冲突

佛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了全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的示威抗议运动,一度蔓延燃烧全球,成为一场国际维权运动。示威抗议由针对黑人的暴力和系统性歧视燃起,延伸至种族歧视、暴力执法、及各国刑事司法中的种族不平等等问题。

吕京花表示:当BLM运动刚发动时,我们很多人都持同情和支持态度,我和先生参加纽约市内举办的聚会,表达不满,支持少数族裔的公平权益。当时疫情还未好转,游行示威活动应该在表达不满以后就有所收敛,但是民主党纷纷给游行队伍下跪,为BLM伴随着打砸抢烧的行为背书,造成了社会混乱, BLM大规模拆毁美国各种纪念雕像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纽约曼哈顿街头堵截车辆通行,烧毁警车,这种犯罪行为不能原谅。此时民众开始冷静思考,倘若警察的安全工作环境得不到保证,那么美国的社会治安、人民的生活环境还会安全吗?

笔者虽然同意吕京花的说法,但是佛洛伊德事件表面的原因似乎是:过度执法、暴力执法,但是这并不只是白人警察违法犯罪的个案,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种族歧视的确存在于美国的社会中。虽然在法律上人人平等,受教育的机会也平等,由于黑人犯罪率的确比较高,警察在执法中,面对人高马大的黑同胞,下意识有恐惧感,往往反应过度。这次的BLM运动之所以来势凶猛,参与者多数是白人,由于历史的原因,白人潜意识有点“原罪”的感觉。总之,这表现美国社会纯朴和具有良知的一面。当然抗议者的暴力行为是不可容忍的,这和抗议的宗旨背道而驰。 人权保障是否一定要以破坏社会治安与牺牲法制管理为代价呢?这些都是整个人类文明社会应该思考与把关的尺度。

美中“全面冷战”将持续恶化

政论家陈破空。图/田牧提供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森图书馆发表历史性演讲,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被外界称为新冷战宣言的演讲,公开了美国对中国与中共半个世纪的认知与合作的总结。居住在纽约的陈破空是著作等身的政论家,他每日的“纵论天下”视频拥有上万的粉丝。 关于中美关系,陈破空分析说,美国与西方社会对中国有九个误判:

误判之一,中共会改变,中共迟早会让中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只是需要时间。这是过去几十年间,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主要盲点。事实证明,这都是文明世界的一厢情愿。中共统治者无心向善,独裁本性,依然故我。好在,幻想已经破灭,美国、以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觉醒。

误判之二,中共没有那么可怕,它没有软实力,它的所有大外宣都是失败的,没有哪个国家喜欢它。所以,不必把中共当回事(部分美国左派人士的看法)。问题是,已经有香港,还有台湾,以及南海周边国家,甚至连人口大国印度,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中共的威胁和危险。

误判之三,中共太强大,没有人能够推翻它,你只能够接受它,并跟它和平共处。那样的话,成本和代价比较小。问题是,苏联、纳粹德国、军国主义日本曾经都很强大,其他国家能够与它们和平共处吗?

误判之四,中共只是想拿下台湾,只是想在亚洲当头;中共无意取代美国,无意称霸世界;中共并不是美国的威胁(也是部分美国左派人士的看法)。然而,如果坐视中共吞并台湾,中共会就此满足并止步吗?绝对不会。既然这头狰狞怪兽撞开了第一岛链,它就会撞向第二岛链、第三岛链… 就像当年纳粹德国所做的那样。

误判之五,中国人民支持中共,中国适合一党专政,一旦放开,实行民主和多党制,中国就会大乱,而中国大乱,对世界不利。

误判之六,反对中共的中国人,只是因为对中共有仇,出于仇恨,才批评和反对中共,他们在中国占少数,不代表中国的大多数。

误判之七,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太重要,不与中国做生意,某国经济就好不了。然而,与中共做生意,往往被中共套牢。各国教训无数。

误判之八,中国投资非洲,是为了帮助非洲发展,比如,修建公路、铁路、水电站等。然而,中共“一带一路”带给非洲和其他贫穷国家的,却是深重的债务陷阱和新殖民主义。

误判之九,美国或西方仍然需要与中国接触,用谈判和对话解决与中国之间的问题。问题是,与从无诚信、从不遵守承诺的中共对话,究竟有什么意义?

尼克森曾有顾虑:“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这与尼克森坚定的反共立场相符。蓬佩奥公开了美国的思考与决定:

1、“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们绝不能延续这个模式。我们决不能重回这个模式。”

2、对中共和习近平的定性:“我们必须记住,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

3、把矛盾对手局限在“共产党”,与“中国人民”作了区隔。

4、美国“设想中国向自由和民主演变的理论”失败。“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变它,共产主义中国肯定将会改变我们。”

5、“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方式,不应仅仅是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国家也必须努力捍卫自由。”

6、“现在是时候了,应当结成一个志同道合的国家新联盟,一个新的民主国家的同盟。”

总之,美国终于认清了中共独裁专制的本性,自由民主世界不打倒专制极权统治,中共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是说蓬佩奥向世界宣告:美国结束了50年促中国自行民主改变的容忍外交,这个“关于改变中国政策的讲话”,具有时代的穿透力,可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笔者在此想补充说明几点:

其一,从尼克森“打开中国大门”的起始,民主国家对中国与中共的认识与政策,就是严重的误判误断。

其二,美国当下对中国政策的改变,并不是从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森图书馆发表演讲开始的,其实从奥巴马总统执政期就开始暗度陈仓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重返亚太的具体措施,战略目标直指中国,围剿中国。

其三,川普总统的“印太战略”,是“地理概念、地缘政治概念,及政策目的与目标”一体化的战略宣言。严格的说,“印太战略”与“亚太再平衡战略”,是换汤不换药的进行式,或者说是持续版与升级版。

相信美国人民的选择

美国的总统大选,已成了人类社会的重大事件,关乎著未来国际政经的风向,选择共和党的川普?还是民主党的拜登?各国的领袖首脑们均在暗自揣摩与较劲,美国再怎么衰落,它的经济军事科技等体量依然全球第一,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这个地球的游戏规则不会被改变。

胡平曾当选为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图/田牧提供

关于美国的选举行情,长年居住在纽约的胡平先生有独特的分析。胡平是北大的哲学硕士,曾投入西单民主墙运动。1980年参加地方人大代表选举,当选为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这是破天荒的大事,一位平民青年学子一鸣惊人地被老百姓选举出来,足见当时已是改革开放的破土时期了。胡平如是解说美国的大选:

有个民调说,拜登领先;而在支持拜登的选民中,超过一半的是出于反对川普;也就是说,支持拜登的人,多数并不是出于对拜登的支持,而是出于对川普的反感。只是没有对在美华人的民调,估计情况也差不多。

华人很在意双方的对华政策。川普对中共很强硬,很多华人主要是因为这一点而支持川普。至于有多少华人因为川普的强硬政策反对川普,现在看不清楚,因为目前美国的形势,对所谓小粉红、对亲中共的华人很不利,所以他们比较低调,不像过去那么大声张扬。

到目前为止,拜登的对华政策仍然不大清晰。很多人说川普的对华政策在两党有共识,但我看不一定。估计在川普和拜登的辩论中,川普会抓住对华议题逼问拜登。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如果拜登在这个问题上表现令人失望,或者软弱,对华人来说,那么一些人是不会支持拜登的。但华人对川普的支持率应该是参半。

笔者的观点是:无论是川普、还是拜登胜选总统,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观不会改变,美国对华的高压政策不会改变,美国亚太战略重点不会改变,美国维护和巩固台湾的安全与独立主权不会改变,美国维护香港、维吾尔、西藏、中国大陆等民主人士的自由人权立场不会改变。对美国民主制度的良性治理与政策完善性,我们是充满信心的!

来源:民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