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 Yu假如我是房子
我要做一间结实的房子
有足够多的钢筋
还有足斤足两的水泥
我不要做那种内容可疑的雕梁画栋
我不要在劫难来临时
成为可鄙的凶器

假如我不能做一间结实的房子
假如我改变不了那些黑心的人
我要做一间纸做的房子
一间又轻又软的房子
我不要在那一刻化作无数沉重而又尖锐的瓦砾
那是凶器
成千上万的孩子们
对不起 我知道那有多么疼

假如我连纸做的房子都不是
假如我根本算不上一间房子
假如我必有一死
我愿和孩子们那温润的血肉凝聚在一处
和他们那破碎的纸笔埋葬在一起
在我的尸首之下
他们曾经以微弱的声音呼喊
我要在我的残躯内部记录下他们的声音
爸爸妈妈呢
上天呢
那一缕模糊的光亮呢
这个世界呢
爱和青春呢

假如我无法留下他们的声音
假如一片碎瓦什么都不是
我已经和那些小小的身躯无法分离
我只要永久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在宇宙间曾有那样一块土地
孩子们曾自由自在地奔跑
留下小小足印
但在那一瞬间
这一切结束于大地的强权

假如我死了而仍有记忆
假如我的身体就是这份记忆
我要安静地留在那儿
在我的身体里
牢牢地镶嵌着成百上千块残损的手表
电子表 机械表
还有挂钟和闹钟
它们全都永久地定格在那一刻
它们是我凝视这个世界的眼睛

2008-5-16

 

淡蓝

记起多年前的某个黄昏
俯身细看一朵淡蓝色的花
那一秒钟,为一朵惊心的淡蓝
天地间忽然没有了声音

不记得是春天还是夏天
是路边还是操场,都没关系
看见一朵淡蓝足以让呼吸缓慢下来
而你微不足道,这多么可怜

总有一样东西出其不意
总有样东西猛地斩断
乏味的生活,总有那忘不掉的事
也不一定关系到女人和悲伤

多少年后,在一条又一条路上走
没再为一朵花俯身过,脚边的它们
有的没那么淡,有的没那么蓝
就这么一直走到百花消陨的冬天

2012-4-19

 

独立中文笔会痛悼赵雨先生逝世

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哀悼,本会会员、吉林大学中文系写作教研室主任赵雨先生因心脏衰弱,于2013年12月15日7时在长春英年早逝,年仅39岁。独立中文笔会在此向赵雨先生妻子、本会会员卢雪松女士等亲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本会将通报国际笔会,将赵雨先生列入2013年度国际笔会逝世会员名单,接受全世界笔会会员和作家的悼念。

赵雨先生,满族,笔名(族谱名)为爱新觉罗·启程,祖籍辽宁本溪。1974年5月24日出生于沈阳市。自幼学诗,数篇习作收入《中国小诗人诗选》(1988年)。1992年作为“文学特招生”进入吉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1996年毕业并留系任教,开设诗歌写作课程,曾作为学术助手受教于著名诗人公木先生三年,后专事古典诗歌理论和诗歌史研究。2001年被评为讲师,2005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文字学专业,2006年被评为副教授,2008年获文学硕士学位。2010年考入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在职研究清代经学,攻读历史学博士学位,并在中国古代文学专业明清文学方向担任硕士生导师。赵雨先生独立或合作出版《文心:文学创作心理机制述论》、《上古歌诗的文化视野》、《元典之命运:以1956年思想学术境遇为中心》、《古诗今读》、《诗经全解》、《清代文学》等学术专著十余部,担任副主编的权威性教材两部;在《文艺争鸣》、《光明日报》、《学术界》、《东南学术》、《学术论坛》、《求索》、《书品》、《中国图书评论》、《书屋》、《诗经研究丛刊》、《东疆学刊》、《古典研究》、《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大学人文丛刊》、《华夏文化论坛》、《传记文学》(台北)等国内外刊物上发表八十余篇学术论文。赵雨先生是吉林省写作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国诗经学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吉林分会会员,并于2005年12月加入独立中文笔会。

赵雨先生毕生追求真理,致力于独立学术研究和自由写作,他的作品和精神,都是留给独立中文写作的遗产。

赵雨先生安息!

独立中文笔会
20141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