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5

参加“抵抗中国,还我自由——‘十一’示威抗议活动”的各组织负责人与议员们。图/作者提供

10月1日,是中国的国庆节,但对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国人来说,对维护香港民主与法制的市民来说,对中共频频武力威胁的民主台湾人民来说,对遭遇百万民众关押在“集中营”的维吾尔人民来说,对失去家园半个多世纪的藏民来说,对面临失去本民族语言的南蒙古人民来说,对于国内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家庭教会人士等来说,“十一”国庆节这一天,是他们的苦难日,是他们的国殇日。

中午12-14点,由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德国分部发起的“抵抗中国,还我自由——‘十一’示威抗议活动”,在柏林中国大使馆前举行,有百余人参加了这次别开生面的活动。正如基民盟(CDU)议员米夏埃尔·布兰德(Michael Brand)指出的那样:到这里来的每个人,都是带着争取自由与民主的强烈愿望,来向中共政府示威抗议的!

我简要地记述了这次活动,与读者分享……

从未有过的“人心齐泰山移”抗议场面

俗语道:“人不在多,有心则成”。笔者在中国使馆前,参加过无数次这样的示威抗议活动,但是这一次绝对不同一般,这是一场别开生面抗议斗争,主题鲜明,代表着参加者的共同声音:“抵抗中国,还我自由”。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德国分部的执行主任凯 •米勒(Kai Müller)主持了整个活动。

笔者对整场活动印象深刻,它的特点是:

1、凝聚了藏、维、蒙、香港、台湾、大陆,各民族以及各中共反对派政治力量,除了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外,受压迫民族协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香港人在德国协会、西藏人权组织、蒙古共和国人权组织、欧洲之声等11个团体共同参与了这次活动,从未有过如此齐心协力、团结一致的中共抵抗力量阵容。

2、德国政治家走上街头并不稀罕,稀罕的是直接参与中国使馆前的抗议活动,这是笔者从未遇见过的状况。参与的议员有自民党(FDP)德国联邦议员、联邦议院人权与人道主义援助委员会主席吉德•詹森(Gyde Jensen),德国联邦议会自民党(FDP)议员彼得·海特(Peter Heidt),德国执政党基民盟议员米夏埃尔·布兰德。

3、整个活动掌控得紧凑,群情激愤,各组织代表演讲具有特色与代表性,特别是几位议员们的演讲,观点鲜明,直抒其怀,对各民族人权团体是极大的鞭策与鼓舞,使整个活动的高潮叠起。

国际西藏运动德国分部的执行主任凯 •米勒(Kai Müller)主持了整个活动。图/作者提供

“争取自由,反抗压迫”是共同声音

为什么大家能团结一心、齐心协力地聚集到这里?这是国际动荡趋势所决定的,中共镇压香港市民,武力威胁台湾,对维吾尔民族长期的民族迫害等,促成了爱好自由民主人权人民的共同心愿动力,反共反独裁反专制。

藏族人权组织的负责人说到:我们为什么站在这里,很简单,我们失去了家园,西藏被中共占领了六十余年,我们回不了家园,达赖喇嘛尊者也回不去了。今天,全世界都在注视著中国的一举一动,对中国的批评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受压迫民族发出共同声音的大好时机。

世维会代表发言指出:中共长期占领了维吾尔族群居的地方,还通过“教育营”大批关押维族人民,对他们禁足与洗脑,施行现代社会已经绝迹的“集中营”迫害。

蒙古组织代表发言说:最近中国政府在南蒙古破坏系统性蒙古语教学,引起了全球关注,中国宪法中有尊重民族的文化与语言的法规,这是完全违反宪法的,我们海外蒙古团体自然要站出来支持与声援我们内蒙古同胞的正当权益。

香港组织的代表发言道:香港政府长期压制媒体,打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自从实施《国安法》后,更是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违反人权与法制。我们为维护香港原本的自由与法制,来到这里示威抗议,要求中共政府还我自由!还我民主!还我法制!

受压迫民族协会负责人谢德勒尔(Hanno Schedler)表示:“中国政府总是对外宣传,是共产党把各少数民族从贫困与野蛮中解救出来。这是错误的,全世界都看到,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是以高压、汉化为主。中国政府打压的受害者不仅仅是一个群体,而是数个群体,他们有很多共通点,例如维吾尔族人、藏人及蒙古人的语言都正在受到生存危机。这些群体团结起来很重要。”

谢德勒尔还指出:“对于香港问题、维吾尔问题,德国政治只是表示批评与关注,一直未采取针对性的制裁措施,这是不够的。”

参加活动的香港人在德国协会。图/作者提供

德国议员表示“与香港台湾站在一起”

自民党议员彼得·海特的演讲很给大家鼓劲,他说道:“今天议会还有重要会议,但我还是赶过来参加这个活动。”不言而喻这活动的重要,说明议员对香港市民维护民主与法制的行动,给予了特别的支持!

海特议员指出:“目前,不管是香港情况,还是台湾情况,都是特别令人揪心,现在的台湾民众特别害怕,他们到议员的办公室叙谈。台湾情势的危机,台湾民众的忧虑是:中国会武装占领我们家园。议员表示:这样的担忧与恐惧是有理由的,所以今天一定要来这里,表明我的态度,与香港人、台湾人站在一起,支持你们,共同来抵抗专制独裁政府的霸凌,我也愿意与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站在一起,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是错误的,对台湾使用武力,对香港使用压制,都是错误的。”

德国联邦议会自民党(FDP)议员彼得·海特(Peter Heidt)。图/作者提供

呼吁德国与欧盟对华采取针对性制裁

自民党议员吉德•詹森演讲时态度鲜明,目的明确,她演讲道:“尤其关心所有国家与地区发生的人权问题,特别是在习近平政权下,受到压制的少数民族权利。大约是一个月之前,9月1日,中国王毅外长访问德国,我也参加了示威抗议的群众队伍,整个世界必须注重与尊重人权。”

她进一步指出:“社会自由与经济自由是相辅相成的,德国政府与欧盟不能只关注经济市场的自由,同时要有与人权同步的对华政策。换言之,我们要求中国的经济自由及社会自由两者并行。所以我们认为针对性的对华制裁,是最有效的方法。”

自民党(FDP)德国联邦议员、联邦议院人权与人道主义援助委员会主席吉德•詹森(Gyde Jensen)。图/作者提供

德国政界关注香港台湾等严重人权危机

基民盟议员米夏埃尔·布朗德慷慨激昂地演讲:“我们在议会中向来关注法轮功、香港、台湾、维吾尔等人权问题,习近平政府执政以来,一直针对中国各民族实行强硬政策,而针对台湾香港实行镇压政策,这不仅威胁到区域性地区的稳定,而且还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和平。所以,如果谁还不明白这个严峻状况的话,请你看看香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民众上街抗议政府的镇压,这么勇敢无畏地走向街头,比起我们当年欧洲六八年的学生运动,尤是恢宏,尤为勇敢,尤为令人尊敬的群众运动,我们不能容忍中国政府残忍、野蛮地践踏人权,决不能容忍!”

基民盟(CDU)议员米夏埃尔·布兰德(Michael Brand)。图/作者提供

他还表示:“我相信在德国的一些企业界人士,他们也不会只关心经济与利益,相信他们也会关注到人权受到践踏的危机,所以,我是有信心的,我对德国政府也是有信心的,我特别向你们,每一个到达这里表达出争取自由与民主的意愿的人,致以最高的崇敬!”

中共的独裁统治是怎样建立的?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的演讲,形象而透彻,揭露了中共统治者丑恶言行,她说道:“10月3日,是德国统一的国庆节,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有理由好好欢聚与庆祝,这是东德人民用脚做出了选择,这是他们自由的选择,也是人的尊严选择,是东西德重新组合重建的重要日子,也是人类社会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10月1日是中国的国庆节,但是这不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恰恰相反,这是耻辱的一天,悲伤的一天,我站在这里,作为一个中国人感觉很羞愧,但是我要为台湾人,为香港人,为西藏人,为维吾尔人,为蒙古人发声。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占据统治了中国,让我们看看这之后的三十年(1949-1979年),他们打着阶级斗争的口号,都干了什么?

1950年,共产党首先展开了“土地改革运动”,把土地从所谓的富农和地主手中作为生产资料,夺取过来,交给农民耕作,中共自己取而代之,成了全国的大地主。“土改”将中国农业社会乡绅这种精英阶层铲除,打破原有的社会结构,达到控制农村政权的目的。一句话:消灭地主。

1954年,共产党推行“公私合营”政策,针对民族资本家和私营个体劳动者,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消灭了经济发展主体的民营企业家,也是他们口中的资本家,由中共政权来把持企业的生产与经营,掌控中国社会经济的建设与发展。一句话:消灭资本家。

1957年,共产党发起了一场残酷的“反右运动”,毛泽东抛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诱饵,让知识分子大鸣大放,然后来个瓮中捉鳖,官方说只有55万,实则百万知识分子、国家的菁英被清算铲除,下放农村边区。一句话:消灭知识阶层。

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红卫兵造反,彻底摧毁中国的传统文化。所谓十年浩劫,“文革”究竟死了多少人?据日本《朝日新闻》档案的说法,非正常死亡达2000万。一句话:消灭中国的传统文化,死人无数。

到了1989年,大家都知道的“天安门大屠杀”。

中共统治下,和平时期,中国死了近四千万人。这不是个数字,死的不是蚂蚁,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今日中国似乎“大国崛起”了,但是罪魁祸首的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对本党犯下的反人类罪进行反思、忏悔和道歉、问责。反而更加傲慢、蛮横,霸凌四方。

左起:库纳牧师、廖天琪、田牧。图/作者提供

中共政府是害怕上帝与人民的魔鬼

肯彭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Rhein-Maas Berufskolleg Kempen)的教师、肯彭市当地基督教教区的负责人、欧洲之声理事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演讲道:

中共政府独裁而专制,但在上帝面前,在道义与正义面前,中共是弱者,是魔鬼!

库纳牧师一直是刘晓波的支持者。库纳牧师说:刘晓波是学者,他倡导了中国宪政民主,2008年发起与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为此刘晓波被中国政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库讷牧师获悉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却一直身处牢狱。自那年开始,在每年的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他都带领着200-300名师生,赴柏林中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声援刘晓波。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最终在刑期中病逝。中共为什么不释放重病的刘晓波?因为中共政府害怕刘晓波!

库纳牧师说:去年王怡被捕,并被中共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王怡是书生,又是教徒与牧师,中共为什么要重判他?因为中共政府害怕王怡牧师!

库纳牧师说:中共政府不怕贸易战、不怕火箭飞弹、也不怕新冠病毒,但是它却害怕你们这些年轻的香港学生!中共政府害怕人权!中共政府害怕圣经!

“抵抗中国,还我自由——‘十一’示威抗议活动”活动现场。图/作者提供

结语

海特议员强调了德国马斯外长的观点:“人权是不能商量的。”近年来,德国社会及欧洲社会,普遍认为以梅克尔为首的欧洲政治家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马斯的言论代表着社会的普遍观点与呼吁,矛头直指德国总理梅克尔长期推行的“人权务虚,经济务实”政策。

各个民族团体有着共同的要求:德国政府不能只“注重与中国保持对话,而应该采取强硬态度与措施,”呼吁德国政府与美国同步,制裁中国!

来源:民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