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席海明:封杀蒙古语教学是严重侵犯人权

Share on Google+

从蒙古语教学问题,引发这一波内蒙古民情抗争运动,是中共政权长期的执政弊病与错误。民族区域制度,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能否保障各民族一律平等与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发展,恰好可以检验与衡量国家的民族政策与制度问题。

为此问题,笔者与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自由印太联盟副主席席海明,有了一次约谈。席海明认为,最近在内蒙古地区因蒙古语教学问题,引发中小学生与学生家长、教师的抵制与反对,一度激起社会各界的声援与抗争,究其本质,是中共专制独裁政府的特性所致,是中共长期歧视性民族政策的恶果。以下是我们谈到的几个问题,与读者分享……

蒙古语教学问题是否有结果

网络上有视频传播:内蒙古大学副校长齐木德道尔吉教授十分委婉低调地指出:内蒙古几十年的民族教育其实很成功,如今对现有民族语言教育做不适当的修改,是对成功模式的否定,不利于民族的团结,更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发展……。但目前这段温良恭让的视频竟然已被屏蔽,忠言逆耳,眼下蒙古语教学问题的走向如何?中共当局的政策有否稍微退让并做调整呢?可惜答案是否定的。

席海明说:中共的事,说起来一言难尽,中共采取封闭与阻断措施,从几个方面限制与落实:

1、中共对学生、家长与老师的抵制与抗拒言行,及社会上与网络群体中谈论的蒙语教育问题,定性是“反政府、分裂国家”行为。

2、中共通过数字化监控监管,杜绝与切断内蒙与海外的一切联系,中共指海外的媒体与社会声援与支持,是“海外敌对势力”推波助澜。

3、关闭与删除一些微信群组与视频等,比如上述内蒙古大学副校长齐木德道尔吉教授的视频讲话被删除,前一阵议论与传播关于蒙古语教学问题的微信群组,一一被网警封闭。

席海明指出:目前与内蒙古的连线全部被切断,前一阵国内传言,内蒙古各盟各城市,因蒙古语教育新规定而引发反对抗议运动,政府抓捕了约有五千余人,也有传说八至九千人左右。

席海明愤懑道:中共的统治愈来愈专横野蛮了,几乎超过了毛时代的红色恐怖,可说是登峰造极了。

蒙古民族的悲情与痛苦

席海明说:作为蒙古族后裔,面对内蒙古地区被中共政策性蚕食,我们在自己土地上演变成了少数民族,这已经够悲催与伤心了,眼下中共政府还嫌汉化的脚步太迟缓,居然直接从我们民族的文化与语言开刀与阉割,是可忍孰不可忍!

席海明掰着手指道:蒙古人讲蒙语,天经地义,但是外界可能不清楚,不了解,我们内蒙古人讲蒙语有“三难”。

一难:内蒙古大环境被异化了。蒙古广袤草原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家园,而我们蒙古人却成了这片土地上的少数民族,内蒙古人口计2470.6万余(2010年统计数据),其中汉人是1965万余,占79.54%,蒙古族人是422万余,仅占了17.11%。社会生活的大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在我们土地上还留存多少蒙古族传统的民风民俗民情呢?

二难: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是文化与语言发展的大环境。内蒙古地区的地级大城市有九个,比如: 呼和浩特、包头、乌海、赤峰、通辽、鄂尔多斯、呼伦贝尔、巴彦淖尔、乌兰察布,这些城市的人口均在200〜400万之间,大城市的文化与语言环境,几乎被破坏,犹如断壁残垣,失去了基础土壤,很多城市的蒙古族孩子大都不会说蒙古语了。反而在草原与农村,还能保留住蒙古族的民风民俗,及传统文化与语言。

尊者达赖喇嘛(左2)与席海明(前右2)。图/田牧提供

三难:中共原来政策性规定的“双语教育”,只是保留了一小块蒙古文化与语言自由翺翔的空间,对我们蒙古人来说,已是弥足珍贵了。但还是遭遇中共的权力限制与政策消灭,比如:在内蒙古地区,同样是申办孩童的幼稚园,蒙古人递交申请,不予批准,而汉人的申请,就批准。目前仅有的“双语教育”还被政策性压缩,这还让不让蒙古民族生存了?

警告中共的民族恶政策悬崖勒马

面对中共的野蛮霸凌政策,席海明愤慨道:令我义愤填膺,不仅是我,我的蒙古族同仁与朋友们,都想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些什么,但这也难,我们一旦出手,结果反而害人。中共犹如土匪黑帮绑架一般,动辄拿我们国内的亲属家人撒气报复。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席海明就是轰动全国的内蒙古学生运动领袖,为此一生名列中共安全机构管控的黑名单之首,北京“八九民运”时期,他成为中共眼里“长胡子的幕后黑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一路辗转抵达德国。

席海明说道:中共政府真是口蜜腹剑,表面上一口一个民族自治政策,什么民族团结政策,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继承历史上汉人的“何日平胡虏”,及孙中山的“驱逐胡虏”政策。蒙古人曾经统治过这个世界,是英雄与高尚的民族,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共的体制内,我们保持与维护着民族的尊严与礼仪,但并不等于蒙古族可任人欺负与凌辱。

近期来,中共欺凌香港的《国安法》,及在新疆维吾尔地区搞的“集中营”人权案例等,令我们蒙古族人民也看清了中共政府真实面目。希望中共政权悬崖勒马,避免重演香港、西藏、维吾尔、台湾等一幕幕人间悲剧。

席海明说道:我们的孩子学习蒙古语,是天大的好事,应该受到国家、社会的支持与鼓励。每年的9月26日是“欧洲语言日”,这一天用来“庆祝欧洲语言的多样性”,提醒公众注意语言的重要性和多样化,以扩大学语言的范围、推广多语制和文化传播,这样能促进欧洲语言和文化的丰富多彩。

1993年,联合国通过了一个决议:《民族、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权利宣言》,第一条包括:1、各国应在各自领土内保护少数群体的存在及其民族或族裔、文化、宗教和语言上的特征并应鼓励促进该特征的条件。2、各国应采取适当的立法和其他措施以实现这些目的。

席海明呼吁:我敦促中国政府按部就班,回归到宪法与法制上来,中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让我们的孩子们平静地回到教室学习蒙古语,若中共政府强行阻断孩子学习蒙文的机会,是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播种仇恨,孩子们有自己的记忆与觉悟。若中共执迷不悟,无疑在造就新一代中共政权的反抗者。

最后席海明问候家乡人:向这次风波中,我们的孩子、家长与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问候!希望我的家乡蒙古草原,重回“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天然景致中……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名誉主席热比娅(中)与席海明(右)。图/作者提供

台湾《民报》首发

阅读次数:8,19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