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通过各种资料说明了川普支持者是什么人)

接下去,我还要从思想控制的角度出发,也就是俗称的洗脑技术出发,看看川普的策略为什么能成功。

首先,川普和他的团队成功地运用了排他性技术,将任何事物都极端化。比如,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好人,将希拉里说成是一个只会撒谎的政客,甚至宣称一旦自己当政就要逮捕希拉里。另一方面特朗普声称自己在过去五年中共捐出1.02亿美元用于慈善。(《华盛顿邮报》的调查显示,2008年后特朗普名下企业并未捐出一分钱。)他还多次指责希拉里应当为伊斯兰国的兴起负责。同时,将伊斯兰与恐怖袭击等同起来,全然不顾近在1995年的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就是由白人极端主义者发动的事实。

先渲染危险,再将这种危险说成是由对移民持较开放态度的民主党人造成的,从而让大部分低学历,保守的白人农民由于害怕而忽略川普的缺点,投票支持川普。

甚至在川普获得选举胜利以后,在就职典礼上川普仍然将过往的政府说得一无是处,居然说美国的政权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手中,让我不由地想起那句“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名言。到现在,他还在公开场合说他接手的政府是个烂摊子。这又让我又想起了从小就在中国历史课本里学到的话:“在解放前,中国一穷二白,连铁钉都生产不了”。基础如此之差,哪怕再小的进步也是巨大,川普总统似乎得了他宣称非常痛恨的对手的真传。

在与美国媒体的争执中,川普的排他性原则也用得淋漓尽致。尽管有照片为证,他的总统就职仪式没有历史上最多的参与者,他还是坚持说媒体在撒谎,始终将自己打扮成一个说谎媒体的天真受害者。

第二,川普将简单化原则也用到了极致。

川普喜欢用推特。他的推文非常简单,只有断语,而没有理由。从最新指控奥巴马政府监听他的电话,到之前宣称全球化是造成美国工厂关闭的原因,当然还有前面谈过的对恐怖袭击原因的判断,都是如此。

除了恐怖袭击,川普主席最爱说的还是非法移民,在他看来,非法移民抢占本应给美国人的资源,抢去了美国人的工作,只要将非法移民赶回去,再减少合法移民,美国人民的工作就都有保障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在90年代中我在瑞士留学时去一家瑞士工厂参观。一个陪同我们的瑞士老人介绍说,这个工人是土耳其来的,那个工人是南斯拉夫来的,等等,如果把这些人赶回家,我们瑞士就不会有失业了。

当时我笑话这老者不懂经济。如果瑞士真的将这些外来劳工赶回家,瑞士人才不会拿着这些外国人可以接受的低工资劳动呢,瑞士的劳动力价格就要上升,随之瑞士产品价格就要升高,在市场上就没有竞争力,企业就要垮台,最后瑞士工人还得失业,瑞士经济也要受到损失。

同样,美国尽管大量合法非法的移民抢占了美国很多工作机会,但这些工作大部分是美国本国人根本不屑做的苦活累活。美国的劳动力成本本来就高,赶走了外来移民,美国的劳动力价格势必还要暴涨,到时美国产品如何会有竞争力,难道真的要靠美国大兵们拿着枪去开拓市场吗?

此外,川普还喜欢将问题归结于种族的区别。

失业是墨西哥人造成的,恐怖活动是穆斯林弄得,贸易逆差是德国人,中国人占便宜搞得,总之美国新基督教的白人是最好的,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的真实含义是让美国重新成为一个白人至上的国度。

当然,任何洗脑的技术要发挥作用,都必须要找到合适的受众。川普这一套对高学历的人,住在城市中的,在宗教上不太虔诚人用处不大的原因就是这些人见多识广,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不极端,能够正常思维。在这些人面前,川普的话很容易露出破绽。

但对于生活在乡村,不关心世界,笃信极端宗教,低学历的大多数美国白人来说,种族优越感,文化优越感与自卑感混杂在一起,习惯并愿意接受强权领导,又没有独立思考能力。 当一个人以他们的代言人的身份出现,用斩钉截铁的话语指引他们,用恐惧吓唬他们,用利益诱惑他们,全盘接受他的思想,不再进行自己的思维判断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们从幼年起就被教育成顺从的人,只需要遵循天父的指引。川普的强势形象完全符合神的要求,越是简洁,越是斩钉截铁的宣称,越容易获得他的追随者的追捧,他所犯的错误就会被有意忽略。在他的追随者眼里他始终是完美无缺的,任何的质疑,哪怕再有道理,有证据也会被视而不见。

这才是尽管川普的断言漏洞百出,但还能获得总统大选胜利的根本原因。

我在前面谈到过,美国文化中有两种性格,一种是极端的宗教狂热,另一种的是对自由的渴望,对专制的憎恨。我已经谈完了极端宗教狂热对川普胜利的影响,再接下来我就要谈谈另一种性格对川普治下的美国的影响了。

大家知道美国早期是有黑奴制度的,但绝大部分的人不知道,从头开始,就有很多白人是反对黑人奴隶制的。最早号召废除奴隶制的人就是白人。从1751年开始,公谊会(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就主张废除奴隶制,并且建立帮助黑人逃跑的通道。1859年,白人约翰•布朗(John Brown)直接带着22人(其中两个是他的儿子,22个人中只有五个黑人)向蓄奴州开战,结果儿子们战死,自己被俘,最终被终于绞刑。布朗被绞死两年后就爆发了南北战争,美国奴隶制彻底废除。而在布朗起义之前,很多美国知识分子出版了大量的杂志,报纸,书籍抨击奴隶制,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威廉·劳埃德·加里森(William Lloyd Garrison),他是新闻记者出身,1831年创办《解放者》杂志,激烈主张废奴。而且他还是是“美国人废奴协会”(American Anti-Slavery Society)的创始人之一。1852年一个出身牧师家庭,而后又与一位牧师结婚的白人妇女哈丽叶特·比切·斯托(Harriet Beecher Stowe)写作出版了一本名为《汤姆叔叔的小屋》的小说,揭露了奴隶制的黑暗,在美国引起了巨大反响。这些知识分子的言论极大影响了美国社会,直接导致了大规模的废奴运动,进而是南北战争。可以说,是美国的白人解放了黑人。

我在前面提到过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还有严重的种族主义歧视。而打破这种歧视,为美国黑人争取到平等权利的是美国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这个运动的主要领导人里,黑人白人混杂,所耗费的资金却大部分是白人捐赠的,在1963年8月进行的向华盛顿“自由进军”为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人群当中,也有为数众多的白人。

从上面讲述的两件事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对于不公平的事,很多美国白人是很有正义感的,不管是出于宗教信仰还是人道同情,他们都会出钱,出力,甚至是出命去帮助他们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如果有人对此有怀疑,还可以想想在朝鲜,越南,伊拉克,阿富汗美国牺牲那那么多生命为美国捞取了什么?真的是为了泡菜,香蕉,石油还有石头?

所以,美国是一个在自由与保守之间寻找平衡的国家。由于他们的开国者非常理性地认识到人的欲望的多重性,用三权分立的制度来制约人的兽性,使美国总能在各类极端的撕扯之中保持平衡,在争议中稳步前进。老实说,这是一种幸运!

在我的《洗脑的历史》里面,我早已说到,二次大战以后的世界格局就是因为美国左派在苏联或明或暗的影响之下对苏联做出了太大让步造成的,中国也是这个错误让步的最大受害者之一。也许奥巴马的政策太过偏左,所以现在川普的偏右对美国是一种好事。反正美国总会在这种左右右左的拉扯当中保持了一条中间道路,任何一种极端都不会发生,我们大可不必皇帝不急太监急,让川普主席和美国法官,记者们搞去,这世界上,能治中国书记的办法不多,能治美国总统的办法多了去了,我们吃瓜群众搬个凳子看热闹就好了。

说到记者,我要多说两句。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很牛掰,但却需要一个前提,即言论,具体说就是新闻及出版自由。因为没有了这个前提,三权分立就形同虚设。因为国家机器的最大优势就获取信息的快捷和全面。如果没有新闻及出版的自由,国家机器的执行人就会屏蔽对自己不利的信息,大力宣扬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久而久之,立法部门会立对自己有利的法,司法部门会按照于己有利的方向判,执法部门当然更会做于己有利的事。更可怕的是,没有了舆论监督,这三个部门就很容易合伙起来欺骗国民,因为毕竟互相合作牟利好过互相拆台。所以美国开国者们对言论自由给予了坚决的支持。言论自由的观念也深入了美国文化的骨髓。所以会有了后来的阿拉巴马州沙利文案的判决。即使是新闻媒体错误指责了警察,但法官认为,只要不是媒体事先谋划好的,即使报道评论错误也不构成诽谤。(详细可查沙利文案)

当前川普主席对美国媒体的指责,让我感到非常眼熟,有一种恍然在读新某社通稿的感觉,或者是某国外交部义正言辞的对美国媒体的抗议。

川普这种以对自己的态度来划分好媒体,坏媒体的态度,实际上是否认了事物有一个公认的好坏标准,甚至是否认了有事实真相。当美国媒体在采访中提及俄国总统是个杀人犯时,川普说杀人犯很多,美国也不清白,也给世界树立了一个很坏的地标准,即这世界上是没有公认的道德标准的。美国历史上确实有不堪回首的历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人权标准日益提高,美国也成为这种人权标准的强力推行者。

而川普的这种否认人类人权进步的表态让世界上的独裁者都欣喜诺狂,因为,这是独裁者们最喜欢的语言。既然事情好坏没有公认的标准,那么大家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最强壮者能获得利益当然最大,还没有道德压力,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大家终于是一样的坏蛋了。

这实际是一种诡辩术,是丛林法则的现代版说法。美国总统都这么说了,世界上其他的独裁者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要知道,美国总统对美国人民的生活可能影响不大,但对世界人民的生活影响却大得不得了。事情就是这样吊诡,美国人民有权选美国总统,这个总统好坏无所谓,反正有制度管着,有记者看着,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世界人民无权选美国总统,但美国总统对世界人民的生活影响却巨大。所以,远在地球的另一边的中国人也为这个大嘴美国总统掐得一塌糊涂。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