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会问,如果你把这些华裔挺川派产生的原因归于在国内受的教育,那么还有那么多的第一代华人并没有去挺川普啊,你的理论是说不通的。

没有去挺川普的华人要不然是聪明,看到了我前面所说的,种族主义泛滥将给美国,给自身带来的危害,要不然就像我老傅这样早就有自我思考能力,久走江湖,不会上当。除此,无他。至于什么会有这种差别,为什么同出一个教育体制,某些人像美国的川普粉,到了美国还是CCTV的木偶,而另一些人,比如我,在中国也能写出《洗脑的历史》这样让所有预谋控制别人思想的强权者咬牙切齿的书来呢?原因很复杂。实际上这也是我在写完《洗脑的历史》以后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在监狱里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也终于找到答案。这个答案我会在我下一部书《人性兽性各走半边——智者们的幸福路》里详细解答,这里就暂时保密了。

其实,挺川普的华人中也有纯粹从自身利益考量的。我一个朋友去美国碰到一个很成功的华人。这个华人说,我支持川普,因为我收入高,川普要减税,所以我支持他。传统上,收入高的美国人都支持共和党,只不过这次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很多共和党大佬都不待见,因为这主太丢人了,将美国一些基本价值观都踩在脚下。而我前面说到的这类支持川普的高收入华人,一是自私,只看到眼前利益,全然不管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二是大概自认为已经步入主流,已经不属于少数族裔了,完全没有历史知识,不知道种族歧视的厉害。三是只有小聪明而没有大智慧,且不说人权保护所有人的利益,美国强大经济靠得就是宽容,自由竞争和大量的移民。如果真的都按照川普的那一套搞,我们从小听的耳朵茧子都出来的美国衰败就不远了。覆巢之下宁有完卵,那些混在美国的高收入华人难道真的会比索罗斯这样的地道美国人更吃得开。不要给我说索罗斯是犹太人,他川普的爷爷还是德国人呢,除了在保留地苟延残喘的印第安人,哪个美国人敢说自古以来就生活在这的?

说了很多支持川普的华人心态,现在该再说说支持川普的白人了。

上面我们说过,华人在美国的第二代,第三代大部分都有高等教育背景,他们基本反对川普。这也反过来证明,支持川普的美国白人中,低学历的必定占多数。前面提过的选举调查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

美国的公立中小学校的大部分资金是要靠当地社区的房地产税收支撑的。比如说New Jersey(新泽西)的房地产税很高,但公校的教育也好。反过来,没钱的社区学校就很烂,所以美国也讲究学区房。

我们知道,美国中东部州基本是农业州,税收肯定没有加州,新泽西这样的工业发达地区收入高,所以这些州的公立学校的教师收入也要远远低于加州,新泽西,其年薪差别甚至可达到2万美金。相对而言,较好的师资会流向这些收入较高的州。

除了钱的问题,还有一个中国人不太知道的一个原因。因为耶稣成为神之前是个木匠,追随他的人开初也基本是贩夫走卒,所以欧洲白人一贯比较看重各种手工手艺,对读书并不是太热心。(说心里话,书读多了信不信耶稣就悬了)我知道有个基督教守望台派别基本是不赞成小孩读大学的,孩子读完义务教育就让他们学门手艺糊口了。所以,美国白人家庭里上大学的比列是不高的,至少远远低于华人的比列。(90年代初,我刚到瑞士的时候,当时瑞士中学生毕业生读大学的比列也不到10%)

学校质量差,上大学的人少,宗教信仰强烈,就构成了这些中东部农业州的白人农村社区的基本特色。

因为低学历,缺乏专业训练,又从小受父母亲的宗教信仰影响很深,基督教中的迷信权威,不要思考,不要理性推理的教导一如儒家学说,这些中东部的白人农民,蓝领工人在全球化的冲击中本就是惶惶不安,当川普这座将一切罪过归到外来移民,归到全球化,并承诺一旦上台一定为底层白人解决这些威胁的大神出现时,他们除了欢呼以外,对他的种种谎话自然视而不见,甚至为他找借口,一如中国的毛粉为耄犯的错找借口一样。

所以说,当今世界上,无论东西方,培养理性思维,自我思考,独立人格,是避免极端,避免上当的唯一通道。

当年的希特勒就是利用刚从帝制走出不久的德国人民习惯性的盲从,无知,先是用各种生存危机吓唬德国人民,然后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一步一步将德国带入了深渊。二战大战以后,德国人民痛定思痛,对专制,愚昧,极端,歧视开刀,甚至制定法律规定,纳粹的标志,敬礼,旗帜都是非法的,同时严格将宗教和政治分开。

记得有一次在苏黎世大学学生聚会,有几个亚洲同学说起希特勒为德国带来了一些好东西,比如每个人的定期休假权利。旁边一个德国女同学非常严肃地说,你们不知道希特勒给德国带来了多大的灾难。二次大战前,德国基本是世界科学研究的中心,科学文献都是要用德文写的,他的疯狂让德国失去了太多。(我在兰州大学读本科时,确实给化学系的同学翻译过德文的化学资料,而且是上世纪2,30年代的)

从这件小事上,可以看出,德国对希特勒罪行的反思进行的如何彻底,一般的大学女生也知道希特勒的种族主义疯狂,极端给德国带来的永久伤害。

这种反思的彻底性也表现在最近德国政府,平民对待中东难民的态度上。尽管难民问题给德国带来了很多麻烦,但德国政府始终没有关闭接纳难民的大门,而默克尔所领导的政党在新的地区选举中获胜也说明了德国民众对默克尔政府的支持。

反观美国,这次川普的上台,恰恰说明美国从建国以来就在民间弥漫的极端性,非理性从来没有得到过清算(前面说过,美国最初的建国者当中,绝大多数是原教旨的清教徒,虔诚,极端)。也许,痛定思痛,这次的川普上台为彻底清除基督教的极端性提供了一种契机。

我经常在朋友当中说,妨碍欧美进步的最大阻力就是弥留在欧美文化中的基督教极端性。不彻底清除基督教的这种极端性,以后还难免会有川普这样的搞笑人物被选上代表美国形象的位置,大丢美国人的脸,就像我们中国人的脸经常性被那些国家代表丢光一样。

这段话写出来,我一定会被某些基督徒以及小红粉痛骂,就像我的《洗脑的历史》首先被基督教神父痛骂,然后信奉无神论的政党的警察又抓我坐牢一样。但赵家的牢都坐了,更不怕那些成天在生殖器,屎尿之间打滚的所谓基督粉和小红粉了。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