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时报在美国大选之前在中国做了一个调查,下面摘录一些给大家阅读,可以作为我上面这些论述的佐证。(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324/cc24trump/)

一些特朗普粉丝在采访中表示,中国的稳定和发展要归功于共产党的强势领导,他们崇拜强人领袖。

29岁谭振兴在郑州从事基础设施投资,他认为,美国是世界创新力量的源头,“如果美国不行了,欧洲也就不行了,中国也就不行了,”所以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人来振兴美国。

在厦门集美大学学习轮机工程的大四学生张伟则认为,特朗普是一个能为大家做主的强人领导,“他说我要去打死ISIS,大家都知道奥巴马对极端组织并不是动真格的。”他说,“如果当选特朗普会是一位好总统,我觉得他能当好总统。”

名为“天降伟人特朗普”的粉丝通过微博私信解释,他现在在欧洲留学,被西欧各国左派人造出来的“难民”危机深深地震撼到,因此对他们深恶痛绝,也认为西方急需一场重拾民族主义的政治运动。“在我眼里FN(Front National,法国民族阵线)的勒庞、UKIP(UK Independence Party,英国独立党)的法拉奇、PVV(Partij voor de Vrijheid,荷兰自由党)的威尔德斯这些右翼都是“欧洲救星”级别的人物,而特朗普作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候选人,一旦得势,对西方世界的右翼回潮是极其重大的利好。”

对于许多受过良好教育、从事专业工作的特朗普粉丝来说,他们并不在特朗普所反对的移民之列。名为“GOPChina”的粉丝在微博私信里表示,“美国的立国之本是收勤劳的人和勇于致富的作为移民”,并表示“美国没有必要做慈善家”。而在厦门读大学的张伟说,他希望在未来去美国学习、工作,甚至移民。

部分特朗普粉丝也意识到,最近几十年,在谈及美中关系时,共和党领导人更注重经济往来,而民主党人更强调人权与意识形态(虽然特朗普并不代表典型的共和党立场)。和许多其他支持特朗普的人一样,张伟认为,他欣赏特朗普的一点就是,特朗普不会像包括希拉里在内的许多其他政客一样抓住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放,“他不会太多批评中国所谓的人权、民主问题。好比对待罪犯的立场上。一些有圣母心的人会觉得应该有同情心,但我同意川普的想法,坏人就是该受惩罚的,对他们不应该讲太多的人权。”

在文学城的一篇对北美挺川后援团的采访文章后面有一个留言是这样写的: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5/31/5247937.html

实人 发表评论于 2016-05-23 11:27:19

支持TRUMP,支持华人妈妈助选团!!!!

美国能否再次兴起,再次强大,就靠这次选举!!

我已60岁了,在中国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大锅饭,深知杀富济贫大锅饭对社会发展的阻碍。鼓励勤劳至富,鄙视懒惰和不劳而获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我早就受够了政治正确那套骗人的理论!

套用一个美国中部白人老太太讲的一句话“ 我全力支持TRUMP! 到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之前,我都全力支持他,除非他明天在大街上枪杀我唯一的女儿”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5/31/5247937.html

美国之音(VOA)28日采访了这个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部分成员,当被问及川普说过这么多针对中国措辞强硬的话,为什么还会支持他时,成员之一南希·简称:“我觉得这个可以理解,就像我家长似得,常常我的父亲也会以这种口气讲我们,如果我们不听话的时候,我的父亲会骂我们,会说我们。但是我相信,这不是大问题,关键他的治国理念,他的创业精神非常非常的强悍。”

我们从上面可以看到,尽管川普表现出极端的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倾向,而华人又是唯一一个在美国曾经通过法律形式被歧视的族裔,这些华人仍然为川普拍手较好,似乎他们的皮肤已经漂白了一样。而且那父亲打骂孩子的比喻,实在是得儒家之真传,也让我想起了文革以后的演讲名人曲啸说的话:““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知道这位当年大名鼎鼎的人物了。在我上大学时,他是名震中国的爱党演说家,比现在的带鱼之类的待遇高多了。曲啸从小有才华,1957年大学没毕业就被打成右派,1968年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79年才被平反,遭受折磨22年。据说是电影《牧马人》的原型。平反后他毫不抱怨,到处演讲并宣讲前面说到的观点,而且声情并茂,很有感染力,被安排到各个大学演讲。最后在1985年调入北京中宣部荣任正局级调研员。在调入北京后他被派往美国给中国留学生演讲,结果在第一场演讲中就被一个亲北京的台湾历史学家汪荣祖反诘:哪有一个母亲会这样苦苦折磨自己孩子的,这比后妈还残忍,这样虐待孩子的妈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孩子爱妈妈,在文明社会中这样的妈妈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结果曲啸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心如死灰,以至于将整个行程结束,匆匆回国。从此在中国大陆渺无音讯,再也听不到他洪亮的声音了。他的简历上说1991年他脑中风,一直在轮椅上,2003年去世。)

这些被采访的人的观点有一个共同点,即信奉强权,崇拜权威。而那位经过文革的老人,也仅仅是对当时吃大锅饭讨厌,同时他也讨厌所谓“政治正确”,可以肯定,他并没有对大锅饭的起因做过思考,也没有对文革进行过反思,将中国文革时期反人类的诡辩政治与当今人类对人权的基本共识混为一谈,本质上和当年的红卫兵一样,是将某些人,比如“黑五类”不当成人的,只不过他现在心目中的“黑五类”大概是墨西哥人,黑人或者非法移民了。大概这个经历过文革的老人心里将川普当成了当年的红太阳,挥着大手带领人民奔向幸福的远方。只是他在川主席的心里,是不是属于人民行列,得打个问号!

从希特勒德国的历史我们知道,种族主义只要开了头,就不会只限于一个族群。纳粹党徒们从攻击共产党人开始,接着攻击犹太人,然后是斯拉夫人,吉普赛人,残疾人等等。川普能歧视墨西哥人,为什么不能歧视华人,事实上美国的排华法案不过是在1943年12月才被废除。你现在看到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拳头是对着墨西哥人的,为什么不能下次对着你。现在是针对非法移民,为什么下次不能对着合法移民。现在是针对制造业工作机会,下一次为什么不可以是针对互联网业?你觉得坏人不应该有人权,下次当你被别人定义为坏人时,你希望有人为你说话吗?

我在一个微信群中曾与一个川普粉聊过天。他认为川普的人格远远比希拉里高尚。我让他举个例子说明。他说:希拉里曾经在做律师时给一个强奸犯当辩护律师,而且在辩护成功后对别人得意洋洋地说,早知道他是个强奸犯。我告诉他,为犯罪嫌疑人提供辩护是一个文明国家的司法必须,希拉里不过是在尽她的职责。另一个网友提醒他,一个犯罪嫌疑人还不是罪犯,而且既然希拉里成功了,说明法庭并没有认定此人是罪犯。但这个川普粉并没有改变他的看法。

这个川普粉的说法,让我想起了当年律师制度在中国重新兴起时,也有人指责律师居然给罪犯辩护,认为给坏人辩护的人就是包庇坏人,就是坏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在中国已经听不到这类话语了,没想到这次在川普粉这重新听见类似的指责。这个指责肯定不是这个川普粉自己杜撰的,因为即使这个川普粉英语好,也不可能去美国查希拉里的档案,而且还能查到希拉里私下谈话。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看到了在美国选战中挺川普派写的攻击希拉里的文章,而且很大可能性还是用中文看的。因为后来这个川普粉为了证明川普的人格高尚,又列举了川普曾经为一个因拖欠银行贷款将被银行扫地出门的家庭出头,使这个家庭重过幸福生活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我曾经在一篇署名为某美国大学助理教授,歌颂川普的伟大善良的中文文章中读到过。这篇文章将川普夸成一朵花似的,基本上就是白头山血统的路数了,明显是挺川派华人写的帖子。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川普的华人粉丝们不但崇拜权威,信奉强权,蔑视人的基本价值,而且目光短浅,对谎言毫无辨别能力,对历史无知。华人身为美国的绝对少数族裔,却去狂热地支持一个以种族歧视闻名的人,歧视其他少数族裔,这已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围了。

还好,在北美支持川普的华人还只是少数。

在另一篇对北美地区华人挺川普的人群进行采访的文章中这样写到: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一书作者、麻省理工学院黄亚生教授也认为,在华裔移民中,支持共和党、支持特朗普的大多是一代移民。亚裔在1992年时大部分都是支持共和党的,但逐年在改变,二代、三代移民支持民主党的比较多。”

这篇文章说到,“特朗普的华裔支持者大多是一代移民,没有受过美国的学校教育,但是在美国刻苦工作,扎根下来,与主流社会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甚至作为北美挺川派首领的王湉也说:“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成员都是些什么人呢?对此,天天介绍,“这些人里,9成是一代移民,有工作,事业成功。”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11/06/5744970.html

这就是那个将川普骂中国比喻为父亲骂孩子的华裔挺川粉,大家可以看出她的年纪。

从这些信息可以看出,在中国完成教育的中国第一代移民和在美国受教育的二三代移民的倾向是有很大不同的。第一代移民基本在中国完成了大学,甚至研究生教育,然后再到美国打拼,基本是以理工科学生为主,他们的思想,基本价值观与生活在国内的人没有太大差别。因为华人重视教育,出生在美国的二三代华裔基本都会接受高等教育。他们接受的是西方的现代人权观念,思维方法,所以在这次的美国大选中与他们的父母被渐行渐远。

这又证明,中国的教育是反世界潮流的,是崇尚权威,是反理性的。从这种教育走出来的人,尽管走到了美国,欧洲,但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却很难从习惯思维中走出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