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续集

2020年10月13日

支持川普的美国人中,有截然不同的两类人。

一类人是有钱人。这类人是真心喜欢川普,因为川普的减税政策带给他们很多实际好处。这类人对社会公义毫无感觉,对贫富差距造成的社会问题也麻木不仁。你可以说这类人自私,老傅倒觉得这类人虽然看似聪明,实则愚蠢,因为在一个贫富差距太大的国家,每一个人都是不安全的。举个例子,美国的枪击杀人案件很多,但在每个18岁到45岁男子都拥有军用武器的瑞士却极少发生枪击案,其背后的深层原因还是因为社会财富分配不均造成的社会戾气太重,这一点身在中国大陆的人可能更是深有体会。

另一类人是没有钱的白人。在拥护川普的人群里,各色皮肤都有,但主体还是白人。我看到最新的一个民调,51%的白人支持川普,拜登在白人里的支持率只有44%。

世界上有钱人总是少数,这支持川普的白人里大部分都是穷人。

前面说过,富人们支持川普是因为川普的政策有利于他们。那为什么这些穷白人会去支持川普呢?如果四年前我们还可以说,川普用给他们找回工作欺骗了他们,现在三年多过去,他们的处境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变,为什么他们还是痴心不改地支持一个号称亿万富翁,专心为富人们谋福利的人呢?

这就是涉及到美国的历史和人的心理了。

大家知道,在美国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存在黑人奴隶制,现在美国的黑人绝大部分都是黑人奴隶的后代,即使在南北战争后奴隶制被取消,但对黑人的限制,歧视还是很多,一些种族隔离制度直到上世纪60年代还存在。到现在,虽然成文的制度没有了,但心里的歧视是很难立刻消除的。

经过了三十年的经济全球化,美国的很多传统工业逐渐被淘汰,或者被迁往工资更低廉,能够创造更多利润的地方。注意,中国仅仅是一个承接美国企业转移的地方,其实墨西哥等国也承接了不少。

工厂没有了,新的职业培训又跟不上,找不到新工作,收入没有,社会救济不多,生活水平自然下降,所以美国有一个词形容这些地区:铁锈区。这些区域与农业州也基本吻合,都处于美国的中东部地区。

收入减少,生活落魄,唯一还能让他们感到自豪只有一点,就是自己是白人,天生血液高贵。

川普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打出种族主义旗号,将自己打扮成坚定、强壮的白人领袖,领导这些落魄白人进行一场对付劣等种族的圣战。这也是为什么川普很害怕显示自己的软弱,就是染上了新冠病毒也要强撑着装扮一个超人的原因。

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川普丑闻不断,桩桩实锤,但在美国白人中却稳稳获得超过半数支持的原因。我们可以想象下,当你的生活一片灰暗,前途渺茫,忽然有一个“神选之人”在天空出现,告诉你天生高贵,肩负振兴伟大美利坚的重任,你会不会兴奋,会不会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和意义?这个时候,你会去相信这个“神选之人”是个烂人吗,更何况,“神选之人”早就说了,那些新闻都是“假新闻”。

我在《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里说到过:“对于生活在乡村,不关心世界,笃信极端宗教,低学历的大多数美国白人来说,种族优越感,文化优越感与自卑感混杂在一起,习惯并愿意接受强权领导,又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当一个人以他们的代言人的身份出现,用斩钉截铁的话语指引他们,用恐惧吓唬他们,用利益诱惑他们,全盘接受他的思想,不再进行自己的思维判断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们从幼年起就被教育成顺从的人,只需要遵循天父的指引。川普的强势形象完全符合神的要求,越是简洁,越是斩钉截铁的宣称,越容易获得他的追随者的追捧,他所犯的错误就会被有意忽略。在他的追随者眼里他始终是完美无缺的,任何的质疑,哪怕再有道理,有证据也会被视而不见。”,注意,这是老傅在2017年初说的话。

川普是“神选之人”的说法是由美国福音派的神棍们散布出来的。如果说有钱的美国人是因为自私和短视,无钱的美国白人是因为愚蠢而支持川普的话,那么这些美国福音派的神棍支持川普的原因就可称为坏。

虽然美国的宗教势力很强大,但随着教育水平提高,宗教势力日趋式微。在欧洲,也是同样的趋势,只是由于欧洲的社会平均教育水平要远远高于美国,所以欧洲的宗教势力衰减得更快。信的人少了,饭碗就要砸了。这些神棍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四年前大选时,川普相比较希拉里弱很多,需要帮手。神棍们也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壮大信徒的队伍,所以两下就一拍即合。所以我们看到了川普当选后,各类神棍在白宫出出进进,甚至有个女神棍说川普说得话就是神的旨意,即使川普当上总统以后说了两万多个谎言(经过事后查证),多次离婚,给妓女封口费,平日从不去教堂,去一次教堂还不进门,站在教堂门口,利用教堂拍照做宣传,还将《圣经》拿倒,从哪方面看他的行为都与基督教的教义完全相反。明知川普的行为违背教义,明知川普不过是要利用教徒们对宗教领袖的信任,这些神棍们为了自己教派的利益,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利益,却不惜用“神选之人”“神的旨意”之类的话来赞誉川普,欺骗信徒,可以说其坏无比了!

当然,除了上述几个原因之外,我们还要看到社交媒体的出现,改变了新闻传播的途径,也改变了新闻传播的规则,给了川普极大的帮助。

在民主国家中,新闻报道对于政治观点都会执行平衡报道原则。即如果你报道了一个政治观点,那么你也得用同样的篇幅报道对立面的观点。在电视政治辩论中,主持人会给双方相同的发言时间,这样观众基本可以避免偏听偏信。而且严肃的报纸在报道新闻之前,都会有一个确认过程,基本都执行起码两个新闻渠道互相证实的原则。

但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自媒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粉丝众多的自媒体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传统媒体。例如在美国排名第三,世界排名第十八名的美国《纽约时报》平常纸质报纸订阅量不过50万左右,周日版订阅量1百万,数字版也不过200多万订阅。美国发行量最大的《华盛顿日报》也不过才2百万份。可看看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推特账户有多少关注,1.2亿,现任总统川普的推特账号有8千7百万关注。

如果这类拥有巨大关注量的自媒体账号比较自律,理性,那么情况还不会太糟。但如果这类账号的主人利用巨大的影响力散布虚假消息,蛊惑人心,其效果也很显著。这也是最近几年极右翼的民粹主义在世界各地异军突起的原因。因为越是夸张,越是极端的东西越容易传播,越是在现实中失败的人越是容易在虚拟的网络上找安慰,而且仇恨总是最好的安慰剂。所以,在法国有勒庞,德国有选择党,巴西有博索纳洛,英国有退出欧盟的举动,当然,最典型的成功案例就是川普。

自然,资本在这种通过宣扬仇恨、极端获得成功的浪潮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不论推特也好,脸书也好,都是依靠流量生存的企业,对川普这样拥有巨大关注量的用户,也是特别照顾,执行双重标准,不会轻易关闭。川普在推特上如此散布虚假消息,散布仇恨,如果是一般用户,账号都要被封好多个了,但推特到现在对川普的账号不过是有时提示读者检验消息的真假。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