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续集

2020年10月15日

谈完支持川普的美国人,我们接着谈支持川普的华人,就像在《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里一样。

与四年前有所不同的是,现在支持川普的华人里面,没有了小粉红,当年活跃在美国,组织北美华人支持川普的王湉(网名天天)据说也跑回了北京,国内的小粉红对川普是骂声一片。

现在还在支持川普的华人从思想角度说分基督徒和反共人士两类,有时这两类人会重合。从地域上又分为两个部分,中国大陆之内和中国大陆之外,后一部分俗称海外华人。

我们从分析海外华人中的川粉开始。

首先分析号称自己是基督徒的那部分人。

在海外号称自己信奉基督教的川粉里,也有几种类型,有真心相信川普是“神选之人”的人。对这类人,老傅也不想说啥,因为一般来说,一旦人觉得有一个神明在指导他或她,任何凡夫俗子的话都不是话。更何况能将一个烂如川普的人视为神明,其智力堪忧,也没有说得价值。

另一种类型是将信仰当生意做的人,其中最显眼的就是神棍张洵。在中国时,张洵读大学时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深受组织信任被分配到中国核能负责采购设备,然后被送到国外培训,外语好了以后出来单干,赚到钱就移民美国。初到美国时与中共外交官员打得火热,以自己与邓家二公子吃过饭为荣。大约是生意亏本严重,张洵转而开始了做信仰生意。信教之人本来应该更加平和,张洵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在四年前就以无与伦比的热情在微信圈里大量转发美国极右翼网站、小报污蔑希拉里,吹捧川普的文章,谁敢发出反对声音,立刻污言秽语伺候,而且说完就退群,毫无担当。现在的张洵还是一如既往地奉承川普,下面是张洵最近发的一个推文截图,大家是不是看着有点眼熟,整一个做鬼也幸福的翻版啊。

看来这个推文,老傅有些想吐的感觉,估计这张洵把当年自己写的赞扬毛主席的小学作文又抄了一遍。

最吊诡的是有不少当年参加过六四运动的人在皈依了基督教以后,居然也将称赞六四屠夫有力量的川普视为中国的救星,甚至是世界的救星。其中有一个原名胡春林,自己改名任不寐的人。老傅知道此人是因为网上流传的几个短视频,在视频里此人将中共在中国的恶行说成是中国人自找的,活该,因为中国人不信基督教的神。中国人得萨斯也是活该,还是因为不信神,总之中国人遭到的一切不幸都是中国人民不信基督教的错。此人1989年还在北京读书,自称因为参加了六四运动,还是学生领袖,因此被开除学籍(如果真的是北京的学生领袖,处罚绝对不仅仅是开除学籍,吹牛的成分很大)。以后下海做生意,是北京最早的一批文化商人。2004年7月底受洗成为基督徒,8月中就到了加拿大学习神学,然后就一直待在加拿大当牧师。从他到加拿大前夕才受洗成为基督教徒的情况看,很可能受洗信教是他能去加拿大的前提条件。之后,他就靠着传教活命。

海外不那么有名的号称是基督徒的反共川粉还有很多,基本路数都一样:川普是神的代表,川普要消灭共产党,反对川普就是支持共产党。这里就不一一说了,他们的特点就是不看事实,语言污秽,哪怕是一些女性基督徒川粉。

那么,不信基督教的华川粉们会要好一些吗?一样不看事实。

有大名鼎鼎的六四学生领袖直接说拜登团队的政策太左,所以他支持川普,哪怕川普公开赞扬中共镇压六四学生运动,而且拜登团队的政治观点如果放在世界政治光谱中,实际处在右翼,连中间都谈不上。

另一个从80年代起在民运圈就倍受推崇的人物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川粉,为川普的各种行为辩护,对BLM黑人平权运动大肆攻击,认为不满美国的黑人可以回非洲去。

这些民运大佬们支持川普的最大理由与前面所说的华人基督徒川粉一样,就是因为川普反共,可以更好的与中共做斗争。

那么我们有必要清点下川普上台三年多以来与中共斗争的成绩,看看川普是不是在打口炮。

反共华川粉们最喜欢说得是川普与中共打贸易战,掐断中共的财路,让中共灭亡。

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货品贸易逆差激增8.1%,从2016年的3470亿美元升至3752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接着上升到4192亿美元。

2019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比2018年有所下降,但也近3600亿美元,比川普上台前的2016年还要多出100多亿美元。

本来川普与中共打贸易战有两个目标,一是制定检查机制,迫使中共遵守国际贸易规则;二是促使中共多采购美国农产品,减少贸易逆差。最后签订的协议只在纸面上达成了第二个目标,新冠疫情一来,这样的协议也泡了汤,执不执行都要看习近平的心情,所以美国舆论有种说法,说川普像条狗一样求着习近平购买美国农产品帮助他连任。

从经济学的角度说,川普强迫中共政府买美国农场品本身也是种霸凌行为,既违背了经济规律本身,也违背了美国一贯主张的自由贸易精神,再考虑到中国的大粮食企业基本是国企,川普的这种行为实际在帮助中共加强国企的作用。

在中兴和华为的问题上,川普政府更是行为古怪。对中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现在中兴还活得好好的。对待华为,一方面抓孟晚舟,派国务卿满世界游说别国不要使用华为5G设备。另一方面多次延长美国企业给华为的供货期限,让华为一次次续命。川普要是真的想了结华为,可以直接制裁华为,不让任何美国企业和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向华为供货,华为立马就要变回给中国乡村供货的乡镇企业,根本不需要费劲巴拉地派人满世界吆喝。

说到这里老傅想说说防火墙和中共试图打造的全国数字监控系统的事。我们知道,这些数字监控技术的底层技术都是由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高技术公司提供支持,主要硬件,尤其是芯片也是由这些公司供货,如果没有了这些西方高科技公司的技术支持和硬件供应,中共的防火墙立刻会漏洞百出,整个监控系统也要崩溃。如果川普真的想灭共,发布一项制裁令,不允许美国公司和使用美国技术的公司与中共做生意,防火墙就维持不下去,中国人民就能知道世界的真相,中共的宣传就不能维持,人们也就能慢慢觉醒,不需要什么热战,这腐朽透顶的中共政权从内部就要垮掉。

川普如此古怪的行为只能有一个解释,他其实还是想和中共做生意的。现在所有的行为都不过是虚张声势,在实行他的所谓“极限施压”策略。其实,他那一套把戏早就被所有人看穿了,不就是中国人说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从川普过往的言行来看,他对人权不感兴趣,对拥有绝对权力的专制者充满羡慕。对他自己和他的家族企业来说,与中共高层保持良好的关系对未来商业发展有好处,毕竟他的女儿,同时也是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在中国还有不少商标品牌,中共的海外机构也是他的地产项目的大客户。从现在《纽约时报》披露出来的消息来看,川普在当总统之前就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危机,2021年有4亿美元债务到期,债主是谁很值得玩味,如果最后有中国银行的影子,老傅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另一方面,共和党本身与美国大财团联系紧密,这些大财团在中国都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也希望通过商业谈判将利益最大化。

所以,川普在对华政策上的古怪行为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用各种办法拿捏中共,但总要留条路,让自己和美国企业获得最大利益。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尽管国会两党推出了很多针对香港,维吾尔人的法案,川普签署得却是心不甘情不愿(因为是两党几乎全票通过,川普签不签都会成为法案),签完之后更是将法案束之高阁,最多象征性地执行一下。比如说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犯下种族清洗罪行的罪魁祸首当然是习近平,但川普只是象征性地对新疆的官员进行制裁。中共在香港破坏《中英联合声明》,强推北京版国安法,川普的制裁是仅仅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对中共来说不过是挠挠痒。中共犯罪,不去惩罚中共,板子却打在香港人身上。这一切都是做给习近平看的,就是告诉习近平,虽然我管不了国会,舆论面前也得演足戏,但还是给你留够了面子,接下来,你就该给我好处了。

事实上,习近平对川普也是投桃报李,在川普选情紧张的时候大量采购美国大豆,让川普在美国农业州获得更多支持。如果中共真的讨厌川普,完全可以推迟到大选后采购大豆,就算是急用,世界上也不是只有美国一家有大豆。以中共不算经济账只算政治账的德行,哪里会在乎美国的大豆是不是要比巴西的大豆便宜。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在反共方面,最多也就是打打口炮,在实际上毫无建树。就是这反共口炮也是因为最近选情吃紧,为了给选民打鸡血才用上的,要不然,连口炮都没有。在2020年的上半年川普还对习近平赞不绝口,到处说自己与习近平关系老铁。

在分析民运大佬们为什么会罔顾事实,一头倒向川普的原因之前,我们还是先谈谈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川粉吧。

现在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川粉们从政治态度来说都反共,其中有很多是基督徒。在微信圈里充斥的各种抹黑拜登、希拉里,吹捧川普的文章都是由类似张洵这样的美国华人基督徒从美国极右翼网站或小报有组织地下载,翻译成中文,然后再有组织地安排国内的基督徒们到处转发。 由于信息轰炸,大部分生活在大陆的基督徒都将川普视作基督教的圣人,中国教民的拯救者。

又由于有很多中国知识界中持自由派观点的人加入了基督教会,这类观点也深深地影响到了他们。以他们的知名度加以背书,整个大陆的自由派人士(也可称为反共派)就几乎全体变成了川粉,谁要是说川普的不好,马上会被扣上中共特务的帽子。连我老傅这样写了《洗脑的历史》,坐了中共牢房近两年的人也会被他们说成是接受了中共任务,是拿钱说话的人。

对于国内的川粉们,老傅其实很是同情,因为他们的信息受限,能听到、看到的信息都是中共允许他们听到、看到的信息。这些人的信息主要来源是微信,而微信的信息又是受到中共的严格控制,不会让他们得到全面的信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中共是更喜欢川普而不喜欢拜登上台,要不然怎么会允许那么多赞扬川普的文章在微信流传。要是中共真的害怕川普反共,早就会将赞扬川普的文章一禁到底,中国网民什么也看不着。像老傅这篇文章,第一部分谈美国现状,可以发出,但不能够在朋友圈和群聊里转,第二部分谈美国社会的历史和心理,就可正常转发,接下去的部分,连发出的可能性都没有,直接扼杀在萌芽中,就不要说转发了。

当然,信息屏蔽仅仅是一个因素,像海外民运大佬们这样的人不存在信息屏蔽问题,为什么这些身处海外,可以自由获取信息的人也看不到事实,成为了川粉呢?

2017年我在 《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里有一段话谈到过为什么如此多的中国人会成为川粉:“既然儒家的,以及引进类基督教思想中的权威崇拜从来没有得到彻底清算,理性思维,自由思想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提倡,学习,贯彻,我们就不用奇怪中国的所谓自由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右派人士和左派人士混到一起去了,因为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思维,他们都在寻找一个权威,寻找一个能带领他们的领袖。他们都为川普像神一样的断语,伟人般的斩钉截铁的语气,成功商人的光环还有那和周带鱼一样谎话当做真话讲的勇气所吸引。

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寻找能带领他们的权威,所以当一个骗子正好符合他们的理想时,他们宁愿相信他说的都是实话也不愿意去探究这个人的真面目的,甚至还会找出各种理由来这个骗子开脱。因为一旦他们承认这是个骗子,那实际是对他们自己的否定。”

从2018年初起,老傅开始频繁使用推特,了解到更多海外号称反共人士的言行。在美国BLM人权运动发生后,绝大部分反共人士暴露出不仅是没有理性思维,不仅是在寻找一个领袖,同时还暴露出他们是崇拜成王败寇的种族主义者,正因为他们自己本来就缺乏同情心,同理心,他们才会对川普这样一个对别人的生命无动于衷的流氓泼皮赞不绝口,才会觉得在一个泼皮带领下去打败另一拨流氓是件正确的事件。因为在他们的心里,事情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输赢之分。虽然这些人身处美国,还拥有美国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但他们并有摆脱中共的教育带给他们的思考模式,与西方的思想世界格格不入,也就无法理解这几十年来人类思想的进步。他们仍然将自己封闭在中国人圈子里,对外界没有好奇心,思想更是停留在他们离开中国的时候,与他们留在中国的同伴,例如刘军宁没有什么区别。

这是刘军宁在2012年发的微博。刘军宁原来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研究人员,后来因为自由派思想被中共赶出政治学所,成为自由思想者,在大陆自由派公知里小有名气。从他的这个微博里我们看到与任不寐说中国人遭难活该一样,刘军宁认为犹太人被屠杀是因为他们不信神,是天谴。这样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语言就是川普这样一个西方流氓也不敢说出来,中国的著名知识分子却可以迤迤然说出,还带着些自鸣得意,实在让老傅冒冷汗。

从现实世界,到虚拟网络,老傅碰到的中国人,包括生活在海外,来自大陆的第一代移民,无论是中共人士,还是反中共的人士,无论是基督教徒,还是非基督教徒,高学历或低学历,绝大部分都奉行同一个原则,即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都热爱法西斯的那一套。既然不能站在中共一边(自愿或不自愿),就站着对立的强者一边。这是中国反共人士闭眼不看川普的不堪,铁心跟随川普的根本原因。

在本文结束之前,老傅还想告诉大家,为什么中共支持川普?很简单,在四年前,因为希拉里要将贸易与人权挂钩,要推行TPP,要搞亚太再平衡,这让中共难受。而川普对人权不感兴趣,只对钱感兴趣,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共认为川普好对付。事实上,中共押宝押对了。四年后,中共更是支持川普,因为中共现在知道,川普除了崇拜强权,爱钱之外,还很蠢,一个蠢而贪的美国总统,是中共的最爱,但却是美国,更是世界的灾难!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傅志彬:华川粉们的强人梦: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之三)》有2条评论
  1. 傅先生与川普有何过节, 连篇累牍,骂不绝口?

    作为有识华人,川普最大的功勋就是看穿包子的狼子野心,把中共逼向死角。这是中国人办不到的事情。 川普的坏印象多数来自一边倒的美国媒体。

    要说独裁,民主党控制舆论,打压言论自由,用金钱争夺选票,那才是民运人士应该憎恨的恶行。

    且不说拜登一家贪污腐化,联共卖国。

  2. 傅先生连篇累牍痛打川普,不知有何过节?
    作为华人只见,川普的最大功勋在于识破包子统治人类的野心,把中共逼向死角。想要独裁的恰恰是民主党,他们控制媒体,打压言论自由,用金钱争夺席位。中国人应该对此深恨痛绝。

    我的华人朋友大多有博士学位,而且多数赞同川普。作者接触了多少华人,下了不赞同川普的
    结论。 且不用说拜登一家贪污腐化,联共卖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