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后来回忆说,当年斯大林让毛泽东表态时,毛泽东同意进攻南朝鲜,并认为美国不会出兵干涉。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丛书称: “毛泽东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然后,他向金日成转达了中共中央同意北朝鲜作战计划的意见。之后,毛泽东像上课一样,从政治准备到军事准备,再到战争的具体打法,详细地向金日成作了阐述。” 毛泽东还对苏联大使说,他完全同意朝鲜同志的估计,由于美国撤军,朝鲜局势有了很大改变。他建议,中朝应该签订一个友好互相同盟条约,才好直接援助朝鲜。之后,毛泽东和周恩来等开会时,对斯大林与金日成对他们不通报不商量南进颇为不满,更何况斯大林对帮助中国解放台湾坚决拒绝——尽管美国总统杜鲁门在1950年1月5日的声明中,已明确说不打算干涉中国解放台湾——却又支持朝鲜解放南方。而美国和韩国已于1月26日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美国肯定要履行条约的。这样看来,斯大林显然不想让中国解放台湾后更加强大,这样并不能对美国有所伤害。让金日成打南朝鲜,既能使北朝鲜强大起来可以制约中国,又能对美国有所伤害。但毛泽东一心要“一边倒”,全然不顾这样做的后果,而且很热衷于参与金日成的“祖国统一”。

何方在他的文章中写道:

早在1949年5月金日成派金一来中国谈判把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族部队拨给朝鲜人民军的问题时,金一当时并未受命同毛泽东讨论朝鲜统一的方案,毛却主动谈到并首次提出: 朝鲜要实现统一,必须使用武力,一旦情况需要,中国就会悄悄派兵去和金日成并肩作战。 “都是黑头发,谁也分不清”。(请注意:此时离美军越过三八线还有15个月)1950年5月金日成来北京向毛泽东传达斯大林批准他南进时,毛即表示,如果美军参战,中国会派兵支援,因为苏联受制于同美国签订的以三八线为界的协定,不便出兵,中国则不受约束。

从1949年7月到1950年4月,毛泽东把东北野战军朝鲜族部队四万多人整建制拨给朝鲜,这些久经沙场的部队成了北朝鲜人民军的主力,占其部队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使金日成的实力与信心大增。显然,无论美国干涉与否,中国都在事实上已介入并帮助金日成进攻南朝鲜,这就是毛泽东的 “国际主义”具体表现。

1950年5月15日,毛泽东与金日成会谈,金日成详细介绍了进攻计划后,毛强调: 作战要有充分准备,兵贵神速,要包围主要城市,但不能为占领它耽误时间。要集中兵力消灭敌人。不过,毛担心美国会驱使日本军队直接干预,告诉金,如果日军介入,战争进程将延长。如果美军直接介入,由于苏联与美国有协议限制,不便出兵。但中国没有这样的限制,中国可以出兵。金日成认为日本介入可能性不大,美国出兵几乎不可能。毛说,我们不是美帝的参谋长,做不了它的主,准备总是必要的。我们打算在鸭绿江边摆上三个军,如美帝不干涉也没妨碍;如干涉,不过三八线则罢,只要过三八线,我们一定打过去!金日成对此表示感谢,但再次婉言谢绝。

金日成这种态度除了他在南进问题上非常自负,不知天高地厚之外,还害怕一旦中国出兵就不撤军,请神容易送神难,使他成为毛泽东的附庸。5月16日,毛金会谈的最后一天,莫斯科回电金日成,同意毛所提中朝签订互相同盟条约,但“这不应当是在战争之前,而应当是在朝鲜成功地统一之后。” 结果,直到1961年7月11日,中朝才签订了《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接着看何方的文章:

金日成是在1950年6月25日发动全面进攻的。一开始确也一帆风顺,势如破竹,一下子就解放了汉城,一直打到朝鲜半岛东南边的洛东江北岸,占领了90%的南朝鲜领土,把李承晚部队压缩到釜山一角。但是金日成把战线拉得那么长,后方就空虚了。他并没有估计到美军会在后方登陆,进行干预。中国曾给他提过醒,只是被他当成了耳边风。

金日成本来以为并不需要中国出兵朝鲜来帮助,直到他的进攻立即引来美军参战,他才开始向斯大林提出希望中国出兵。斯大林也是到7月5日才第一次提到这个问题。他以“敌人越过三八线”为条件,表示中国用志愿军的名义入朝作战是正确的,届时苏联将为志愿军“提供空中掩护”。 但之后他却犹豫了两个多月。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7月15日报告斯大林,金日成提到,美国等既已参战,民主国家如捷克斯洛伐克、中国等也可用自己的军队帮助朝鲜。斯大林没有作出回应。8月26日,金日成又向什特科夫提出请中国派兵相助,斯大林两天后回电不同意。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朝鲜人民军被拦腰切断,南下部队立即兵败如山倒。这时斯大林开始考虑让中国出兵,但还是压着。金日成9月20日向苏方通报,周恩来已经问到朝方下一步对中国有何要求,他该如何应对。得到的答复仍是无可奉告。金日成9月底同时紧急致函斯大林和毛泽东,要求苏联提供空中援助并让中国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以建立国际志愿部队的方式给予军事援助,这才得到斯大林的最后同意。
毛泽东并没有等斯大林和金日成提出要求,美军一参战,就已经着手准备入朝作战。7月2日,周恩来告诉苏联驻华大使罗申,中国已把三个军12万人集中到了沈阳地区,如果美国人越过三八线,中国军队将装扮成朝鲜人进入朝鲜境内;还问到,苏联军队到时候可不可以提供空军加以掩护?7月7日,中央军委开会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准备日后变为“志愿军”入朝作战。7月中旬,毛泽东向金日成的代表表示,朝鲜如需援助,中国“可以派自己的军队去朝鲜。中国方面已为此准备了四个兵团共32万人”。毛泽东8月4日在一次会上说: “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帮,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接着就在第二天指示高岗,边防军应准备于9月上旬能作战。高岗随即在东北边防军干部会议上说,“我们必须主动帮助朝鲜人民……让朝鲜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8月19日和28日,毛泽东两次会见苏联的尤金院士,说如果美国继续增加在朝鲜的兵力,只靠北朝鲜是对付不了的,他们需要中国的直接援助,而最新情报又表明,美国决心大规模增加在朝鲜的兵力。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毛泽东立即致信高岗,说: “看来不出兵不行了,必须抓紧准备。” 刘少奇也于9月21日告诉罗申,如果美国在朝鲜占了上风,中国有义务帮助朝鲜同志。

由此可见,毛泽东打算派兵赴朝作战有很大的主动性,是早就下了决心的,比金日成通过斯大林向中国求援要早得多。

金日成开战的具体日期看来并没有告知毛泽东。6月28日,金日成派来一名校级军官向中方通报战况。毛不满地说: “他们是我们的近邻,战争爆发也不和我们商量,现在才来打招呼。” 7月2日,周恩来也对苏联大使抱怨: 早在5月与金日成的会谈中,我们就提出了美国介入的问题,但金日成估计不充分,并且不听我们的意见。现在证明,我们的估计是对的。周恩来此话也证明,毛泽东参与了金日成南进的策划。而且,如果毛泽东不同意,这次进攻是不可能开始的,至少不会很快开始。当然,在同意金日成开战时,毛泽东已作了某种出兵相助的承诺。7月2日,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电告斯大林,中国已将三个军共12万人集结在沈阳地区,随时准备入朝作战。

斯大林马上回电罗申: “我们认为,集中九个师于中朝边境以便于在敌人越过三八线时,志愿军入朝作战是正确的。” 中国军队入朝,连志愿军这种形式也是斯大林给安排的,中方也接受了,7月7日即决定: 一旦参战就“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斯大林后来在10月5日来电,进一步说明了用“志愿军”这种形式的理由。其实,斯大林的本意是: 如果以中国军队的名义出兵,万一打不过,美军就有借口进犯中国;而根据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苏联就必须出兵。这样就无法回避同美国打仗。如果不出兵,又将会在全世界面前声誉扫地。老谋深算的斯大林,在此电报中还详细说明美国不可能进攻中国的理由,促使毛泽东下决心出兵。这样一来,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一拍即合,那就打吧!

何方的文章接着写道:

金日成9月底紧急求援,10月1日斯大林致电罗申,叫他转告毛泽东,要中国立即派五六个师去朝鲜,即刻向三八线开进。

派兵出国打仗,毛泽东不能不先召开中央会议讨论。现在只知道当时政治局多数人不同意,包括刘少奇、张闻天等。林彪、粟裕两员战将也以有病为由没有接领帅印。当场表示同意马上出兵参战的只有周恩来,但他提出要苏联同时出动空军。毛泽东第一次征求彭德怀的意见时,彭一开始也不同意,说:“苏联完全洗手,我们装备差得很远,只好让朝鲜亡国,是很痛心的。” 后来他被说服同意领兵,但同样以苏联出动空军掩护为前提。在这一情况下,毛泽东10月2日答复斯大林: 暂不出兵。立即派周恩来去苏联同他讨论朝鲜局势。周恩来去苏联,主要就是谈中国出兵需要有苏联空军掩护的问题。

斯大林收到毛泽东的电报,马上打退堂鼓,准备放弃朝鲜。他一方面决定把在朝鲜的苏联机构和人员撤回苏联,但另一方面仍不死心。作为试探,他10月5日再次要求中国出兵,还特意表示,中国如果不出兵,以后就无法迫使美国放弃台湾。周恩来和斯大林就苏联派出空军问题谈了两天,没有谈成。两人10月11日联名发出电报说: 苏联暂不出空军,中国暂不出兵,建议北朝鲜军队一部分在平壤和元山以北地区组织防御,另一部分转入敌后打游击,部队中的精英分子及指挥员调到中国东北组成朝鲜师团。10月13日,斯大林把这个商谈结果通知了金日成。

可是毛泽东却不等待周恩来和斯大林商谈完毕,不管苏联是否提供空军支援,已经决定出兵朝鲜。就在周恩来动身前往苏联的10月8日那天,毛泽东发布了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并准备立即入朝。10月13日,毛泽东又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说服彭德怀和其他人,说即使苏联空军暂时不进入朝鲜,也必须马上出兵援朝。
斯大林得知中国决定出兵后,当即取消让金日成撤退(到东北)的决定。
由此可见,在金日成进攻失败后,朝鲜战争还打不打得下去,决定的关键,已从斯大林转变为毛泽东。

进行抗美援朝,会不会把战火烧到中国,导致美国对中国开战,这个风险是存在的。彭德怀在接受出兵作战的任务时就说,我们准备打烂了再建设。……
问题是,美国并不想打烂中国,这是毛泽东当时就比较清醒地看到了的。

但在决定抗美援朝的同时,毛泽东却提出了“保家卫国”的口号,其实这只是为了说服和动员全国人民的一种策略手段。事后,毛泽东自己就承认并作了说明。1970年10月10日他和金日成谈话时就说: “你如果不提‘保家卫国’,他(指中国人民)也不赞成啊!他说,只为了朝鲜人,不为中国人,还行啊?所以我说,是为了保家卫国嘛!就是你要保家,你要卫国,要到那个地方去保,那个地方去卫。你不支援朝鲜人民保卫朝鲜,还能保自己的家?卫自己的国?这样,战士就理解了。” 所以,毛泽东是为了推进世界革命,为了解放全朝鲜,让中国军民作出重大的牺牲。

自称为“写作者、思想者、追问和历史探寻者”的学者钱文军,撰写了很多探寻历史真相的文章。他的几篇有关朝鲜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评论,在学术界和互联网上都引起较大的争议和反响。这里让我们看看他对“保家卫国”的评论:

其实,中苏论战时,毛泽东亲自审定的《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两条路线》(五评苏共中央公开信)中,已经道出了中国出兵朝鲜的原委: “宁愿自己承担必要的牺牲重担,站在社会主义阵营的最前线,而使苏联处于第二线。” 这是一个阵营的问题,连毛泽东自己都承认“使苏联处于第二线”是出兵朝鲜的实质。我们许多作者却在那里自以为英明地嚷嚷,搞出个“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论来。甚至有人还说: 此仗在朝鲜打,要比在中国打要好——的确是浅薄得可以!毛泽东要“一边倒”,得给斯大林送点礼。后来,毛泽东和周恩来都说过,正是因为抗美援朝,斯大林才承认我们是真正的马列主义。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要被承认是真正的马列主义者。

为什么不能一边也不倒呢,中华民族不是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国民党倒向美国时,同苏联还是修好的,至少不替美国去打苏联。苏联自己也不时同美国拉拉扯扯,我们倒向苏联就一定要同美国势不两立吗?事实上,美国抛弃蒋介石比苏联要早。(1949年4月)苏联大使馆(而且只有苏联)随国民政府搬去广州,美国大使却留在南京等着解放军。为了执行斯大林7月11日 “你们不要急于要求各帝国主义国家承认” 的指示,毛泽东就定下“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的原则,以便“努力拖延美国承认中国的时间”。……不错,美国人扶蒋反共。而苏联曾把大批日军装备交给中共,并限制蒋军进东北,帮了大忙。知恩图报也属情理之中,但打一仗终归不是为中国自己。“保家卫国”不如叫“保苏卫朝”更贴切。而且,正是这个“保家卫国”,一度被金日成利用,说中国出兵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并非是为了帮助朝鲜。

后来,毛泽东多次埋怨斯大林,说他关于朝鲜战争的决定,是“极大的错”, “是百分之百的错了”!可是,世上有后悔药吗?

再来看学者沈志华在《出兵朝鲜的决策过程及动机分析》(《炎黄春秋》2015年第二期)一文中的部分论述。他在《中国出兵朝鲜的曲折过程》一节中写道:

从军事角度看,1950年10月前中国军队有两次出击的有利机会。当朝鲜人民军向南方推进时,中国领导人准确地估计到美军可能釆取在后方偷袭的战术,并力主出兵朝鲜。如果这时斯大林允许中国出兵,在朝鲜半岛中部的东西海岸线上摆上几个军,仁川登陆绝无成功的可能。美军仁川登陆成功以后,当朝鲜人民军开始向北败退时,中国领导人又主动要求出兵。而此时美国对于是否越过三八线攻击朝鲜仍有些犹豫。尽管由于有利的战局迫使白宫接受了麦克阿瑟积极北进、突破三八线的主张,但9月27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命令还是为前线部队的行动设置了条件:即如果在北朝鲜出现了苏联或中国军队,如果苏联或中国发表声明准备出兵,美军就不得继续在地面采取军事行动。如果这时斯大林同意中国出兵,在三八线附近摆上几个军,美国军队完全可能止步于三八线。然而,这两个机会都错过了。当斯大林10月1日要求中国出兵时,联合国军已经开始越过三八线,而朝鲜则已全无还手之力。中国出兵的所有军事上的有利条件都已不复存在。也正是出于这个判断,麦克阿瑟才信誓旦旦地向杜鲁门保证,中国军队绝对不会出现在北朝鲜。

接到斯大林的电报,10月1日毛泽东连夜召开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对策。会议在是否出兵的问题上出现了意见分歧,但是由于周恩来的支持,毛泽东主张出兵的意见占了上风。会议决定第二天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邀请在京高级军事领导人参加,再行讨论。10月2日会后毛泽东急电高岗,命令东北边防军做好准备,随时待命出动。同时,毛泽东起草了给斯大林的回电,通知他中国将于10月15日出动第一批部队。然而这份电报并没有发出去。因为在这天下午召开的会议上,多数人主张对出兵问题要谨慎从事。会议决定4号再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讨论。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只好收回已经起草的电报,召见苏联大使罗申并告知,“中共中央的许多同志认为对此表示谨慎是必要的”,因此暂时还不能出兵。不过,毛泽东又说,这还不是最后决定,还要开会商议。

金日成当年的进攻采取了德国进攻波兰、苏联进攻芬兰的做法,捏造了一个南方全面进攻北方的谎言: “南朝鲜伪政府的所谓国防军,于6月25日拂晓,在全38度线地区向38度线以北地区开始了出其不意的进攻。”而这个谎言立即被中国大肆宣传,尽管明知道这是谎言。而且在附和这个谎言的同时,毛泽东作出了支援金日成统一半岛的决定。

美国总统杜鲁门随之作出了反应: “如果允许CP人以武力进犯大韩民国而不受到自由世界的反对,那么,就没有一个小国会有勇气去抵抗强大的CP邻国的威胁和侵略。如果允许这种行为不受到挑战,那么,这将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完全就像是曾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些同样的事件。”况且,从罗斯福开始的对苏绥靖政策,已经在美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了。1950年1月,麦卡锡、尼克松两位国会参议员在美国掀起政治风波,要对“丟掉东欧和中国”的美国政府官员进行追究问责。
靠选票过日子的政客必须看民意行事,共和党人艾森豪威尔称: “如果我们不采取一种坚定的立场,我们不久就会有一打的朝鲜。”杜鲁门总统也表示: “绥靖只会引起进一步侵略并最终导致战争。”

这里谁是世界和平的破坏者,谁是世界和平的捍卫者,一目了然。

(未完待续)

2020年11月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