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阳光灿烂(02)陈三智

万润南文集:商海云帆——四通故事,天语出版社 二〇一三年六月第一版。

院一级的重点项目,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是一台大戏。这台戏的主角,也就是这个项目的领头人,必须是高级研究人员。科学院把研究人员分成三个等级:高级、中级和初级。高级研究人员的职称是研究员、副研究员和高级工程师;中级研究人员的职称是助理研究员和工程师;初级研究人员的职称是实习研究员。他们在科研工作中的角色和作用,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点兔子的、打兔子的和捡兔子的。

这应当是典出《史记》的《萧相国世家》,刘邦打下江山后分封行赏,论功劳以萧何为第一。这下引起了其他功臣不满,认为萧何没有在第一线打仗,为何封赏反而在众人之上?刘邦说:“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发踪指示者人也”。意谓萧何“点兔子”是人的功劳,而你们“打兔子”不过是狗的功劳。

我当时的职称是最低一等的实习研究员,连“功狗”的资格都没有,是捡兔子的。

当时计算中心有高级职称的不乏其人,但多是计算数学方面的。要找一个有经验的信息管理系统的总设计师,放眼整个科学院,也找不到一个。因为当时计算机的应用,主要用于数据计算,而用于信息管理系统,还是破天荒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没有经历过,又哪里来有经验的领头人?但科学院有大手笔:从海外引进。

为了这个项目,科学院从海外引进了一位专家,这个人是陈三智。

为了这个项目,科学院从海外引进了一位专家,这个人是陈三智(左)。

这是中科院在文革后第一批从海外引进人才。一共引进了四位,陈三智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待遇相当优厚。初来时安排他们住在友谊宾馆。后来在黄庄盖了一栋非常高级的四层小楼,安排如严济慈这样的老科学家入住,他们四人都分得了一套。

陈三智是从台湾到日本读大学,念的是日本名校之一的庆应义塾大学,它与早稻田大学并称为“日本私学双雄”。毕业后在著名的日立公司(HITACHI)任职,EDP(电子数据处理)工程师。

他回国时不仅带了夫人小杨,还带了一套小型计算机系统,用于培训和模拟。他特别声明,这台计算机的操作系统(OS),是他们自己开发的,命名为OSC-Y001(陈杨一号)。硬件加软件,他开了个价:四十万人民币,科学院照付不误。

当时科学院计算中心有两台计算机。一台大型机,013,科学院计算所自己研制的,后来在四通崭露头角的李玉琢就在这个机组。我当时在另外一个机组——国产的中型机TQ-16。平心而论,这两台计算机完全不适合做信息管理系统。不说别的,光说数据输入方式,当时还是原始的穿孔纸带光电输入,数据的存储、修改极其麻烦。陈三智带回来的机器麻雀虽小,却可以用卡式磁带输入、输出,其方便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看来陈三智对当时国内的情况有一些了解,因此是有备而来。

陈三智到科学院计算中心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招兵买马。老沈和计算中心党委全力配合。推荐、面试……。几个回合下来,陈三智选定了四名。两名搞硬件:马青和崔铁男;两名搞软件:童粹中和我。

马青和小崔相对年轻,文革期间毕业的大学生。马青敦厚,小崔机灵。都是帅哥,一个有块儿,一个有条儿。小童和我同年,因为身体不好,比我晚上两年学,所以是1966年文革前的老高三,其父童第周,是我国著名生物学家。毕竟家学渊源,小童的治学态度相当严谨。

从此,开始了我们的学艺生涯,这是我们阳光灿烂的一段日子。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