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百灵

家里的电脑显示伊力哈木呼叫了几次。每天下班,艾沙回家总要和在西安上大学的小弟聊几句,今天回来晚了。西安那边是白天。他回呼过去。伊力哈木打开手机视频后匆匆走出图书馆。虽然他们聊的都是家常话,仍是本能地避开他人。今天弟弟显得格外紧张。

「他们要给我们的手机装监控,在内地的维吾尔人都得装!以后在手机上做任何事都在他们眼皮下!」伊力哈木恨恨地说。「简直没法活了!只要是维吾尔人就是恐怖分子!……」

每次艾沙和伊力哈木说话,都像自己也在西安校园里那样紧张,不自觉地想看身后有没有人听。他急促地示意伊力哈木不要说下去。伊力哈木却一句接着一句骂,艾沙不得不严厉地喝止,又一次告诫小弟不要管政治,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考上美国大学的研究生是唯一出路,只有将来把在阿克苏农村的妈妈和大弟全家接到美国,才能得到安全。

同样的话他几乎每天对伊力哈木说。但是这次心里没有了以往的肯定。他人在美国,从不参与政治,努力再努力地工作,却不被美国政府信任。他不能告诉伊力哈木自己遭解聘,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他必须让他们相信未来有奔头,哪怕是幻觉。

艾沙一直对维吾尔人的处境痛心和愤怒。他不赞成恐怖活动,是因为觉得没有用,白牺牲,还会带来更多的镇压和痛苦。既然没有能力反抗,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他是长子,父亲去世,一切靠他,他必须负起保护家庭的责任。但是对敢于反抗的同胞他内心崇敬,也同情恐怖主义的理由:侵略者让我们世代生活在恐怖中,我们只是还他们一时的恐怖!凭什么打起国家名义就可以肆意恐怖,受压迫者的反抗就是犯罪?

他心绪很乱。解聘使接全家来美国的前景一下失去了基础。自己的安全审查通不过,伊力哈木考上了美国研究生也会受牵连,能否拿到签证都有问题,更不要说全家合法移民。这个打击太大了。伊力哈木听到有人招呼维吾尔学生集中学习,匆忙中断了通话。等到手机装上监控后,是否还敢跟在美国的哥哥通话都成问题了。

除了卧室有张床,艾沙的房子实在不像住处,就像一个工作室。艾沙围着工作台转圈,什么都干不下去。没了回头路的D-2在他心里不断放大,让他喘不过气。几次拿出手机调出一个名字,却没按下拨号键,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实在太想有个人说一说,不需要帮他解决什么,听就行。D-2如大锤一样敲打,冲击越来越大,要用全身力气才能呼吸。

突然手机震动,屏幕亮起,正是刚才调出的名字。难道是他无意拨过去了?下意识地按断。不对啊,手机虽在静音,拨出去的电话却不应该震动。他正要从通话记录看究竟,手机又震动起来。的确是百灵[1]打来的电话!

「在家?」

「在。」

「还没吃晚饭吧?我做了台湾清真羊肉,给你送点。」

艾沙没吃饭,但是一点不饿。「我想吃。」艾沙回答。

「等着。」对方挂掉了电话。

如一阵清风,让艾沙清爽了很多,至少不再憋气。他认识这个女人不到两个月,不是情人关系,二人规规矩矩,保持距离,但也不是一般关系。放在两个月前,他自己都不相信会有一个女人进出他家。自从他租住了这个地下室,从无客人进过门。

他们相识在艾沙常去的清真寺。艾沙是虔诚穆斯林,为了避免碰见维吾尔人,他不去突厥人的清真寺,而是到当地一个多种族穆斯林的清真寺。一次祈祷结束后,伊玛目请教徒们参加清扫,平时分开祈祷的女性穆斯林也一起参加。清扫的指挥者就是百灵。她是亚洲人,有少许阿拉伯特征,眼睛凹陷,颧骨突起,乌黑头发,皮肤白里透红,保持穆斯林妇女的传统特质,穿着朴素,头巾下不露一丝头发,却有现代知识和能力。伊玛目介绍她来自台湾,是人类居住环境领域的专家,新近才转到本寺参加祈祷礼拜。百灵以她的专业眼光发现,清真寺地毯上滋生着大量螨虫,已经到了有害健康的程度。信徒在清真寺都是赤脚,手和额头在跪拜时触碰地毯,容易感染,因此百灵建议伊玛目组织灭螨扫除,由她提供技术指导。

在清真寺治螨扫除过程中,百灵向大家介绍螨虫知识和危害。她描述的螨虫滋生条件让艾沙听上去就像是说自己的家,描述螨虫感染的症状也符合艾沙自身的感受。他是有洁癖的人,一旦知道有这样令人不舒服的东西便浑身难受。清扫结束后他向百灵请教,百灵当即用棉签擦拭他的脸,在携带的显微镜下给艾沙看。那是艾沙第一次看到螨虫形象,厌恶得全身起鸡皮疙瘩。百灵随即告诉他不必担心,现代方法可以很好地解决。不过不能单纯消除脸上的螨虫,根源是在居住环境,消灭居所的螨虫才是根治。她愿意帮他。

百灵去了艾沙的居所。果然那个无窗的地下室通风不畅,潮湿发霉,东西堆放太多,还有长年积累尘垢,都适合滋生螨虫。百灵指导艾沙如何改善,给艾沙留了灭螨药。随后一段时间,百灵教给艾沙消除皮肤的螨虫感染,从指导治螨进展到帮助艾沙安排生活,打理房间,有时还做饭一块吃。自从艾沙离开中国,几乎没有这种私人交往,更不要说和一个漂亮的女性。他在心理上对百灵的亲近越来越强。他一生从未和家庭以外的女人走得这样近,但他们始终没有越界。

艾沙提前打开车库摄像头的视频画面。他租的房子带两个车位,一个常年空着,自从百灵来访就成了给她专用。艾沙在车位前装了无线摄像头,只为每次看她到达时能提前做准备。百灵的车开进车库,轻车熟路地停进车位。他喜欢看百灵打开车门后先伸出的左脚。她总是穿考究的鞋,在长裙下优雅着地,让他觉得像偷窥而不好意思。百灵手提饭盒走向电梯间。戴头巾的穆斯林美女背影令人赏心悦目。当他操纵摄像头跟踪百灵时,突然发现几个身影横在通往电梯间的路上,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地下车库平时很少有人,更少会有几个人一起。把镜头推过去,那是四个十六七岁的白人男孩,看得出是常在街头混的。这栋公寓住户多是穆斯林,常遭周围街区的不良少年寻衅滋事。有时会钻进公寓,在车库或楼道喷画侮辱穆斯林的涂鸦。艾沙从工具柜底部摸出手枪,冲出家门。

当他冲进车库时,几个混混已经扯掉了百灵的头巾,调笑女人为什么要包那么严,脱光衣服才好看。百灵的斥责声在混混们的调笑起哄中十分软弱。

「住手!」艾沙大喝,车库里嗡嗡回音。

艾沙的枪吓住了少年。百灵趁机躲到艾沙身后。「滚出去!」艾沙摆动枪口。少年们挪动脚步退进步行楼梯的防火门。门被关上前,一人大声骂了句脏话,一群脚步轰隆地沿着楼梯跑掉。

艾沙看百灵花容失色,头巾掉在肩上,衣服凌乱,领口被扯开,露出胸口。当今女人着装常要特地敞开领口,让人想象通往哪里,对传统的穆斯林女性却是羞愧之极的暴露。百灵迅速整理衣服。手里还拿着带给艾沙的饭盒。艾沙接过饭盒,背过脸去。百灵给他做饭送来,却遇到这种侮辱,让他痛心自责。他把手枪递给百灵。「以后带着保护自己。」

百灵不自觉地缩后一下,「我?……不不……」。

艾沙也意识到了不当。枪怎能放进她精巧的小包?她又怎么敢用?说不定成了给歹徒带的。艾沙脑里闪过了D-2枪。

对于艾沙,摆脱D-2纠结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找到必不可少的用途。D-2若能帮上百灵,至少眼下会让他心理舒缓很多,于是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翻找。D-2枪的想法并非刚产生,他从应用角度已经做出过样品,是一个简单的发射器,看上去像是皮肤保湿喷雾瓶,原理类似小孩玩的水枪,只是喷出的水不连续,一次一小团。如果其中携带D-2,会在水团中瞬间增殖成物质团块,获得动能,沿着发射轨迹加速,对目标产生打击力。物质团块的大小取决于水团中D-2数量和定代,打击力取决于发射器,既可如子弹那样射入人体,也可只像拳头把人打倒,可单发亦可连发。D-2枪要达到实用武器的射击距离和准确性有很多难题,若是用于近距离防身却非常合适,艾沙当初正是从给禁枪运动提供替代品的角度设想的。凯伦却根本不要看他的样品,也不让他提取D-2进行实验,她对一切武器都坚决否定,于是做好的样品就扔在了艾沙的杂物箱中。现在就像是为百灵准备的,艾沙一翻找出那样品,马上要实验。

「先吃饭!」百灵阻止,刚刚遇险似乎已被她放在一边。

艾沙不抬头,正是最紧要的操作——从D-2管中拾取D-2团置入D-2枪的「弹夹」。D-2枪的其他方面简单,关键在于需要有提取D-2的设备,才能把合适的D-2团置于发射器内。艾沙在为实验室设计提取设备时,先让厂家做了模型机,精度差很多,不能按个只能按团拾取D-2,每团有一千到两千个D-2。造出正式设备后模型机没用了,放在艾沙的工作室。对他带回家的五十代D-2,若用模型机拾取D-2团,发射出去可生成从乒乓球到拳头大小的固体物,对防身正合适。

艾沙只拾取了两个D-2团放进发射器,要看实验结果再决定后面怎么装。百灵坚决让艾沙先吃饭。艾沙不得已吃了几口羊肉饭,有口无心地赞了句「像我们的抓饭」,把D-2管锁进保险柜,准备实验发射器。

他让百灵戴上防护面具。百灵说会在脸上压出痕迹,戴口罩行不行?

「口罩对纳米就像老鼠进城门,一点用没有。看见这个标志吗?这种以电场排斥纳米物质的防护面具才有效。万一发射时纳米逸入空气,吸入会堵塞呼吸道,飘进眼睛会在黏膜上增殖,所以必须五官一块防护。」

百灵吓得连吐舌,乖乖戴上面具,艾沙仔细封好她的面罩,自己也戴上,教百灵如何使用发射器。平时按发射器压钮只会喷出一小团水,歹徒不会在意。拨动发射器底部的隐藏机关,便会将一个D-2团置于发射位置,再按发射器的压钮,D-2团便随水团一块射出。生成的打击力到底有多大,要看实验。

考虑到百灵要对付的歹徒一般离得比较近,艾沙找了块高宽跟人差不多的木板靠在墙上,上面画了个人形,让百灵从两米半外对木板发射。无需瞄准,打中人形的哪个部位都行,目的是吓住坏人。尽管艾沙一再说不会有事,百灵朝木板按下发射器时还是紧张得闭眼。

随水喷出的D-2瞬时形成了状如高尔夫球大小的固体物,打上木板,两米半的距离加速度不算大,也把木板打出一道上下贯通的裂纹。那团D-2物质被木板反弹,回落在百灵脚下,却没有停止增殖,充气般膨胀。「砰」地一声爆裂,从球体扩成面积大数倍的一摊,继续膨胀,速度加快,发出更大的爆裂声,扩成更大一摊,又继续膨胀……

艾沙惊呆了,拚命转动头脑,发生了什么?第三次爆裂使工作间地面都感到震动。幸亏下面是车库,一般没有人。爆裂迸出的碎块掉落在工作台和其他地方,形成新的爆裂。无论如何得先制止D-2的继续增殖。艾沙从材料架上抄起喷漆罐对着D-2狂喷。除了发射器最初喷出的水团,D-2继续增殖只能从空气中获得水分子。漆可以隔绝D-2与空气接触,阻断D-2增殖所需的水分子。果然喷漆处D-2停止增长。迸到其他地方的D-2碎块爆裂规模小很多。艾沙挨个喷漆,材料架上各色漆有多罐,喷完就换。当每个看得见的D-2块都喷上了漆后,房内终于安静下来,不再发出令人恐怖的爆裂声,只是变得如沙漠般干燥。房间被喷得五颜六色。

艾沙打开浴室和厨房的热水龙,用水蒸气增加空气湿度。在干燥条件下每次爆裂都会造成D-2逸入空气。热水蒸汽给飘逸的D-2增殖需要的水分子,增殖到比重大于空气时落地,形成看得见的D-2团,才能对其喷漆封闭。飘逸的D-2最危险。亏得事先戴了面罩。艾沙不断地喷漆,到处搜寻,直到再也看不到继续增殖的D-2。房间里充满闷热的湿汽,D-2不会在如此湿度中继续飘逸。

百灵一直惊愕地呆站着,刚挪动脚步。「别动!」艾沙喝了一声。百灵已经踩破一个喷过漆的D-2团。那D-2团在水汽中膨胀起来,亏得艾沙立刻补漆,未发生爆裂,否则又会迸得哪儿都是,而漆罐只剩下手里的最后一个。百灵吓得僵住,伸出一半的脚不知该怎么放。

艾沙找出白笔,小心翼翼地把喷了漆的D-2团都画上圈,以便活动时看得清楚,避免踩上。「幸亏房间里没水,D-2进到水里是没法控制的。」艾沙喃喃说。「不过那样也不会飘逸到空气中,会一直裂变到头。」

工作间到处画着白圈,活动时得随手拿着喷漆罐,万一踩破D-2团时马上喷漆。他们转移到厨房,那里飘落的D-2只有几处,比较安全。艾沙仍不让百灵取下面罩。百灵煮了咖啡也没法喝。艾沙双手撑头,苦苦思考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马上可以断定,只是艾沙不敢面对——是他拿错了D-2。他本要拿五十代的D-2,这个一定是六十代的,也就是其中的每个D-2机器人可以自我分裂六十次!当时他的确闪过是否拿一管六十代的念头,因为知道那太危险而否定了。但是可能就在那一闪念间,心手分离,加上排在一起的D-2管都长一个样,使他拿了已经决定不要的。

置入发射器的D-2若是五十代,裂变到头也大不过铅球,只有六十代D-2才可能出现眼下状况。凯伦对D-2的最高定代就是六十代,再高就不敢做了。艾沙终于鼓起勇气求证,在仪器上读了那个D-2管的芯片信息,眼前顿时一阵黑,果然刚拾取D-2的那一管是六十代的,另一管才是五十代。好在计算这团D-2裂变六十代后,形成的物质不会超过两立方米,不用担心房间被填满或撑坏,可以想法悄悄处理掉,才让艾沙稍感放心。

以前在实验室只对单个纳米做实验,从未成团释放过。裂变过程发生爆裂是刚发现的性质。原来认为由于表面的D-2容易捕获水分子,里面的D-2被隔绝,加上裂变需要的热能存在传输问题,裂变速度会逐步变慢。现在看出D-2有争抢表面位置的性质,以便更易捕获水分子与获得能量。如果空气足够湿润,这种性质形成的张力便会导致正在生成的物质发生爆裂,以增加新的表面,让更多D-2占据有利位置。随着体积增加,爆裂能量越来越大。艾沙手中这管六十代D-2如果都释放,最后阶段的爆裂会如同天地毁灭。

艾沙头脑里出现那场面,使他全身发抖。他用红色油漆笔在六十代D-2管上使劲涂抹。蔓延的红色像粘稠的血。再不能搞错!再不能!他将D-2管仔细锁在保险柜中。要给保险柜加固,明天就动手!

百灵一直端详着艾沙,看似天真不解,既不明白发生的事有多严重,又觉得刺激。艾沙把涂红的D-2管锁进保险柜,才想起百灵在旁边。他试图给百灵解释,却像自言自语。百灵的专业对艾沙而言还是太文科,他像对技术盲那样拿起纸笔边画边讲边计算——D-2机器人的大小是七纳米,D-2管内的空间是高三厘米直径一厘米,可以容纳6.33乘10的19次方个D-2。那么多D-2裂变六十代,生成的物质可以在两千五百平方公里的面积堆积三十米厚。纽约城才八百平方公里啊!即使是那管五十代次的D-2,生成的物质也会把十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变成一块完整的大石头。更可怕的是D-2逸入大气后,一千个D-2聚合才到微米级,需要增殖几十倍后才能落地,因此D-2在湿度低于百分之二十的空气中会长期飘浮,随着干燥气流扩散。吸入的人可能达到百万千万甚至更多,在呼吸道中长成致命的异物……这些艾沙早知道,只不过以前是抽象的,不会跟现实联系在一起。刚刚目睹的爆裂场面,此刻眼下到处是彩漆和白圈,又知道解决的手段都已销毁,那些危险便陡然增大了百倍,让艾沙觉得头脑就像落进了D-2那样不停地裂变、膨胀,似乎要炸开,全身骨头像被D-2压碎那样疼痛。他的呻吟从面罩中传出。百灵把咖啡递给他。他摘下面罩大口喝干。水龙仍在放着热水,蒸汽使房顶都变得模糊。

咖啡让艾沙冷静了一些。

「我得告诉凯伦。」

这是一个重大决定。他们沉默了一会。

「我想你不该放弃。」百灵小心翼翼地开口。「D-2有危险,也有价值。为什么不能用来保护伊斯兰世界,或是帮助正在遭受苦难的维吾尔人呢?这是一种资源啊。我们穆斯林缺乏资源。应该深思再做决定,神迹在你手里,是真主的旨意,就看你能用它干什么。我觉得你该冷静一下,不要被压垮,负起男子汉的责任再做决定好吗?」

这话若是别人说,会被艾沙当成空洞的道理,由百灵说却深深打动了他。他同意多些时间考虑,暂时不做决定,也不再想D-2。已到深夜,今天真是漫长多事的一天。他手拿漆罐送百灵出去,进入楼道才帮她摘掉面罩。目送百灵走进电梯,他庆幸这种时候有她在身边陪伴,却没有注意到她带走了还剩下一个D-2团的发射器。虽然他事先说过送给她,但是实验结果出现这么大的意外,明知D-2极端危险,照理该还给他才对。不过艾沙即使后来发现发射器被带走也未怀疑百灵,只想是因为一直在她手上,被她无意识地收起,会还给他的。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