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张艺谋《一秒钟》不获许首映

导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一秒钟”原定周三在中国电影金鸡奖举行全球首映,却突然传出因“技术问题”取消放映。这部内容涉及文革等敏感题材的电影,去年已退出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柏林影展,时隔一年又临时退出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影展,就连能否公映也成为疑问,到底背后隐藏了什么信息呢?

以文革为背景,讲述三个不同背景的人如何结缘的“一秒钟”,原定周三(25日)在中国影坛最具声望的金鸡奖上,全球首映,可是放映在最后时刻取消。官方公布的正式参展名单也已把“一秒钟”除名。

张艺谋妻子在个人微博贴文。根据她的说法,“一秒钟”是由于“技术原因”退出,又说“一秒钟太短,等待很漫长”,并提醒观众“影院上映后大家且看且珍惜吧。

《一秒钟》剧照。(图/百度百科)

话虽如此,由于“一秒钟”早在去年年初已怀疑在当局压力下,退出柏林影展,无缘角逐最高荣誉”金熊奖“,如今又缺席金鸡奖,使人关注,影片能否如期在周五(27日)公映。

宣传部门疑神疑鬼严防 “低级红,高级黑”

“一秒钟”的制作方或金鸡奖官方都没有进一步解释。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曾经历“上山下乡”的张艺谋并非首次以文革作为电影背景,但时移势易,“一秒钟”未被当局 “放行” 并不使人感到意外。

夏明:“其实习近平正在搞小文革,而习近平很多意识形态的做法也是恢复到文革的正统。当下,任何涉及文革的,不管是正面歌颂,还是负面揭露,还是中立的有点冷嘲热讽,都可能被怀疑是‘低级红,高级黑’,广电部(国家电影局)对这些事情会非常谨慎。”

《一秒钟》剧照。(图/百度百科)

“一秒钟”主要角色之一是一名逃出劳改营的囚犯,并描述他在物质与精神都匮乏的年代,如何对电影产生好奇与热情。夏明认为,电影触及“劳改营”可能比“文革”更踩到了当局的底线。

夏明:“当下新疆建立了各种劳改营。而中国政府可以用各种名称取代劳改营,它不叫‘劳改’,也不叫‘劳教’被叫成‘职业培训中心’,但是中国利用监狱的罪犯或劳改人员进行生产,对他们破坏或剥夺,引起西方很大关注,尤其新疆的劳改营。在目前的情况下,我恐怕劳改比起文革更成为中国政府不想别人想象和提起的红线。”

张艺谋 曾“投靠体制”仍遭封杀

张艺谋被誉为中国最成功的商业导演之一,加上他曾编导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表演,有人形容,在官方眼里张艺谋是一股“正能量”。

夏明:“张艺谋很多作品,包括(电影)‘英雄’,包括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基本上还是为政权服务,但是因为张艺谋本身之所以出名,最早是反叛当下的体制,总是在中国官方体系‘擦边球’,在中共眼里,他是小资产阶级,可能会翘起尾巴,中共会利用各种机会去敲打。”

导演张艺谋(路透社图片)

关注事件的作家“野渡”表示,在他眼里,张艺谋是投靠体制的典范,如今就连他的作品也能踩到红线,可见中国的艺术创作空间被扼杀到什么程度。

“野渡”:“我相信他的电影去年被(柏林)电影节撤下以后,他肯定会积极向体制靠拢,征求意见进行一些列的修改,他自认为已按照体制意见修改到能通过的地步,但最后还是被叫停,可见目前的审查体制伸缩弹性很大,根本无法掌握里面的红线和规则。”

中共只容许艺术家歌功颂德

“野渡”说,“一秒钟”事件对中国的电影工作者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野渡:”这几年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都体会到完全窒息,无法呼吸。如今就连张艺谋这样的人也没有办法能够很好把握(尺度)的话,也等于向作家和艺术家发出讯号,只能做‘歌德’派,好好的歌功颂德,自我审查的状况会更加严厉。”

过去三年,受到宣传部门提升审查标准和严查漏税影响,中国电影业已不复前几年的风光时期,到今年上半年,中国电影业更因为受到疫情打击,进入休克的艰难境况,全中国总票房收入只得22亿元人民币,较去年上半年同期大跌超过九成。当行内人士期望靠几套大制作令电影业起死回生之际,又传来张艺谋电影“一秒钟“被封杀的消息,令人更加感到中国电影业复苏遥遥无期。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