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位于新疆乌鲁木齐市的一家餐厅。 (法新社资料图片)

我参加了一个维吾尔人的饭局,是在县城里一个火锅餐厅,老板是广东汉人。饭馆刚开张,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带我去的朋友对汉人开的清真餐馆不信任。虽然名义是清真,操作者也是维族人,但决定买菜进货的是汉人老板便不能保证清真,谁敢说不会把死牛羊肉重新加工呢?包括打着回族清真饭馆的也有假的,实际是汉人所开,用的肉混有驴肉之类,更没有经过阿訇念经。新疆发生过很多这种事,即使被发现也是罚点钱了事,饭馆摘掉清真牌子还能继续开。比较认真的维族朋友在这种场合只喝酒,不吃东西。

维吾尔人喝酒方式是先定下一个“酒司令”,每次倒两杯酒,由“酒司令”指定哪两个人喝。被指定的两人互相要讲很多祝酒的话。他们这方面有天分,滔滔不绝,把简单的话说得富有诗意,手势和表情都很丰富,简直个个像演说家。这样喝酒比较文明,尤其是碰上节制的“酒司令”,会根据不同人的酒量掌握让谁喝几次,每次倒多少。我说明自己酒量不行,“酒司令”就不太让我喝。这种“酒司令”如果能恰当地选择对饮者,说些合适的话,可以促进友谊,也可以化解矛盾。

不过喝到后来,还是发生了矛盾。一位后到的客人来敬酒,让餐厅的维族女服务员给每人倒酒,表示敬意。另一人当即反对,说男人喝酒已经是违背了穆斯林戒律,让女人倒酒就更不应该。然而那客人也很倔强,坚持要这样做。他们用维语争论了很长时间,我虽听不懂,也感到气氛有些紧张。后来我知道反对者大意是说,这个服务员现在岁数小,但她将来会是我们后代的母亲。我们的女人不能是日本女人,给男人倒酒,未来的母亲必须现在就让她保持尊严。我们的女人是做妻子、做母亲的,在酒桌上给人倒酒,这样下去会堕落。要知道,这世界最伟大的是母亲,比母亲伟大的还是母亲,我们要爱护她们。面对那人的固执坚持,反对者碍于在场同学的情面,没有撕破脸皮,最后其它人喝了女服务员倒的酒,反对者不喝。那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客人觉得脸上无光,随即提前离去。

酒桌上的聊天,给我印象深的是有人对中国人的思维表示不解,为什么别人给他的东西叫上贡,他给别人的东西就叫赏赐?古代一般把占有他族女人看作征服和胜利的象征,中国却愿意把女人给出去,然后就说自己是舅舅,人家的领土就成了他的。谁也搞不清这是什么逻辑。

第二天继续旅程,半途在写着“兵团石油”的加油站加油。旁边一个大牌楼,上有“兵团十四师皮墨垦区”的字样。我问另一辆来加油的车,司机说他们施工队就在皮墨垦区包工程,兵团过去在和田只有一个农场管理局,二○○一年升格为兵团农业十四师,二○○二年开发皮墨垦区。垦区一部分在皮山县境内,一部份在墨玉县境内,目标是开垦三十万亩果园,然后从内地人口最多的河南引进移民,承包果园;前期主要是修水库,挖水渠。有水就可以移民,开始种植。说话时,操河南口音的几个女孩走过,穿喇叭裤,染黄头发,兴高采烈地打闹。看来兵团还在继续扩大。

我把车开进“兵团十四师皮墨垦区”的牌楼里面,看见水渠纵横,车辆往来,正在进行各种施工,已经有了高压电。维吾尔人说,目前和田一带河水大量减少就是因为垦区截留所致,上游把水截走,下游就没水。兵团总是吹嘘自己在沙漠上造出绿洲,但是只要有水,人人都能在沙漠上造出绿洲。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