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师傅的周朝

李克明的穿著单看挺够档次,混进人群却难被记认,中等身材和中年形象也属普通,经常干跟踪就得这样。至于他在基层当警察时练就的敏捷,历练江湖的潇洒和成熟男人的冷静,只有近身接触才能感受。这次他被派到美国,是因为有眼线送回情报,境外维吾尔圣战组织正在策划一个项目,具体内容不知,但是该项目要网罗的专家遍及化学、生物、病菌、飞行器……,大部分专家是在西方公司或学院供职的维吾尔人。专家不一定是恐怖分子,只是想象那些专业可能被恐怖分子组合出什么,足以毛骨悚然。专家名单上的人要么以前掌握,要么很快能查清。只有一个被标了特殊记号看来格外受重视的「艾沙·穆合塔尔」完全陌生。检索新疆历年的人口数据库,筛选出那是八年前出国留学,后来在美国政府实验室搞精密仪器的艾沙。海外维吾尔人的监视记录查不到他,说明他不参与活动。这反倒更令公安部反恐局担心。了解的人再厉害也不可怕,因为知道怎么对付,可怕的是不了解的人。

李克明早年因为破获三峡大坝的未遂爆炸案立功,调到公安部反恐局,又因为爆炸案主犯是维吾尔人被分到了负责东突的部门。其实那时的他对维吾尔和东突几乎没概念。命运之琴有时就是这么随意,当年乱弹的一个音符,把他这个湖北小城的警员变成了今天能讲维吾尔语和英语的东突恐怖活动专家。自视高且不掩藏个性让他注定当不了官,四十五岁仍是个处级待遇的侦查员,这次来美国的任务是查清「艾沙·穆合塔尔」。

眼下李克明陷入了胶着状态。阅人无数的他很少见到艾沙这样的人,社交几乎为零,除了上班和偶尔购物哪儿都不去。当地的线人带着他跟踪了艾沙多日,简直闷得要死,上班购物两条路,看上去再跟两年也不会有变化,只好放弃。李克明曾想潜入艾沙的住处,那在中国是如履平地的事儿,在没有了保护伞的美国却得异常小心,一旦被发现中国警察入侵私宅会闹出重大事件。艾沙的住处在地下室,埋没在钢筋水泥的楼基下。房子内部设置了信号屏蔽,只有极少艾沙往外打电话的时候会撤掉。房子没有窗,通外界的只有一扇门。门上的数道门锁看上去都不是李克明的开锁技巧能对付的。门里还不知道会藏着什么防范机构呢。出自艾沙这种装置高手,稍有不慎就得中招,李克明不敢尝试。

好在李克明带的设备可以侵入美国的手机网络进行窃听,通过一个连结一个的链条,最后从实验室负责人凯伦的手机发现了艾沙的手机,纳入全天候监控。艾沙不用手机上网,电话很少,都不超过几句话,仅限说事。唯一一个非工作关系是个叫百灵的女人,被李克明列为重点,并对百灵进行了跟踪。

仅从一点李克明就断定百灵不单纯。在其他场合,她的穿戴、做派、生活习惯都与消费社会的主流女性没两样,而在接到一个以「真主伟大」开头的电话时,说话方式立刻变成穆斯林女性特有的恭顺,应约见面时则从头到脚变成穆斯林的装束。李克明把偷拍她的照片传回中国,果然查出是台湾军事情报局的特工,被当时任福建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台湾特工安排为副省长黄士可的机要员,偷走了不少经济情报,在国安部抓捕副秘书长时,百灵提前逃回了台湾,黄士可亦因那次事件下台,花了大钱才免去牢狱之灾。

百灵的一个电话引起了李克明的兴趣,是打给一个河南口音的男人,百灵口气极恭敬地称师傅,说有一样神奇东西,保证师父看了不会觉得耽误时间,请师傅叫上刘道明一块。

「刘道明?」师父想不起。

「就是那个瘦高红鼻头的台湾人。研究纳米的专家,在美国做访问学者。」

「哦——」师傅想起。「外号叫纳米的那个吧?你就叫他吧。」

「还得师父叫才行。那人怪得很,除了师父谁都瞧不起。我叫他准不来。可是我给师傅看的东西是他的专业,只有他能搞明白。」

李克明对神奇东西是什么感到好奇,即使和任务没直接关系,做他这一行的对任何神奇也都该知道。百灵发给师父的见面地点是个经纬度。电子地图显示那是一条废弃土路的尽头,靠近一个小湖,周围没有建筑。李克明装成一个户外远足者,提前到那个地点埋伏下。

两辆车一先一后。百灵开的车在先。后面跟的是一辆不适合走土路的豪华特斯拉轿车。开车的男人下车后先看底盘刮碰状况,不满地抱怨百灵为什么神神乎乎走这么条烂路。刘道明是个科学狂人,人世间的事基本是白痴,什么都比不过他对科学名声的热衷。奇特的是他对气功却迷信得很,他不承认是迷信,总是用纳米理论给出玄而又玄的解释,一讲这个话题就停不下来,其他的周功弟子都躲着他,背后叫他「纳米」。他对师傅倒是异常听话,连师父下车都要去搀扶。师父让他不要抱怨:「看看这里多自然!你不能天天待在实验室,就当出来换换空气嘛。」

师父叫周驰 [1],是气功门派「周功」的创始人,曾在大陆做到中国气功学会的理事长。周功以养生治病吸引人,弟子中有不少高层人士,有钱的供养人也多。鼎盛时门徒上百万,练习者达千万,分布在各行各业。政界也有不少人出于保健目的练习周功,现任的总理陆浩然当时即为练功者之一。后来中共当局为了防止江湖力量做大,禁止了所有气功团体,陆浩然也撇清周驰不再见面。周驰是把数亿财产悉数上缴给当局后才被允许出国,多年来保持低调,不参与海外的任何政治活动。

没人确切知道周驰多大,算起来怎么也得六十多岁,甚至年过七十,看上去却像四十多,面相似乎不随时间变化,刀子般尖锐的小眼睛亮晶晶,皮肤光滑细嫩,几乎没有皱纹,走路敏捷无声,只是总显得驼背,却不让人感到衰弱,而是想起弓身扑食的豹。

到湖边还有几百米,汽车不能通行,百灵带路走一条林中小径。对刘道明的唠叨笑而不答。她对各种男人都有办法,眼中根本没有女人的刘道明却是油盐不进。在大陆暴露了特工身份后,百灵不再适合担负中国任务,军情局派她在美国搞东突独立运动的情报。她是穆斯林后代,虽然顶多是在生活中遵循一些家庭的穆斯林习惯,伪装成虔诚穆斯林却不困难。当她得到了东伊运组织的信任后,对方便请她帮忙接触艾沙。百灵是穆斯林又不是维吾尔人,也许不会像东伊运那样碰壁。而台湾军情局也有兴趣知道东伊运想对中国做什么,说不定能利用,因此也对百灵接触艾沙提供帮助。

让百灵「巧遇」艾沙的,是军情局放大了艾沙的照片后,从他脸上的毛孔判断出有螨虫感染,才设计了清真寺的治螨清扫。经历了艾沙家的D-2震撼,百灵虽不明白背后的科学,却明白一定有利用价值。她拿走了纳米发射器,没有告诉台湾军情局和东伊运,与艾沙也有一段时间不联系,她需要时间和距离思考如何为自己所用。

首先她决定不交给台湾军情局。这个发现跟她的任务无关,是额外获得的,应该属于她自己。交给军情局会被当成理所当然,自己什么也得不到,还会受各种保密要求的约束。现在她在以收集大陆情报为主的军情局已经成了边缘角色,往后说不定只能在机关打杂和收发文件了。她过惯了丰富、刺激、周旋于各种场合的日子,怎能去当机关的阿姨?

D-2千载难逢。既然是自己弄到的,就应该当成自己的商品实现价值。该怎么做?技术方面不要想,连艾沙都控制不了,别说她了。最简单的是出售。艾沙只发射了一个D-2团就搞出那么大动静,他那两小瓶里有无数,可以想出无穷的用法。直接卖那些D-2就能卖出大价钱……恐怖组织肯定感兴趣,但不能打那种交道,跟危险的人做危险的事,会把危险连带到自己身上……,想来想去,她锁定了周驰。

周驰多次去台湾巡回传功和治病,很多中老年妇女是他的信徒,百灵母亲也相信自己在接受了周驰的发功后,把多年的老病除了根,因此对周驰信服得五体投地,亲自带百灵去拜周驰为师。百灵在大陆浸淫腐败官场,过量饮酒和纵欲导致的健康问题在练习周功后明显改善。不过她以恭敬和贴心得到周驰的赏识,并非出自母亲那种对周驰的迷信,更多的是出于特工本能,储备说不定何时可以利用的资源。人们排队给周驰送钱,是因为对奇迹的期盼,因此周驰对制造奇迹必有极强的需求,一定愿意为D-2花大钱。

周驰是气功师,使用D-2顶多是装神弄鬼,糊弄信众,不会出大事,也是百灵考虑到的重点。她相信与一个气功师做这交易会比其他对象简单,容易自己主导。

走在森林小路上,不管刘道明怎么追问,百灵就是不说要让他们看什么,只说若是被人看见那神奇东西,便会受惊报警,所以才来这种无人的地方。小路尽头是个三面环山的野湖,悬崖上方密布着树丛灌木。除了他们走来的小路,其他方向都不会有人靠近。

百灵在湖边拿出了艾沙做的发射器,在对周驰和刘道明强调要注意看喷出的东西时,不免担心在艾沙家的那一幕能否再现?如果除了一团水什么都没有,那形象简直会笑死人,一定被刘道明传遍世界,当成讲一辈子的笑话。这两天反复看她在艾沙家用手机录下的音像,艾沙说过D-2在水中可以增殖完全,不会逸入空气,此刻没有面罩也不会有问题。她按照反复演练过的步骤,发射器里还有上次注入的水,只需打开保险,把发射器喷口对着湖水,她屏住呼吸勾下了按钮。

随着一小团水射进湖水,百灵看到在入水前的瞬间出现了乒乓球大小的物质,悬着的心顿时放下。而周驰和刘道明看到的只是个稍微大点的水花。然后水下冒泡,稍有一些翻腾,似乎没什么特别。突然轰地从水下爆裂,湖面炸开的水浪向四面迸溅,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退后。随后是更大的爆裂,翻起更有阵势的水浪,四溅的已是冰渣。这样的爆裂连续发生好几次,一次比一次规模大。轰鸣声在环绕小湖的崖壁间回荡,连百灵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阵势。

终于安静下来,原本的水面出现了一大块与湖岸连在一起的新物质,有半间房的面积,如同水边新增了一块大礁石。刘道明从震惊中醒过来,高叫出的第一句话是「纳米复制」。他跑去跳到刚生成的礁石上,用鞋跟跺,蹲下抚摸,双手拍打,又跳回到岸上,急促地捡起一块石头跳上礁石使劲敲打,然后端详敲掉了一角的断面,再次重复:「纳米复制!」他抬头看岸上的百灵,眼中透着绝望神色。「从哪搞来的?是谁做出来的?天呐,怎么会在我前面!」

周驰本人不会像刘道明那样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只是伸出一只脚在那物质上踩了踩,上面结了一层冰壳。「为什么会有冰?」
处于震惊中的刘道明下意识回答:「纳米复制需要能量,在水里复制取的是水中热能,热能流失到冰点以下水就会结冰。」刘道明在那纳米礁石跳上跳下好几次,不得不相信的确已经有人在他之前做到了纳米复制。

百灵给周驰讲了来龙去脉。对技术她知道的不多,但是那晚她先用手机在艾沙身后拍了D-2管和发射器的视频,在试用发射器时她收起了手机但没停止录制,虽没拍到画面却能听到后面的所有声音。现在重放那段音像,刘道明全身紧绷,饥渴地吞噬艾沙的每个字。听到D-0时他受到的冲击连身体都呈现震动,而听到凯伦决定销毁D-2退出纳米领域时,又如沐浴甘霖从绝望中重生,枯黄脸上顿时泛起红晕,沮丧一扫而空。他一生都在冲击纳米复制,最大目标就是率先登上那个峰顶。看到山顶先插上了别人的旗帜顿感崩溃,大悲大喜却在瞬间,先登顶的人不但没插旗,还毁掉了成果,空出山顶任他去插旗。他仍然可以得到所期望的一切,只要能尽快搞成出自他的纳米复制!

刘道明此刻连连顿足,责备百灵怎么把仅剩的一个D-2团发射到水里!丢掉了唯一的样本!

「我如果不让你眼见为实,你能信吗?还不得把我挖苦死!」百灵回答。她心里有底,不必为失去一个样本担心,按艾沙说的足有几十亿个D-2团,只是怎么弄到手的问题,总可以解决。不舍掉这个D-2团让周驰眼见为实是做不成买卖的。

「关键要看能不能搞出D-0?」百灵说。「有D-0就像有了解药,D-2就不是谁也不敢碰的祸害,而能大展身手。」她请周驰一定要叫刘道明来,是知道他人虽讨厌,却是台湾纳米科技的头把交椅,在世界也属一流。在百灵的设想中,周驰是气功师,要的是能够收发自如的装神弄鬼。例如先让D-2进入人的身体,长成瘤子状时又能用D-0给他化解掉,着了这种道的人一定就会信服得五体投地,甘愿拿出大笔的供奉。正好有个刘道明,绝对不会承认做不出D-0。刘是专家,不懂纳米的周驰会相信他的保证,这就是让她能够做成生意的完美链条。

「D-0有什么了不起,当然搞得出!」刘道明果然做出了那只是小菜的神情,同时又给自己留下个开脱。「我的研究和这个路子不一样,所以要搞出D-0得先搞到D-2的样本。只要有样本,D-0水到渠成。」

百灵虽然聪明,却想不到周驰首先考虑的不是装神弄鬼,他的心思大得多。周驰生在河南洛阳近郊的农村,从小翻看爷爷箱底的族谱,得知祖上是周武王。其实中国人的族谱都会把家族的源头攀附到历史上的大人物,一般人不会认真,年幼的周驰却不知被触碰了哪根筋,打那时起就认定了自己的终身使命是复兴周朝,而他自己将成为新周朝的中兴天子。照理说在现代社会想当皇帝的人基本就是精神病,周驰却不是。他极其理性,计算精准,谋划缜密,多少年如一日地步步向着这个目标走,连他搞气功都是为了实现复兴周朝大业的手段。中共禁止气功迫使他离开中国,使他失去了几十年经营得到的地盘。在海外虽有自由和安全,不受打压,弟子和供养也不缺,却缺了土壤,复兴周朝只能在周朝的土地上,没有祖宗的血脉和气场,美国再大也不会是周朝的立足地。

周驰曾想过以台湾为基地,毕竟是中华文化,语言通,能发挥,也算是在中国土地上。一度进展不错,弟子众多,供养充裕,发展了好几个分会,却因势头太强引起了台湾当局的警惕,限制他只许一年进台湾一次,不超过三个月,违规一次一年不得入台,违规三次十年不得入台。他找了在台湾政府工作的弟子去通融,了解到只要是大陆背景的势力,无论什么性质,都不许在台湾扩张,这是既定国策,朝野共识,无法改变。这是对周驰的第二次打击,他只好缩回美国,一时周朝中兴的大业似乎陷入无望,仅当个气功师捞钱不是能让周驰满足的,他一直在寻求如何突破。

其实周驰从未把台湾当回事儿,那不是他的目标,在台发展只是权宜之计。台湾太小了,就算当上台湾王,和他从小做的帝王梦也差得太多。必须是先祖荣耀普照过的广袤大陆才能盛下他的胸怀,边陲小朝廷何以满足?他只是把台湾当棋子,当基地、跳板、敲门砖或杠杆,为的还是走中国的大棋局。

中国军队封锁了金门又无声地撤围,让周驰看出内部必有矛盾。有矛盾就有可利用的机会。中国当局把解放台湾喊了几十年,只要不兑现,不管怎么转移视线也会继续发酵,台湾始终是中国民族主义的根本。中南海和军队在这个根本上的退缩却会成为他的机会,如果他能降服台湾,促成台湾与大陆统一,必定得到最多的民众支持,获得超过任何人的声望,那时离他的梦想就会大大接近。这个D-2如此神奇,有如此威力,是不是天赐,在他山穷水尽时展现的柳暗花明?

周驰留下刘道明继续考察那堆纳米物质,让百灵陪他散步。湖边退水露出的土地长出嫩绿草芽,走上去富有弹性。周驰问百灵如何打算。百灵回答面临几个选择,一是把情报告诉台湾或美国,其他就不管了,但那样只是尽了义务,自己得不到什么。她现在已经到了该考虑自己的时候。东突组织一定会为这个情报出高价,因为D-2能成为最有威力的恐怖武器,但是她的职责本是维持法律和秩序,不能帮助恐怖主义,所以她现在处于矛盾中,请师傅来看也是想求得指教,该怎么办?

周驰拿出手机,在电子支票上敲了一个数,把手机屏转向百灵。「这是三分之一,算是信息费。等你把D-2拿到手交给我,另三分之二即刻付清。」

百灵先是看成了十万美元,交出D-2后才能拿到三十万美元?比期望的一百万美元差了太多。刚想讨价,才看出是少看了一个零,周驰给的就是一百万!意味最终能得到三百万!她压住内心喜悦,尽量平静地向周驰点了一下头,不管后面D-2是不是能拿到,随着周驰点下确定,一百万美元即刻转进了她的账号,已经到手!当然,她绝对要拿到剩下的二百万!

其实百灵若是讨价,周驰会立刻涨钱。只要能达到目标,花钱就无需考虑多少。他要的东西无法用金钱衡量,他不缺钱,缺的是制胜的法宝。

藏在灌木丛中李克明听不到百灵与周驰说了什么,但是他用望远镜目睹的整个过程,已经足够让他震惊。若非亲见,根本无法相信那个看似女人用品的小东西能造出这么大一堆物质。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怎么回事,但知道必须认真对待。李克明当时就决定把来美国的调查转到这个方向。猜得到这「神奇东西」一定是来自艾沙,现在又拿给了周驰,百灵在这其中玩的是什么呢?三者会形成怎样的组合?各自扮演什么角色?关键的是最终要干什么呢?不过他再怎么往复杂里想,也想不到后来会搞到那等惊天动地。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