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组织邀请德国议员和人权人士座谈

“人权受侵犯阴影下谈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会议的通知。图/撷自Die Ilham Tohti Initiative。

眼下,世人一面看到,美国拜登新政府正在积极联络全球民主国家,重建以美国为核心的民主价值观联盟,共同应对与制约独裁中国霸凌世界。拜登总统多次强调“美国与同盟国合作时才会变得最强”。但是,欧盟和德国、法国领袖们在拜登新政府上台之前,就匆匆和中国达成投资协定,完全无视和不顾中国政府在侵犯人权上的恶劣表现。胡平指出:“美国想在经济上遏制中国、围堵中国,这个想法刚刚打算实施就遭遇障碍,这才是最大的麻烦和挑战。”可见,欧盟一些国家为经济利益,几乎丧失了价值观原则,这无疑是向独裁政府送上重礼——“盾牌”。

2月1日,“维吾尔依里哈木土赫提组织”的负责人恩维尔•粲(Enver Can)先生发起了一个网络讨论会,主题是“人权受侵犯阴影下谈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参加的讨论者有执政的基民党议员曾任法兰克福市长马丁•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社民党议员马库斯•林德斯帕彻(Markus Rinderspacher),世维会代表Gheyyur Qurban,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凯•米勒(Kai Müller),支援受胁迫民族协会乌尔里希•德利乌斯(Ulrich Delius)和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廖天琪。绿党议员玛格丽特·鲍斯(Margarete Bause)女士因技术问题临时缺席。

自去年年底以来,欧中投资协定签署后,虽然中国方面做了一些让步,但是各方人士依然有所疑虑,如今中国在世界各地秀肌肉,隔三差五有军机绕台威胁,逮捕香港民主人士,对蒙古、西藏的文化语言上的压制,更多的是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再教育营设置”,被国际上称为“集中营”,这些违反国际法则的劣迹,令人警惕生厌。

主持人粲先生和维吾尔的代表陈述了目前新疆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教育营,中国政府以反恐名义来压迫维族人,其实这是真正的政治迫害。在学校中,维语如今已经不是通行的语言,孩子们都得说汉语,中国政府从历史诠释、文化宗教各方面都对维族人进行釜底抽薪的洗脑,凡事都要向“习主席”表忠心和感谢。监狱里关的政治犯比刑事犯还多。关于这一点,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也认定“北京在新疆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

两位政治家对于当前中国的强势和傲慢十分了解,他们举例上周的《明镜周刊》就是以獠牙红龙为封面,里面清晰地分析了中国作为新冠病疫的原发国演变成受益国,世界哀鸿遍地,中国经济一枝独秀,骄其邻国,傲慢无度。军机军舰绕着台湾骚扰,目中无人。香港万马齐暗,维族、藏人的被打压,是有目共睹的。政治家虽然主张跟中国公平贸易,进行国际合作,但是这并不够,各国的消费者在购买中国产品时,有权利知道,这是否是“强迫劳动”下生产出来的。他们承认西方多年来一厢情愿地以为通过“贸易促进改变”(Wandeln durch Handeln)的策略,可以让共产中国逐渐转变为民主社会。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中国现在已经太强大,西方想要通过“制裁”、“围堵”来逼迫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就范,那是太天真了。

《明镜周刊》1月23日出版的封面-中国恐龙。图/撷自www.spiegel.de。

两位人权组织的代表也强调,中国政府利用各种“法治”手段,来打击少数民族,就如去年7月开始将中国的安全条例移植到香港,并且“依法”来打压异议人士。这些犯罪手段现在都“合法化”了。贸易如果跟人权问题脱钩,不会走太远,当人们知道自己使用的中国制造产品出自于强迫劳动甚或童工之手,那么这种血汗工厂的商品就不会被民众接受。他们呼吁政治家应当看到这一点。

廖天琪的发言指出,世界眼睁睁看着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集中营”,虽然大声谴责,但是真正采取行动的还仅数美国,发布了一些禁令和惩戒某些中国官员,但是数十年来西方的“绥靖政策”对于犯规违法的中国商业行为视若无睹,以为“以贸促改”可以让中国逐渐自由化,可是如今一头巨大的怪兽挡在面前,人们却束手无策,无法对付。中国欺压少数民族其实跟扼杀“宗教自由”是同步的。借口打击恐怖份子,来打压民族性强悍的维族人和他们的宗教文化。中国自古以来就要“同化”异族,大国沙文主义其来有自。习近平的“中国梦”说的民族复兴,就是中国要“强”、“大”,这就是他对少数民族和台湾的态度,非把你吞下去才罢休。

廖天琪建议:欧盟要与美国紧密合作,同时要在世界其他地区寻找贸易合作伙伴,投资和市场都不要紧盯着中国,亚洲有许多新兴的贸易国家,那里的市场也很大。普世价值不是西方的专利,它也适用于中国,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也应当称为中国的治国基石。

廖天琪建议:欧盟要与美国紧密合作,同时要在世界其他地区寻找贸易合作伙伴。示意图/Pixabay,民报合成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